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四章 模拟现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四章 模拟现场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这几套相同的指纹,通过肉眼对比,都属于死者,陌生指纹暂时没有找到相对应的人,这中间可能会有服务员留下的,等一下找她们录一下指纹对比下就知道了。”
“对了,安眠药不是不溶于水么?”董丽又发现了新大陆。
“啊!苦的跟黄连一样?”听小刘这么一说,萧晓白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忽略了这个严重的问题:下药的茶水,为什么凶手确定死者一定会喝下去,而且其中还溶入了味道极苦的安定药物。
听了萧晓白的话,董丽放好了手中的镊子和证物袋,走到了门外,萧晓白紧跟着她,在一旁跟着观察。
“你的意思是,这是凶手戴手套拿杯子时留下的?”萧晓白皱起了眉头,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懊恼。
“对啊,要不然两名受害人可能会在凶手作案的时候醒来,事情就会败露,因为搏斗会惊醒其他顾客。”
“这还差不多,晚上的炖猪血就算了,我们自己搞定,大餐我给你记下了。”小刘一听有大餐,马上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脸上,这里,自己拿手擦擦。”萧晓白看着小刘的花猫脸,有些好笑,比划着跟他说道。
“董丽九九藏书,你是女的,你试着把自己作为凶手,去模拟一下自己会怎么做案,我们寻找一下看有没有漏洞。”
“这个……是有些不正常,可能是巧合呢?暂且放一下,这个问题先记下来,继续前进。”萧晓白拿出本子,把这个问题记录了下来。
“这个问题我在上一个案子的时候就考虑过,大概是万能钥匙之类的,而且上一个案子的时候,她可能伪装成了服务员,服务员有每个房间的钥匙。”
“旅店的房间都有保险链,为什么受害人没有扣上保险链?照理说,偷情这种事情,人都会比较紧张,应该不会如此疏忽大意。”
“凶手如何确定两名死者一定会喝杯子里的水?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么?”萧晓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再次走进案发的房间,萧晓白发现痕迹科的几个同事几乎把这里变成了煤矿,满屋子都是提取指纹的粉末,把几个人的头发都染成了灰色。
床头上放着的茶杯,是凶手和两名死者都接触过的,凶手要在里面放置安定药,按照道理讲,应该留有指纹,而茶杯的提取过程中,上面并没有陌生指纹。董丽之所九九藏书以说凶手带有手套,是因为其中一个茶杯是有瑕疵的,这个陶瓷杯子在烧纸的过程中沾上了泥土,在杯盖的握柄处有一块凸起的小疤,而此刻,这个小疤上正挂着一丝近乎透明的纤维,上面沾染的粉尘让它显出了原形。
“这个不好说,精神病人偶尔也用这个,再加上现在药物渠道很松散,没办法从这里查找。我记下来,可能对确定凶手身份有所帮助。”萧晓白想了想,这也算是一个线索吧。
“你还笑!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申请粉尘肺的工伤检验。”小刘一边拿手背抹着脸,一边恨恨地说道,不过他的手套上也满是粉尘,结果越擦越花。“我这一年提取的指纹,也没今天一天多,我说小萧,你是不是想累死我们哥几个啊?”
“是的,除了这个没有其他解释了。我觉得这个凶手真不简单,她的心思很细密,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董丽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把纤维装进了证物袋,有些感慨的说道。
“停!等等。这里有些不对。”萧晓白打断了董丽下一步的动作。
“小萧,我觉得你可能忽略了一个细节。”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刘忽九-九-藏-书-网然插话了:“氯丙嗪我知道,那种药口服的话,很苦,跟黄连有得拼,你有没有想过,谁会喝这种苦得要死的茶水?”
“这个我也曾经考虑过,氯丙嗪类安定药易溶于水,这个不是重点。”萧晓白摇了摇头,否定了董丽的疑问。
这几个重要位置的指纹,集中到一起,来来回回也就是几套相同的指纹,陌生指纹有几十个的样子。
“现在凶手进入了房间,两名受害人正在昏睡,因为他们的水杯里已经被我事先放入了安眠药,他们听不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凶手接近床,她拔出了随身带着的尖刀,轻轻的掀起了被子,朝两名受害人的胸部刺去。”董丽完全进入了状态,轻手轻脚的超床边靠近。
假公济私的言论很快被萧晓白镇压下去了,说镇压,当然是从小钱他们的角度出发的,萧晓白认为自己是在把话题引导回案情上去。“老李最近想搞一个尸体研究的试验,哦,是那种高度腐败的尸体,他那边人手有些不足,我看你们几个精力那么旺盛,要不然加个班?去帮帮老李?”
“别介,我可不敢,晚上我请大家吃炖猪血,等案子结了咱再http://www.99lib.net吃大餐,行不?”萧晓白忍着笑说道。猪血可以清除体内的粉尘和有害颗粒,一直是老师这个职业的最爱,痕迹科的几个同事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个方法,没事就凑在一起吃炖猪血,说他们也要清理工作时吸入体内的粉尘。
“这些指纹都对比了?都是死者的么?”萧晓白看着一大堆的指纹记录卡,也有些头皮发麻。
直到这一刻起,萧晓白终于知道,自己在之前与这个女人的较量中,一直在被对手牵着鼻子走,从来没有从细节去挖掘。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受害人会喝下这一杯致命的,味道极苦的茶水?凶手为什么如此有把握?
“哪里不对了?”董丽回过头来,有些奇怪。
就在两个人兴致勃勃的讨论这些陌生指纹的时候,进入现场勘察的董丽给两个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凶手可能戴着手套,没有留下指纹,大家的功夫都白费了。”
做刑警的虽然不怕尸体,但是也不会喜欢,更何况是高度腐败的尸体,在萧晓白赤裸裸的威胁之下,小钱三个人选择了战略转移,开始重新讨论案子。
“首先,第一个问题,作案时门是锁着的,我要进九九藏书网门,钥匙哪里来?”董丽站在门外,看着房门,就转头问道。
看到萧晓白进来,小刘一脸疲惫的迎了上来:“指纹太多了,而且很多重叠的,现在才提取了一半不到。”
“氯丙嗪?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种药物,不过我记得这种药主要是给动物用的吧?难道凶手是个兽医?”
“你说两名死者是在昏睡,是因为水杯里被放进了安眠药,对吧?”
几个人讨论来讨论去,还是之前的那些东西,没有新的线索,再多的讨论也是无益,在重新梳理了案情之后,萧晓白决定分头行动。小朱和小钱去调查最新两名死者的家属,并带回局里进行录口供,尽可能做到详细完备;萧晓白和董丽则留下来在现场进行勘察,作为队里唯一的女性,董丽特有的细腻思维可能对现场勘察有所帮助。
现场提取的指纹虽然很多,不过痕迹科的同事也是老江湖了,他们把相对重要位置的指纹划归到了一起,比如说房间和卫生间房门把手上的指纹,还有电视遥控器,电脑鼠标,电灯开关上的这些指纹。这些位置都是容易接触的位置,指纹更替较快,不像房间其他的地方,指纹可能存在了几个月都可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