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章 沦落风尘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章 沦落风尘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老太太在楼道尽头的那个木门停了下来,敲了敲门,对着屋子里喊了一句听不懂的天南话,屋子里出来了一个穿着睡衣的年轻女子,看到萧晓白两个,转身就回到屋子里去了。
听了萧晓白的话,王萌萌盯着他看了很久,转身回到屋子里,翻出了一张卡片,拿给了萧晓白:“看去吧!这就是我上班的地方,我昨天晚上一直在那里,假如你想抓我,就先找到证据再说。”
“有没有人可以证明?”萧晓白对王萌萌的回答有些怀疑,刚才她的表现,明显是心中有鬼。
“李瑜钧你认识吧?”处于职业的习惯,萧晓白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出去的话,买份报纸看吧。”萧晓白扔下这句话,就带着小朱离开了。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萧晓白问这句话的时候注意到,王萌萌的眼睛明显的躲闪了一下。
不过既然对方提供了这个线索,上面又交代下来了,也只能照办了。其实萧晓白更多的把希望寄托在现场发现的线索和车子上找到的证物上,他还特意向韩鹏询问了李瑜钧日常九*九*藏*书*网经常去的地方和他经常接触的人。李瑜钧死亡前一天的行踪并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假如知道了他的行踪,对那些曾经和他接触过,或者和他车子有过接触的人进行重点调查,应该很快就会有所收获的。这些工作,萧晓白出来的时候都做了安排,董丽和小钱忙完了手头的活,就会去调查李瑜钧的行踪。据韩鹏称,李瑜钧很喜欢玩车,没事喜欢跟一群车友比赛,昨天晚上他并没有回家,说不定又是找那些朋友赛车去了。
“刑警队的?”王萌萌愣了一下,撇了撇嘴,继续在脸上擦着粉底:“什么事?”
王萌萌狐疑的看着萧晓白,她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刑警为什么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不过她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像她们这种工作,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都是晚上上班,白天睡觉,到下午才起床。
“没有!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你要是有证据就直接来抓我,没证据就别来烦我!”王萌萌忽然变得十分愤怒,对着萧晓白尖
九-九-藏-书-网
叫起来。
韩鹏说这些的时候并不在意,但是在萧晓白和小朱看来,这是一个十分有用的线索,这种赛车发烧友大多都是玩车的高手,能接触到车子动手脚的也刚好就是他们这些人。萧晓白考虑了一下,就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这些平时与李瑜钧赛车的车友身上。不过在调查这些车友之前,还是先要把对方提供的线索给调查完毕。
二楼楼道口放着一个矮小的煤炉,上面炖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药罐,楼道里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让人觉得满嘴都是苦水。这栋房子在建筑的时候,明显是按照主人家的身高建造的,萧晓白和小朱走在楼道里,脑袋都要顶到天花板了,不得不弓身子前行,楼道里温度又高,短短的几米路下来,两个人满身都是汗。
说实在的,萧晓白并不看好这次调查,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怎么想都不可能是能对车子动手脚的人。萧晓白问过小朱,能对车子动那种手脚的,肯定是玩车的高手,女孩子玩车的有几个?何况王九九藏书生义死后留给这对苦命母女的,只有一大笔债务,玩车是需要资本的,没有钱,哪里玩得起?
“哎……”萧晓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默了许久,忽然开口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应该刚起床不久吧?”
跟踪是需要耐心和时间的,萧晓白可没有这个时间去耗,而且即使他想学人家跟踪,也没有了跟踪对象——原本风雨无阻、每天都出现在在鸿达房地产门前讲述冤情的陈秋霞这几天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个情况让萧晓白警觉起来,在这种节骨眼上失踪,说不定这个陈秋霞真的与案子有关联。
“还能在哪里?上班咯!”王萌萌放下了手中的化妆镜,盯着萧晓白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太太满脸堆笑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下楼去了,剩下萧晓白和小朱站在楼道里作难,对方的门是开着,但是人家一个女孩子穿着睡衣,怎么说也不好意思进去。
“金太阳酒店?”拿到卡片的一瞬间,萧晓白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面前这个苦命的女子,为了偿还自己父亲留下的债务,迫于九*九*藏*书*网生活的压力,沦落到风尘之中去了。刚才她之所以紧张,是因为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她卖淫的事情来找她的。
“王萌萌吧?我们不是来催债的,我们是公安局刑警队的,有点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萧晓白的目光停留在了对方的脸上,这是一个漂亮而精致的脸庞,虽然年轻,但是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朝气,厚厚的粉底堆在她的脸上,像一道被石灰刷白的墙壁。
“王小姐,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假如你真的要这样子的话,我们只能带你回去做笔录了。”
“怎么会不认识?他们一家人,就算是变成灰我都认识!要不是他们,我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我爸爸的公司里面工作了。你知道吗?最喜欢去找我的客人,都是我爸爸以前生意上的伙伴,还有他以前公司的手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王萌萌美丽的眼睛中充满了怨毒,她手中拿着的化妆镜也早已被她合了起来,死死的攥在手里。
“我妈生病了,这两天手头紧,你们是哪家公司的?过两天再过来吧,我等一下就要去上班了。”年轻女子拿着九九藏书一个化妆盒,一边往脸上涂粉底,一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在一个狭窄的民居巷子里,萧晓白他们找到了陈秋霞母女居住的地方。房东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根本听不懂普通话,小朱跟她用天南市的方言解释了半天,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这里是老城区的建筑群,经历了半个世纪岁月的木质楼梯踩上去就会吱呀呀的响,走上去让人有些心惊胆战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即便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光是寻找对方的住址都花了萧晓白他们快两个小时的时间。王生义死后,他的妻子因为受不了刺激而疯了,根本没有自理能力,王生义的女儿王萌萌只能辍学回家照顾母亲。即便是命运将这对母女逼到了这种苦难的地步,那些债主也不肯放过这对母女,天天上门逼债。于是王萌萌变卖了家里的别墅,用来还债,而母女两个也搬到了出租房里居住。她们这样做也是想躲避一下整日追债的债主,但是因为王萌萌的母亲每天都要去鸿达房地产门前去跟人讲自己的冤屈,怎么能躲得过那些债主的跟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