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一章 万物有因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一章 万物有因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董丽还没到,她打来电话说是晚上的车,晚上接了她,咱们顺便吃顿大餐吧?我好久都没吃大餐了,肚子里都快长出馋虫了。”小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串子,你能不能别老顾着吃,东西搬上车,路上还不是随便你折腾。”小朱在后面踹了他一脚,笑骂着说道。
“萧哥,快让我看看,大娘都给你塞了什么好吃的。”小钱装出一副馋猫相,接过提包就开始翻腾起来。
“我不能透露病人的资料,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有严重的强迫症,是那种所谓的完美主义者。”
诸如此类的问题,每天最少要被问十多次,让萧晓白穷于应付,到最后只能用傻笑搪塞。父母倒是没怎么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不过萧晓白明白,父母其实比乡亲们更加着急,而且,他们知道一些刘黎和自己的事情,他们不问,是怕自己难受。不过他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他们只知道自己和刘黎分手了,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
“小牛,啥时候把你城里谈的闺女带回来给二婶看看?”“娃儿啊,你啥时候结婚?大伯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不,不,我们没见过,只不过我知道您,十分的敬佩您,您可真是一个好警察啊。”中年男子的客套和赞誉让萧晓白有些无所是从,还好对方九_九_藏_书_网看出来萧晓白的尴尬,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离开了诊所。
世间的很多现象十分的奇妙,同样的一件事物,在受到外界影响之后,产生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到结果,甚至产生完全不同的结局。中国古语有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就是对这一现象的阐述。
萧晓白酒量不好,几杯白酒就让他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早上起床依然头痛欲裂,整个上午上班都没有精神,好在一直没什么事,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他的脑袋终于恢复了七七八八。
“完美?哪里有完美的事情?所谓的完美主义,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萧晓白似乎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说道。
在小朱和小钱看来,这场酒喝得十分开心,连平时不怎么喝酒的萧晓白也喝了好几杯;不过董丽却凭着女人特有的直觉,发现了隐藏在萧晓白笑容下的忧伤。
萧晓白休假结束回城那天,老妈还是没忍住,在把大包小包塞上车之后,抹着眼泪对萧晓白说道:“牛儿,别老惦记着那个刘家闺女了,有别的好闺女,就给妈领回来看看,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这算是夸奖还是讽刺?”萧晓白苦笑着摇摇头,岔开了话题:“这个男人是什么人,我觉得他有些怪九*九*藏*书*网怪的。”
在萧晓白的眼里,家里依然是老样子,除了院子里的冬青树又长高了许多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堂屋里的墙上,依然贴着自己初中时得到的奖状,只不过时间太久了,奖状有些褪色发黄。还有就是,爸爸和妈妈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鬓角都已经斑白了,皱纹似乎也多了许多,这些细节,萧晓白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发现,让萧晓白的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引言:假如你用心去观察,世间的万物,都是有自己的根源可循的。正如那句老话说的一样: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些看似没有理由的爱与恨,在剥去了表象的外壳之后,都可以在故事根源的地方找到原因。
虽然分离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个星期,但是重新见面依然让几个年轻人兴奋异常,小钱一点都闲不住,在车上一边翻东西塞了满嘴,一边吹嘘着自己这几天的见闻。
治疗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在看到萧晓白的时候,中年男子的脸上一下子堆满了笑容:“请问您是不是萧晓白警官?”
同样,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在刚一出生的时候,都是洁白如纸的,不同的经历会给每个人画上不同的记号,这些记号,www.99lib•net就是每个人与他人不同的处事准则。当生活给这张白纸画上黑暗和痛苦的时候,他可能就会走向黑暗和痛苦的深渊。
说话间,小钱又翻出一包东西:“哇!那么多红枣,这可是好东西,归我了!”小钱说着,把装红枣的袋子拿了出来,准备占为己有。
“屁话!你在家这几天,会吃不到好的?说出来鬼相信,你小子就是想喝酒了。”小朱一语道破了天机。
“是,我是。”萧晓白赶忙站起身,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狐疑的问道:“我们见过么?”
农村人结婚早,萧晓白的年龄放在农村,孩子早都会打酱油了,所以,萧晓白的恋爱问题成了问题的焦点,他几乎被每个乡亲盘问了一遍。
“这个真的不行,其余的东西你随便挑,这是我给刘黎带的。”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按照萧晓白的吩咐,车子并没有直接赶往萧晓白的住所,而是先去了淡水心理诊所。淡水心理诊所今天还在营业,萧晓白进门的时候,刘黎正在跟一名患者在治疗室谈话,他只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
每个人的背后,可能都隐藏着痛苦的过去……
“不行,串子,这个我要拿来送人的。”
“看来你已经名声在外了。”不知什么时候,刘九九藏书黎已经站在了客厅里。
母亲的话,萧晓白没有办法回答,只能沉默着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母亲所说的一切。坐在回去的车上,萧晓白沉默了一路。
“行,晚上大家聚一聚,我请客。”萧晓白也笑了起来。
“萧哥,送我吧,我拿其他东西给你送人。”
“刚才有人报警,说东城金河酒店发现两具尸体,局里让你们去处理一下。”
“嘿嘿……”小钱被拆穿了鬼把戏,也不反驳,一脸的干笑。
……
萧晓白趁着休息,抽空回了一次老家,这可把老爸老妈给乐坏了——将近一年没见着自己的儿子了,见了面能不高兴么?
无独有偶,我们餐桌上美味的土豆,被很多人所熟知、喜爱,而土豆发芽之后会变得有毒,这一常识也是很多人所明白的。原本的美味,在经历了一个小小的变化之后,就会成为致人死命的毒物,这如何不让人扼腕叹息?
呆在家里的这几天,萧晓白每天的工作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陪父母说话,也会跟村上的乡亲们聊聊天,话题不外乎他在城里的生活和工作的情况。农村人都是这样,对每一个在外面打拼的人都会十分的好奇。不过萧晓白并没有跟他们讲自己工作上的细节,乡亲们都知道萧晓白是警察,不过却不知道他到底是负责什么的。当99lib•net有好奇的乡亲穷根究底时,萧晓白总是笑一笑,不再言语。不光是乡亲们,即使在父母那里,他也没有多说自己的工作,他怕父母担心。
“慢点吃,这鱼还是有刺的,你小心点,别卡到嗓子了。对了,董丽怎么没来?”
李瑜钧的案子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这一段时间,刑警队显得出奇的平静,除了一些偷鸡摸狗的盗窃案,并没有什么大案发生,趁这个当,局里给一组的人进行了轮换调休,这次休息,可是一组的人盼望已久的,一时间皆大欢喜。
其实他完全可以将红枣交给前台,一个人离开,不过他还是选择了等待,也许在心底,他还是期待能和刘黎多呆在一起。
晚上六点钟,董丽的班车也赶到了。在经历了另一次分赃之后,酒局在小吃街的一家大排档开局了。天气预报还是挺准的,酒局才刚刚开始,一场秋雨就趁着夜色降临了。
一下车,萧晓白就看到了等候他的小朱和小钱,两张灿烂的笑脸让萧晓白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
听了萧晓白的这句话,原本还兴高采烈的小钱,一下子蔫了下来:“哦,知道了。”
“哎!这鱼不错,炸的真香,好吃。萧哥,以后有机会到你家,我一定向大娘讨教讨教这做鱼的功夫。”小钱从包里翻出了炸鱼块,刚吃了一口,就喜欢上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