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四章 地痞无赖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十四章 地痞无赖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哥,他都交代了?”萧晓白从审讯室一出来,小朱和小钱就赶忙凑了上去。“你都跟他说什么了,他怎么那么老实?”
“放心吧!这家伙小偷小摸的案底一大堆,就算把他带回来关进去也没事,这一次小钱做的很对。”萧晓白似乎看出了董丽的心思,笑着安慰道。
“萧哥,到了。”小朱的话打断了萧晓白的沉思。萧晓白朝窗外看了看,原来车子已经到了万发旅馆。
“不用,我想到了一个对付他的办法。我进去跟他谈谈。”萧晓白摸着下巴思索了很久,忽然开心的笑了,他拍了拍小钱的肩膀,一个人走进了审讯室。
罗程天的话应该是可信的,那么,凶手对车子动手的时间也可以大致确定了,因为塞在发动机内部的布团,是不允许车子长时间运行的,至于赛车,那就更不可能了。也就是说,凶手动手的时间就在昨天晚上赛车之后,到今天早上出事之前这段时间,这段时间接触李瑜钧车子的人,都是有嫌疑的。
萧晓白并没有打开审讯藏书网室通向外面的喇叭,所以,小钱他们站在玻璃窗前,只能看到屋里的情况,但是却听不到他跟罗程天的对话。
“这小子昨天晚上见过李瑜钧,应该知道不少事情,我们去到修理厂的时候,他正在跟别人吹牛,我听到他在说李瑜钧怎么怎么一回事。谁知道这个家伙滑头的很,等我问他的时候,他又死不承认,我就把他带回来了。”小钱有些愤愤的说道,他不是第一次跟罗程天这个家伙打交道了,这家伙是个有名的赖皮。
站在一旁的董丽嘴唇动了动,想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她有些担心小钱的做法会不会招来投诉之类。
接下来,罗程天像一个被霜打了的茄子,垂头丧气的坐在桌子前,再也找不到刚才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相。而萧晓白则一边提问,一边快速的记录着什么。这一幕让窗外的小朱和小钱简直不敢相信。
“你们怎么把这个家伙给带回来了?”萧晓白隔着审讯室的玻璃窗观察着罗程天,皱起了眉头。99lib.net
“萧哥,怎么办?这小子要是再耍无赖,要不要给他点苦头尝尝?”小朱的意见,立即得到了小钱的赞成。
那么,昨天晚上被李瑜钧羞辱的刘佳就有很大的嫌疑,进行赛车运动的,大多都是热血青年,一时想不开做错事是很有可能的。不过,现在还不能那么早下结论,而且这样直接去找刘佳,根本就没有证据支持。所以,萧晓白才决定先对昨天的旅店进行调查,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罗程天最近半年,跟天南市的一帮富家子弟混到了一起,在进行地下赛车项目,这家伙当起了地下赛车的裁判员,也不知道这帮富家子弟到底看中了他哪一点。据罗程天交代,他们昨天晚上在郊区的老地点进行了赛车,谁知道李瑜钧却意外出现了。
萧晓白见到罗程天的时候,这家伙正在审讯室里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着自己是冤枉的。
车子飞驰在通往郊外的道路上,车厢内一片寂静,只有空调制冷发出的呼呼声在作响。萧晓白藏书网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盘算着案子的事情。
李瑜钧算是天南市赛车界的元老级人物了,不过他很久都没有参加地下赛车项目了,他的意外出现,让昨天晚上到场的人兴奋了一把。不过李瑜钧的心情好像不大好,他向最近一段时间风头正旺的刘佳提出了挑战,而且提出了一个近乎侮辱性的赌注——输了的人,要趴在地上围着胜利者的车子绕一圈。
萧晓白笑了笑,没有回答小钱的问题,拍了拍小钱的肩膀,说道:“董丽,你查一下这个家伙的资料,他叫刘佳,应该也是个有钱的主儿,他昨天晚上曾经和李瑜钧一起赛车,而且发生过争执,你这边一有发现就马上通知我。小朱去准备一下车,咱俩还要出去跑一趟。串子,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我们几个能搞定了。”
这小子最近半年倒是没怎么进来过,大家还以为他离开天南市了,没想到这一次他居然跟李瑜钧的案子扯上了关系。
萧晓白一进门,罗程天就朝着他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着,萧晓白九-九-藏-书-网也不理会,只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他平静。等到罗程天安静下来之后,萧晓白才直起身,跟他说了些什么,罗程天忽然激动起来,又开始挥舞拳头,随后萧晓白就摊开手,耸了耸肩,说了两句,站起身要往外走。看到萧晓白要出去,罗程天似乎十分的害怕,赶紧叫住了萧晓白。
董丽来天南市不久,对罗程天不太熟悉,但是萧晓白他们对这个家伙可是熟悉的很,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无赖,而且是那种死皮赖脸的破落户。这些做警察的,有些时候办案遇到罗程天,都觉得头疼。
“对了,萧哥,你刚才跟罗痞子说了些啥?他怎么那么老实?”小朱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好奇,挠了挠头,笑着问道。
这小子因为偷鸡摸狗的事情,几乎天天跟警察打交道,不过警察也没有办法,抓他吧,他偷的东西价值又不高,而且每次都被他推的干干净净,根本没办法起诉和判刑;让他赔吧,他又赔不起,把他关在拘留所,还正合了他免费吃白食的心意。你想给他来硬的,他藏书网还给省里的报社和电台打电话爆料说自己被警察拘留殴打,虽然说这种事情调查清楚就没事,但是谁有那个闲工夫跟他整天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时间久了,罗程天在警察里面都成了名人,有些时候他小偷小摸的事情,警察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过去了,最多拘留几天,给受害人解解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受害人也知道他的无赖相,有些时候也只有忍气吞声,丢了东西活该倒霉。
比赛的结果当然是李瑜钧取得了胜利,刘佳恼羞成怒,两人争吵起来,差点动了手,还好众人不停地劝解,总算才没有上演拳脚戏。比赛结束后,因为时间太晚了,所有人都在城郊的一个旅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才离开。
罗程天家境并不富裕,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为生他妹妹难产死掉了,是他父亲把他和他妹妹一手拉扯大的,谁知道这小子长大以后不学好,整天跟着一帮小混混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前几年活活把他父亲给气死了,妹妹远嫁他乡之后也与他断绝了来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