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五章 起火原因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五章 起火原因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来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小朱和董丽正围着那辆已经烧成废铁的车子忙碌着,不用问,小钱肯定被他们打发过去处理那些现场的碎片了。小钱刚出院,虽说身体已经恢复差不多了,但是肺部受伤是需要长时间调养的,这种有过多粉尘颗粒的现场,小朱是不可能让他参与的。
死者的胸腔内,两根折断的肋骨刺入了肺部,在肺部造成了两个斜长的伤口,伤口处还带着大片的暗红,那是出血后的血迹又被高温蒸发所留下的。
“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车子的引擎盖被打开了,小朱弯着腰在里面仔细的检查着,萧晓白在一旁帮他扶着引擎盖,也伸长了脑袋,帮小朱寻找线索。萧晓白一向很有自知之明,他自己对车辆这一块不是很懂,而小朱却是有三年驾龄的司机了,而且他还是一个车辆爱好者,车辆方面的东西交给他,绝对错不了。
从解剖室出来,萧晓白急匆匆的赶去和小朱他们会合了。解剖的结果对案情来说
www.99lib•net
,几乎没有任何帮助。高温的灼烧,毁灭了很多原本可以提供线索的地方,最大的收获就是确定了死者的直接死因,还有就是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死者的牙齿曾经磕掉过,安了烤瓷的假牙,这个已经被他的母亲所证实。焦尸的面容是无法辨认的,通过假牙的确认,省去了身份辨认的大量工序。看来想要找到对案子有所帮助的线索,还是应该回到车上面去。
“暂时还没有,我们一直在忙着把这些东西给弄出来,还清理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置,没来得及清理其他的地方。”一直埋头在车子前排整理证物的董丽直起身来,因为长时间在烧成焦炭的车厢里翻来找去的,她手上戴着的橡胶手套已经变成了黑炭的颜色,胳膊上也沾了不少黑灰。
“委婉点?我工作时间都是跟死人打交道,我可不会什么委婉不委婉的。再说了,刚才那个女的,她已经猜到结果了,我只不过是证实她藏书网心中的猜测而已。你没注意到,看到尸体的时候,她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指甲都抠到了肉里面,这些都说明她已经猜到结果了,只不过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在催眠自己而已。”老李撇了撇嘴,招呼吴艳萍开始对尸体进行解剖了。
“吸入的燃烧颗粒物,死者是活着被烧死的。”萧晓白看了一眼,马上就明白了老李的意思了。“不过当时在现场,死者在大火烧着之后,没有过多的挣扎,我怀疑对方在撞击中受了严重的伤害。老李,能查出直接死因么?”
“找到了!”小朱从车子发动机的一处缝隙里,拉出了一团已经烧得焦黑的布团:“就是它!这是有人故意塞在这里的,这会让引擎突然起火的。”
“撞车之后,死者的肺部遭到严重撞击,出现肋部骨折,折断的肋骨刺入肺部,造成血胸,大量出血可以造成短时间内失血性休克,再加上肺部受伤造成的呼吸困难,死者几乎没有什么挣扎的时间就死亡了。死者九-九-藏-书-网算是比较幸运的,没有经历太多痛苦,也正因为如此,他呼吸道里面的燃烧物颗粒也比较少,要远远低于活体直接死于火灾中的燃烧物颗粒数量。”
萧晓白放下了手中的相机,凑了过去。死者的颈部也是焦黑一片,被切开的气管呈现一种被熟肉才有的肉红色,气管壁上分布着一些黑色的点状颗粒,那是汽车燃烧时产生的灰烬颗粒。
“这个案子不是车祸,我当时正好在现场,车子是突然起火的,失控之后才撞上了其他的车辆,我问过交警那边,他们说这种突然起火的事情,新车很少发生。我怀疑是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萧晓白显然不同意吴艳萍的“车祸”说法,特意更正了对方的说法。
“除了这些,有没有找到其他的?”萧晓白戴上手套,掂起了那团黏在一起的杂物,翻过来看了看,意外的发现了一部还保持着原有形状的手机。这是一款金属质外壳的手机,虽然还保持着原有的形状,但是内部早已被损毁了。www.99lib.net
萧晓白听了董丽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拿着手中的那团杂物,说道:“这个手机肯定已经报废了,查不出什么了。记得去查一下李瑜钧的电话号码,看看他出事之前的通话记录,说不定能找出点有用的线索。对了,猪头,你对车辆比较熟悉,车子突然起火的原因找出来了没有?”
萧晓白看了看桌子上的杂物,这些东西在高温下都变成了焦糊一片,外面还包着一层被高温熔化掉的汽车储物盒上的塑料,黏在了一团,上面还有断裂的痕迹,明显是小朱用东西从车上撬下来的。
“我说老李,你刚才也太直接了点吧?就不能委婉点?刚才死者的家属差点被你给搞崩溃了,你就不能让对方先适应一下再讲?”萧晓白目送着走廊里被张燕搀扶着离去的中年妇人,回到解剖室里,摇着头向老李说道。
“暂时还没有,我们刚把车子里面的线索弄完,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啥用处。这些都是从车子的储物盒里找出来的,里面有几件东http://www•99lib.net西,不过早都被烧坏了,根本没办法用了。”小朱指着放在一旁桌子上的一团黑乎乎的杂物说道。
“你等一下。”老李说着,拿起了解剖刀,麻利的剖开了死者的胸腔,招呼萧晓白帮忙把死者的胸腔打了开来。“你看这里,这恐怕就是死者的直接死因。”
“没有,刚才我想打开引擎盖看来着,里面还热着,我把它支起来了,跟董丽在查车里面的东西,这会儿应该差不多了吧?”小朱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想挠挠头,手到了半空又停下了——手上还带着脏兮兮的手套呢。
“也许吧!不过单从尸体上看,这就是车祸后的火灾所造成的,单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的,解剖之后看看运气咯。”老李切开了死者的气管,向萧晓白招了招手:“你看这里。”
“我觉得这个女人挺可怜的,一场车祸就跟自己的儿子阴阳相隔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好惨。”吴艳萍帮着老李把死者原本已经烧得裂开的颅骨切了下来,和老李凑在一起观察着,嘴里也没闲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