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二十一章 十米距离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二十一章 十米距离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什么值不值的。假如你的生命失去了意义,山珍海味和粗糠苦菜是没有分别的。其实从那天起,我已经是一个活着的尸体了。工作这些,对我根本没有丝毫意义。”王耀明直视着萧晓白的眼睛,忽然笑了:“原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你应该知道我的感受。从睡梦中惊醒的感觉,相信你也是知道的。”
“你很聪明,跟你说话不累。”王耀明忽然笑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李瑜钧的车子是我动的手脚,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还想问什么?”
一个小时之后,疑犯王耀明在省财经学院的阳光广场上被抓获。据省厅的同事讲,他们赶到的时候,王耀明正站在阳光广场上,抱着一盏路灯放声大哭。
那是一张医院出示的化验单,你怀孕了。
“王耀明,这个笔记本是你的吧?”萧晓白把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轻轻的推了过去。
“不用找了,我知道他去哪里了。咱们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线索了九*九*藏*书*网。”萧晓白拿起那个笔记本,朝屋子外面走去。
“听过一句话没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像他那种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其实假如他以后不再赛车,也就不会去惠成,更遇不上我,那么的话,就算他运气好。可惜的是,他运气不好,刚好那天是我值班。你知道我那一刻有多激动不?我的手都是抖的,可惜他却没有发现。只能说,老天爷要让他死,让他偿命。”王耀明说到最后,整个面部表情都是扭曲的。
王耀明默默地拿起笔记本,也不回答,只是拿在手里不住的摩挲。
“萧哥,屋子里都找过了,大部分生活用具都在,牙刷和毛巾不在了,没有找到现金和银行卡,也没有看到背包。李兴发说他昨天开始没有上班,应该是昨天就跑路了。这下可不好办了,天大地大,哪里去找他。”小朱在屋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第一次与你相隔十米,是99lib.net在新生报道处遇到你,你手中拿着新生报道通知单,一脸的茫然无助。九月的阳光斑斑点点的洒在你的身上,那一刻的时光,美丽的让我窒息,我轻轻的走向你。片刻之后,我拿到了你手中的报道单,也看清了两个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汉字:李娟。
记得高中的时候,讲到距离,英语老师说,英语中最长的单词是smiles,因为两个s之间,隔了一个mile(英里),所以两个s之间是最长的距离;数学老师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平行线上的两点,因为他们永远不可能相遇;而语文老师却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们就这么回去了?!要不要申请发通缉令,让车站进行盘查?”
我一直觉得老师讲的很对,不过现在我的看法变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短短十米之间的距离。
“我觉得有一点很奇怪,李瑜钧在
藏书网
那次肇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赛车了,你怎么确信他一定会再次去惠成?这几年你就没有动摇过信念么?这种守株待兔的举动,你确保能够成功?”
“去你妈个屄!别跟老子讲什么法律条文!宝宝死了,他损失了什么?他损失的只是一个月的零花钱,而我,失去的是整个世界!”王耀明愤怒的咆哮起来。
最后一次与你相隔十米,是在那条斑马线前,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刚刚下班。那天并不是我们相聚的日子,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们只能周末相聚。那一个下午,天空有阴霾的乌云飘过,绿灯亮起,你就拿着一张纸片飞奔向我,在马路的中央,一道尖锐的刹车声响起。那一刻,我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你的身体在空中飞舞,像一片风中的残叶;空中洒落的鲜血,如同凋零的樱花。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直到很多天以后,才记起那张纸上的内容。
第三次与你相隔十米,是我离开学校的日子,在那个混乱www.99lib.net噪杂的火车站。送别的时候,你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痛苦流涕,而是默默的望着我挥手。当我在检票口手忙脚乱的翻口袋找车票时,你哭着奔向我,手里紧紧的攥着原本应该装在我口袋里的车票。你哭着对我说:“我真的不舍得你走。”那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你到惠成工作之前,应该是在一家外贸公司当财务人员吧?去这种汽修的地方,当修理工,你觉得值不值?”
“你故意把笔记本留在宿舍,就是等我发现,是吧?其实你在心里渴望被警察抓住,是不是?”萧晓白给王耀明倒了一杯水,轻轻的放在了他的面前。
押解工作被安排在第二天进行,中午时分,萧晓白在审讯室见到了这个脸上还带着青涩的小伙子。
“不用,拿一张他的照片,发传真给省厅,让他们去省财经学院的广场上抓人就是了。”萧晓白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笔记本,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否定小朱的建议,还是在为王耀明九_九_藏_书_网感慨。
轻轻合上手中的笔记本,萧晓白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了。在确认李兴发不是凶手之后,他们马上想到了当天值班的王耀明。王耀明的背景和资料,他们早已调查过,和李瑜钧根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不过此刻,萧晓白已经完全明白了王耀明的作案动机。
“其实你不用这样,搭上一条命根本就不值得。你应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去告他。按照法律条文办事,肯定能还你应有的公道的。”旁边的董丽一插嘴,萧晓白就知道坏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生与死,还有你我之间那道短短的斑马线。
再次与你相隔十米,是圣诞晚会之后,那是你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圣诞晚会。你站在广场昏黄的路灯下,打开了我送你的圣诞贺卡,片刻的沉默之后,你飞奔向我。那一刻,你笑靥如花,白色的围巾在你的身后飞舞,如冬日里翩跹的蝴蝶。你挥舞着手中的贺卡,那上面的文字,我闭上眼睛也会认得: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