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九章 交通肇事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九章 交通肇事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冯铭江当时是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负责人,所以了解这其中的所有情况。据他说,在记录中,事实真相被改的一塌糊涂,所以萧晓白这边查不到这起车祸的情况,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李瑜钧在这场车祸之后改了名字,在这之前,他叫李成。
那场交通肇事案,所有的责任都在李瑜钧身上,是他高速行驶并且闯红灯,撞死了一名过马路的女孩子,这件事情当时被天南市的一个记者曝光出来,在市里闹得很大。不过后来因为韩鹏的种种手段,给强压下来了,在赔偿了一笔数目客观的封口费之后,家属也没有再闹事了。当年的那个记者,也因为得罪了韩鹏,被迫离开了天南市,这件事情久而久之也被人们所遗忘了。那个女孩的父亲,原本是天南市下面一个镇子上的汽修师傅,在拿到这笔巨款之后,在天南市盘下了一个汽车服务中心,还请人做起来汽车改装的生意。
萧晓白愣了一下,随即关上了车子的前门,拉开了后门:藏书网“咱后排谈吧,我这边真的很着急。”
“检验结果?是啊!这一次的检验结果怎么那么久还没出来?”被张燕这么一打岔,萧晓白心头冲动的那一团火熄灭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肚子的疑惑。
冯铭江带来的线索,证实了萧晓白的部分猜测,却让案情更加迷离了。因为按照冯铭江提供的线索,下手的人很可能不是王耀明,而是惠成的老板。
越是接近真相,萧晓白越是觉得疑雾重重,他老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拖把?”这个答案让萧晓白有些意外,不过马上他就释然了,也只有拖把上的布料不需要很长时间的裁剪。这块布料上的杂质,让他马上想到了汽车修理行,惠成汽车服务中心再一次出现在萧晓白的脑海中。
十多分钟之后,冯铭江离开了。萧晓白吩咐小朱上车,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赶往惠成汽车服务中心。
“萧哥,你看这里。”小钱指着检验报告上的一处,向萧晓白解释道:“检验科的同99lib.net事在布料上发现了一些碳纤维的残留,不过量很少,大家不知道这些碳纤维是怎么有的,竟然还能在高温下保存下来,简直神了。”
“碳纤维?”萧晓白愣了一下,把检验报告放在桌子上,就开始往外走:“小朱,赶紧的,咱俩去惠成一趟。凶手肯定是惠成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王耀明。”
“小萧,你不要那么冲动,你真觉得二组的人会听你的话么?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一次给检验科的东西,都三天了,还没有检验结果出来?”张燕也感觉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了,赶忙柔声说道。
萧晓白仰起头,放在背后的手,攥紧了松开,松开了又攥紧,反复几次之后,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慢慢的走回了办公桌前:“我们整理一下手头的资料吧,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努力找到真正的凶手。”
正当萧晓白和小朱两个人风风火火来到楼下的车子旁,准备打开车门上车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萧,你九*九*藏*书*网这风风火火的,是要去哪里?”
“小萧!你站住!你去跟谁谈?你觉得对方会听你的话不会?!”张燕急怒之下,说话根本就没有经过考虑,这句话让人听来,似乎是上级在呵斥属下。此言一出,办公室里一片沉默,萧晓白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张燕,而董丽和小朱,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埋头整理起自己手头的资料了。
听了张燕的话,萧晓白也变得沉默了,局里最近的动荡,他虽然不是很关心,但是也是有所耳闻的。二组负责人的更换,之后几个老警察的离退,这些事情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萧晓白也没关心过,不过几个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老警察同时在一个月内离退,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萧晓白一把抢过检验报告,翻看起来。这份检验报告是关于从车子引擎里面发现的那块布料的,检验报告包括了对布料成分和一些从布料中找到的杂质的分析。按照布料成分的比例来看,这种布料主要用于日常的制衣,特别是秋衣秋裤99lib.net等,不过从布料中发现的杂质成分来看,里面有少量的泥土、氧化的铁屑、还有一些橡胶轮胎的残留,再加上这块布料的宽度只有八厘米,所以检验科的同事觉得这块布料很大可能是一块拖把上扯下的布料,再从布料携带的杂质上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跑车改装经常用到碳纤维,这是为了减轻车子重量而考虑的。那天晚上,萧晓白和那个修理工闲聊的时候,曾经听对方说过,前几天刚帮一辆车改装过车身,主要是减重。这个情况,当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现在跟拖把里面的成分联系起来,几乎可以马上肯定,凶手就是惠成其中的某人,而王耀明这个值班修理工,他的嫌疑更大。
萧晓白抬头看去,冯铭江正一脸笑容的朝他走来。“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小萧。”
冯铭江提供的这个线索,让整个案子的脉络清晰起来,凶手作案的动机有了,手法也很清楚。不过萧晓白还是有些不明白,这个做父亲的,为什么这么久才对李瑜钧进行报复九_九_藏_书_网,而且,李瑜钧没有理由傻到还光顾他家的汽修店吧?
冯铭江这几天一直在外地出差,今天才赶回来,刚好听说了这个案子,就过来找萧晓白谈话。他之所以怀疑惠成的老板,是因为他在几年前曾经处理过一场交通肇事案,而肇事者,正是死去的李瑜钧。
“小萧,别那么急性子,我找你就是为了案子的事情。”冯铭江一把拉住了萧晓白,低声说道:“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可能对这个案子有帮助。”
“小钱这两天没少往检验科跑,但是人家不是以工作忙为借口,就是说还在分析。以前可没有这种事情的。”张燕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检验科的老人退了,现在是几个年轻人在了。哎……”
“老冯啊!我现在正忙着出去办案子,不是急事的话,等我回来再说,行不?”案子关紧,萧晓白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说话间,已经打开了车门。
正说话间,小钱推门走了进来:“萧哥,萧哥,我拿到检验报告了,他妈的,终于催下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