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八章 专业改装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八章 专业改装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三天三夜不让你睡觉,你也会招的。”张燕一脸的无奈。
“会不会没有人在?”萧晓白的话一出口,就被自己给否定了,这种汽车服务点,只要亮着招牌,就肯定会营业的。
“行!听你的,这次你来问吧,我对修车这块不熟。套套话,看看能不能问出昨天早上的情况,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家汽车服务中心跟李瑜钧的死有关。”萧晓白说着,自己先笑了:“也许是我太着急破案子了,问不出来也没啥。”
“什么?招了?不可能的!王萌萌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李大少?我知道他,他很久没来过了,听带我的师傅说,他有一辆车还是在我们这里改的。”
更换机油和换油门线都不是很复杂,年轻的修理工看样子也是个老手,动作挺麻利的,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所有的工序。小朱在一旁拿着电筒帮忙,一边帮忙照亮,一边使劲的夸奖他的手艺好,中间扯了很多闲话,不过一直没有机会把话题引到昨天早上的事
99lib.net
情上去,萧晓白在一旁,一边搭话一边着急,这钱可别这样白花了。
“肯定有人,大概在睡觉吧!”小朱笑着说道,拉上了车子的手刹。“车子的油门线也有点松了,最近油门踩着很重,这次顺便把油门线也换一下吧,修的东西少,不好问情况。”
收完钱,年轻的修理工从屋里拿出了一个本子,在上面记录了之后,递给了小朱:“老板,在这里签个字,我们这儿要登记的,发票等一下拿给你。”
“行了,搞定了,你试试吧!”年轻的修理工拿出一个脏兮兮的抹布揩去了手上的油污,小心翼翼的把夹在耳朵上的香烟捏了下来,塞进了嘴里:“兄弟,帮忙借个火,我的手脏。”
“你们在干什么?这个不能乱看的。”修理工出来,看到两个人凑在一起在灯光下看记录薄,有些紧张的说道。
“没有了,就这一个本子。你朋友叫什么?这里的常客我都认识的。”
年轻小伙子接过小朱递来的香烟,放在鼻子下99lib•net面嗅了几下,看起来十分的满意,接着把香烟夹在了耳朵上:“行,我看一下。”
“是啊,老板的规定,我们的工资是提成的,我估计他是怕我们黑钱。”年轻的修理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可没多收你们的钱,那个……能不能再来一根烟?”
“兄弟,帮个忙,我这辆车的油门踩不动,机油好像快用完了,现在急着出去办事,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修一下?”小朱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掏出了香烟。
“靠!这不是草菅人命么?!”萧晓白迈开步子就要朝门外走:“我去找二组的人谈谈,不能这么胡来的。”
“张燕去取资料了,小钱我不太清楚。”董丽打着哈欠说道,也顾不上自己的淑女形象了:“案子都过去三天了,一点眉目都没有,愁死人了。”
“你们这里修车都是要登记的?还要签名?”小朱回头看了一下萧晓白,两个人都有点兴奋。
“昨天早上八点钟之前,李瑜钧有没有来过?”
趁着修理工进去拿发票的空当,小朱九九藏书和萧晓白两个人迅速翻起了这本登记簿。登记薄上每一项业务都有详细的时间、服务项目等记录,小朱和萧晓白仔细的查看了记录,前天到昨天的记录,并没有出现李瑜钧的名字。这个结果,说不上意外,但是却让人有些不甘心。
萧晓白更多的把希望寄托于这份赛车手名单上,那天晚上车子曾经发出过警报,显然是有人接触了车子,而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凶手。
小朱帮他点上了烟,试了一下车子,满意的跳下了车:“这手艺,没得说。多少钱?”
“我不知道,昨天值夜班的是王耀明。”
下了车,小朱去叫值班的修理工,而萧晓白则站在服务点的门前,看着上面的霓虹灯招牌发呆。霓虹灯广告牌上罗列着惠成的服务范围,最后一项让萧晓白的目光停留了很久:专业改装。
希望永远是美好的,事实却总是不尽人意。调查行动已经开展整整两天了,却没有任何成效。萧晓白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当面的质问调查,是否遗漏了凶手——银屏上大量的刑侦剧九-九-藏-书-网,让现代人的心理素质越来越好,很多凶手的心理素质,已经超过了警察。萧晓白决定再开个会,把大家聚在一起,梳理一下现在手头掌握到的所有资料,顺便讨论讨论,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小钱和张燕呢?怎么都不在?”萧晓白站在饮水机旁等水喝,一边用右手轻轻的捶着自己的后背。
“哦,没什么,我们只是想看看一个朋友有没有在这里修过车。你们这里还有其他登记本没有?我好像没看到他的名字,他说他昨天在这里修过车的。”小朱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把登记薄递给了修理工,顺手接过了发票。
惠成汽车服务中心的门前,只亮着一盏昏暗的灯,它甚至还没有招牌上的霓虹灯光亮,卷闸门也拉了下来,看起来死气沉沉的,这让萧晓白有些动摇了。
小朱叫了半天,门终于打开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嘟囔囔的走了出来。“谁啊?大半夜的,正睡着呢!”
第二天早上回到局里,萧晓白就对工作作了安排:小钱身体还九九藏书网没恢复,留在办公室,等检验科的报告,顺便和张燕一起查阅最近几年有关李瑜钧的资料,寻找可能与李瑜钧结仇的各种线索;董丽和派出所民警去走访李瑜钧的家庭及亲朋好友,了解亲友有所怀疑的线索;而萧晓白自己和小朱两个,则对照昨天晚上在金马旅店拿到的名单,按照片区通知各区域片警监控,并开始挨个调查。
“总共一百二,手工费啥的咱也不说了,机油和油门线都是店里的,这个只能照价。”
说话间,张燕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我刚才听到二组的人讲,王萌萌招了。”
王耀明的资料,萧晓白也安排张燕进行查找,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常。王耀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跟李瑜钧根本没有任何瓜葛,甚至连工作上的关系都没有,他来到惠成汽车服务中心,也才刚刚一年多,而这中间,李瑜钧根本就没有去过惠成,结仇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并且也没有迹象表明,李瑜钧在死亡前曾经去过惠成修车。
“李瑜钧。”正当小朱犹豫该如何回答的时候,萧晓白说话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