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五章 案情分析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五章 案情分析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没用的,这都第三遍了,我觉得我们几个的思维大概被僵化了,应该找一个新的方式。”小钱看到萧晓白皱着眉头没说话,就抢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审问这个彭元康,这小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小钱一下子来了精神。
回到局里,萧晓白集中了小钱和小朱收集到的线索,几个人坐了下来,重新把案子的线索进行了归纳。
“七宗罪?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萧晓白一下子站了起来。
“怎么办?要不我们重头再梳理一遍?”董丽放下手中的笔,向萧晓白问道。
三个案子的死者身份也各自不同,女性死者的身份有家庭主妇、公司职员,公交车售票员;男性死者的身份相对应的有小店老板、公司职员、刚毕业的学生。彭元康案中的男性死者,是一名单身青年,并没有配偶,也正是这个情况,让萧晓白他们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女性死者家属的身上。三个案子的女性死者家庭情况还有些相似,都是已婚家庭;而男性死者中这名单身青年,让男性死者一方,变成了不确定因素。
这次现场重现,并没有得到可用的线索,反而发现了几个让人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案情更加扑朔迷九_九_藏_书_网离了。痕迹科的同事依然按照原计划把指纹和现场一些有用的毛发纤维等提取完毕,而在这之前,尸体已经被老李和小吴运回了局里进行解剖,暂时还没有结果出来。
三个案子最明显的相似点,就是凶手会在案件受害者的水杯中下药,然后穿着女性死者丈夫的衣服,使用女性死者家用厨房尖刀刺死两名死者,然后将尖刀和衣服放在女性死者的家中或者小区内的垃圾桶内,将警方的注意力引向女性死者的丈夫。小钱和小朱在调查本案的时候,同样在彭元康所住的金华小区的垃圾桶内发现了凶器和血衣。
“你说为什么会有这种连环杀手呢?我一直觉得,这种事情只有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才有,他们的思想张狂啊!像什么沉默的羔羊,七宗罪之类的,我当时看,觉得美国肯定遍地都是变态,可没想到自己还真遇上了,而且还抓不到,你说这是啥世道?你们说,那个女的是不是图好玩,故意学西方电影,自己做连环杀手?”小钱打着哈欠,把话题越扯越远了。
“对,我也觉得串子说的有些道理,这种连环杀手,他们的心理本来就有些变态,跟我们正常人看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也许我们不在意九九藏书的细节,就是他们杀人的动机。我记得看过一个电视,一个男的因为老婆背叛自己,就开始连环犯罪,而他选择受害者的方法,仅仅是因为受害者使用跟他老婆同样味道的香水。我觉得是不是应该从其他方面找找?要不然,真的把请刘教授过来?”小朱的最后一句话,招来了张燕的一记白眼。
对案子进行资料的归纳,主要是想通过线索的对比来寻找凶手作案的规律,连环杀手犯案不是随机抽签,她一定曾经接触到死者,而且,她的选择一定是有针对性的,因为她的杀人方法是一种近乎仪式的方法,她不可能会随机选择的。
虽然这些理论都没有错,但是当真正对手头的这些线索进行分析联系时,几个人才发现实际操作的难度比想象中的要困难的多。
在案子进行分析之前,萧晓白甚至做过一个大胆的设想,几个死者的生日或者家庭住址的数字可能是凶手选定他们的原因,但是实际上对比下来,也是毫无规律。为了直观的观察凶手案发地点的选择和死者家属的分布区域,萧晓白还特意找来了市区的地图,可是在上面画来画去,也没找到一丝有用的线索。
这些明显的相似点,存在很多疑点:比如受害者九九藏书如何喝下下药的茶水,还有就是凶手如何会对死者的家庭住址这些信息如此清楚,这些疑点都无法解释,而且暂时也没有头绪去追查。
三个案子的案发地点,分别在市中心,南城区,东城区,根本毫无规律可言;唯一相似的就是案发的旅店都是档次比较低的,并没有高档的酒店。不过这大概是受害人自己的选择,偷情当然不会整天去五星级宾馆了,谁有那么多活动经费?这也为凶手行凶提供了方便,普通旅店的安保较差。
“电影?哦,我刚才说,七宗罪和沉默的羔羊。”
三个案子中女性死者的丈夫(凶手想陷害的对象)家庭住址分别为天安、洪福、金华三个小区,分布也并不在同一个城区,相似的特征是在案发时这三个小区管理都比较松懈,保安对出入人员登记并不严格,也没有配套的闭路监控设施。当时的天安小区倒是有的闭路监控,但是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拍摄下来的录像连个鬼影子都看不清楚。
除去这些相似点,其余的线索就像是一团乱麻,让人无从下手。
许建军的案子案情如下:时间为2007年7月15日,周六,案发地点在南城区的胡记招待所406房,许建军的家庭住址在洪福小区九-九-藏-书-网12栋213号,许建军对外公开的职业是一个普通的投机批发商,实际上从事天南市的贩毒活动,在今年六月份一次缉毒行动中被击毙;
“怎么了?”几个人一齐问道。
“等一下,串子,你刚才说什么电影来着?”萧晓白忽然从沉思中惊醒了,有些激动地问道。
徐海亮杀妻案案情如下:时间为2004年3月22日,周一,案发地点在市中心的莲花宾馆309房,女性死者丈夫的住址为天安小区6栋212号;徐海亮是一个国有机关的普通职工,主要工作是一些文职记录工作,案发的前一段时间,他正要被提升职务;
彭元康(本案女性死者的丈夫)的案子案情如下:时间为2008年10月16日,周四,案发地点在东城区金河酒店217房,彭元康的家庭住址在金华小区9栋309,彭元康是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外科主刀医生,现阶段他的情绪还很不稳定,暂时没有问出其他情况。
痕迹科的同事提取了酒店服务员的指纹,对案发现场取得的指纹进行了对比,又排除了一部分陌生指纹,余下的陌生指纹被记录下来,准备带回局里在指纹库中进行检索对比。这一圈忙下来,让人的头都大了。到了晚上六点钟的时候,www.99lib.net现场总算是勘察完毕,萧晓白看也实在找不出什么新的线索,就让派出所的同事封锁好现场,和董丽一起离开了金河酒店。
“这个女人在作案的过程中,选择的受害者都是婚外情者,从道德上讲,婚外情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而在西方宗教中,婚外情属于淫欲这个原罪。我忽然想到,这个女人可能在作案过程中,把自己当作了清道夫的角色,那么,她选择受害者时一定会有所侧重的。她把案子的嫌疑引向女性死者的丈夫,这就不符合她作为清道夫的原则。许建军实际上是一个毒贩子,可以说,他也是一个该死的人,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其余两个女性死者的丈夫,也应该是带有原罪的罪人。假如我们找到了他们之间的关联,也许离真相就不会远了。”说到这里,萧晓白再一次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个前提,还不一定成立,我们要先确定这三个男人都有罪……”
如何让两个有自主意识而且具有防范心理的人喝下两杯极苦的茶水,还要让他们不起疑心?这个问题萧晓白思考了很久也给不出答案,既然给不出答案,他也就不再去找答案了,侦破案件不是做算术题,不需要满分,从其他线索侦破同样可以达到目的,何必在一个小问题上纠缠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