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四章 忘恩负义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至于催眠后得到的结果,萧晓白并没有写进报告,因为他知道,这些东西写进去的话,反而会很麻烦,把原有简单的案子搞复杂化。
接下来的几天,萧晓白带着自己这一组人,总算把案子给搞定了。报告怎么写,这个事情萧晓白考虑了很久,到最后还是按照事实给写上去了。
作为刑警,因为工作的性质,他们整天接触的都是生离死别的故事,萧晓白原本以为自己对这些场景应该早都免疫了,因为平时工作的时候,死者的家属在一旁哭得死去活来的事情是常有的,而自己这些刑警依然照旧工作,早就不为之所动了;但是此时此刻,萧晓白才明白,之所以可以坚强如常,那是因为受到伤害的并不是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前任,当自己遭遇到这一切时,依然会伤、会痛。
“萧队,小钱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而王明学父母,也就是李向东的外公和外婆则认为:王明学是李向东杀的,李向东应该偿命。从这里可以看出,王明学的父母,对自己儿子的爱,要远远大于对自己女儿和外孙的
九九藏书
爱。
“小萧,别说了,我们都明白。小鹏经常不在家,偶尔在家,跟我们聊起工作的事情,都是说你的,他很崇拜你。只要他觉得值得的事情,我们做父母的就没有理由去责怪。假如当时他没有保护到你,也许他会愧疚一辈子的。这一次的事情,会是他人生最骄傲的经历,而且现在也只是受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放宽心吧。”说话的是钱爸爸,而钱妈妈则站在他身后一直抹着眼泪。
“萧哥,不是我说你,你想想,就串子那个样子,他懂不懂V字的手势是啥意思啊?这个手势肯定是要烟的。这次我跟你说明白了,你可记住了。要是下次受伤的是我,你可别不懂,我要烟一定要给啊!你不抽烟不知道,烟瘾上来有多着急。”
走出病房,萧晓白看着门外站着的小钱的家人,心头一阵愧疚:小钱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假如没有自己的冒失,小钱也不会受伤。小钱受伤之后,自己擅作主张压着没让通知家属,手术签字也是自己代签的,就是怕九_九_藏_书_网小钱的父母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直到小钱脱离危险之后,才通知了小钱的父母。这次探视,原本也应该是家属探视的,因为萧晓白执意要见见小钱,他想当面跟小钱说很多话,所以小钱的家人,把探视的机会也让给了自己,自己却只说了一句话,甚至连声谢谢都没说。
“放屁!闭上你的乌鸦嘴!”萧晓白忽然发火了,一句怒骂将小朱到了嘴边的俏皮话给吓了回去。
“猪头,你闹什么呢?专心开你的车,笑什么笑?”
“V字型手势?”小朱一边开车,一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是不是这样?”
李向东的母亲王秀英认为,李向东根本就没有犯罪,他身上的鲜血,很可能是跟着他不成器的舅舅和外人打架时沾上的,所以,李向东应该无罪释放。事实上,她也向自己的儿子暗示了,编造与舅舅一起打架的情节。从李向东与他母亲见面之后,马上就改变了口供,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钱的鼻子上还戴着呼吸器,透明的呼吸器外壳上,不时被呼出的水99lib•net汽吹出发白的雾气。小钱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没有血色的嘴唇蠕动着,但是却发不出声音来。萧晓白低下头,将耳朵俯在他的嘴边,也没有听到他说出任何话来。大概是知道自己发不出声音来,小钱艰难的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摆出了一个V的手势。这个象征着胜利和喜悦的手势,却让萧晓白心头没来由的一酸,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哈哈哈……”小朱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把萧晓白和董丽吓了一跳。
“叔叔阿姨,我……”萧晓白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嘴,连道歉的语言都没有了。
萧晓白默然的点了点头,他的语言能力早已被淹没在感动之中了,除了点头,他再也找不到其他表达心情的方式了。
“没说什么,他身体太虚弱了,根本发不出声音,我只能看到他嘴唇在那里动,趴到耳朵边也没听到他说什么。不过我看到他跟我做了一个V的手势,分明是在安慰我,怕我担心他,中间他也一直在努力对我笑来着……”萧晓白说道这里,忽然闭上了嘴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九_九_藏_书_网
李向东被拘留以后,萧晓白通知了李向东的家属,同时也让淞南镇的派出所通知了王明学的父母。这原本是一家人的,等到了局里,了解了真实情况,经历了悲痛期之后,两家人(原本是父母和女儿)出现了两种极端的态度。
萧晓白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跟小钱说,但是当他进入病房之后,看到小钱忍着疼痛挤出的笑容,所有的语言都化作了乌有,只是紧紧的握住小钱的手,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好好养伤,案子的事情还有我们。”
“萧哥,看来你真的是不知道串子在想什么啊!你不抽烟不知道的,我跟串子经常一起抽烟,他这样子,是在要烟抽啊!偏偏你又不知道,当时钱串子肯定着急死了。哈哈,笑死我了!”刚好遇上路口的红绿灯,这一次,小朱可算是笑了个够。萧晓白和董丽两个人听了小朱的话,两个人傻瞪着眼睛,互相看着,他们从来没想过是这层意思。
坐在车上,萧晓白还是觉得自己的脑子乱的跟一盆浆糊一般,刚才在医院面对小钱的那一刻,他心中忽然有一个九_九_藏_书_网念头:假如小钱真的为了保护自己而死掉了,自己这辈子会不会愧疚到老?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这一次是运气好,假如下一次运气没那么好了呢?萧晓白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坏了,他不敢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哎!小钱这个人……”董丽也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李向东的衣物上发现的血迹DNA经过检测和死者是吻合的,而且李向东是最后一名接触死者的人,凶器上也发现有他的残缺指纹,再加上金帝夜总会服务员的供词,这些证据,可以给他判定一个故意伤害罪了。
医生的话及时为萧晓白解了围,他出声提醒萧晓白探望时间到了——因为小钱受伤过重,需要更多的静养,探望时间仅有五分钟。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于是,分歧变成了争吵,最后演变成了两代人的斗争。当王秀英的父母痛骂自己女儿忘恩负义的时候,王秀英的一句话击垮了对方的说辞:“你们对我的恩情,早就用我嫁人的时候赚来的彩礼钱还清了。你们根本没有把我当做过女儿看待,我在你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可以卖钱的货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