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三章 事发当晚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三章 事发当晚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离开了金帝夜总会之后,王明学建议李向东跟着他去淞南镇住几天,李向东同意了。在行驶的过程中,李向东因吸毒过量,而产生了幻觉,也许是平时玩游戏过程中的打怪经历,他把坐在驾驶位上的舅舅看成了怪兽,拿起了王明学放在副驾驶位置下的尖刀,刺向了王明学。
萧晓白陷入了一个十分为难的境地,他虽然知道了这个案子的一切,但是他却无法拿出确切的证据证明这一切曾经发生过。
王明学从马俊峰家拿来这把尖刀,原本是用来防身的,他害怕去市里的夜总会,可能会遇上麻烦,特意要来了这把尖刀,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了自己外甥刺伤自己的凶器。
现在唯一可以使用的线索就是李向东牛仔裤和运动鞋上的血迹,这些血迹通过DNA对比,可以证明李向东曾经接触了受伤后的王明学,但是这些,恐怕也无法证明李向东曾经刺伤王明学。随便一场打架行为,都可能让李向东的衣物上沾上王明学的血迹,诸如此类的说辞,萧晓白都能想得到,九_九_藏_书_网辩护律师如何不能?
毒品的常识萧晓白了解过,初次吸毒,会引起阴茎勃起,而且持续时间很长,所以,有相当一大部分上当的吸毒者就是轻信了别人提供的“强力春药”。这种被骗上当的吸毒者是最无辜的,但是上瘾之后,他们都只有一个特征——除了毒品,什么都不认,包括自己的父母、妻儿。
那天晚上,王明学为了庆祝自己中奖,带着李向东来到了金帝夜总会潇洒,两个人在夜总会一直玩到深夜一点钟才离开。这期间,李向东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在催眠的作用下,他显然对这一段故事更加喜欢,要不是刘黎红着脸要他越过这一段,他会描述的十分详细的,因为这一段经历中的某个细节让他显得十分自豪。
正当他坐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的时候,小朱兴冲冲的跑了进来:“萧哥,医院那边说串子醒了,我们去医院看看他吧!”
这一情况萧晓白倒是没有意料到,当场闹了个大红脸,不过萧晓白倒是明白了李向东九*九*藏*书*网为什么会对这一段经历如此的自豪。即便是刘黎引导着李向东越过了那段记忆的描述,他依然说出了自己的时长——接近一个小时。这是男人无聊的自尊心在作祟,男人都喜欢炫耀自己的性能力,这是男人最本能最根本的骄傲。
这种大脑加工记忆的行为,正是因为他对那段记忆的焦虑而产生的,只有在大脑加工记忆之后,他才可以安心的睡眠。可以这么说,这种记忆加工,就是为了欺骗自己而存在,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行为。
在把李向东带回去之前,萧晓白耍了个小手腕,他并没有把李向东直接带回局里,而是先带着对方去了一趟刘黎的心理诊所。在催眠的作用下,李向东回忆起了那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虽然这些回忆带有奇怪的幻觉,但是萧晓白通过他的描述,还是了解到了所发生的一切。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王明学一下子懵了,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车子,李向东拉开了车门,扔下尖刀逃走了。吸毒产生的幻觉,让他对外界所有的事九*九*藏*书*网物都充满了恐惧,被他刺伤的舅舅王明学,也让他深深的恐惧,他迅速的离开了现场,连夜跑回了学校。这也是为什么在之后的几天,他感到浑身肌肉酸痛的原因。
李向东的记忆在事发的那一夜是错误的,或者说,是被加工过的——这是一种人类自我保护的功能。他所能回忆起来的,全部都是对自己有利的记忆:从金帝夜总会出来之后,他舅舅王明学开车将他送回了学校,他洗漱之后就一直在睡觉,连宿舍都没有出去过,直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多才起床玩游戏。
很多时候,知道事实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你需要去证明它是事实。因为很多时候,事实看起来比谎言更像是谎言。
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萧晓白倒是有些犯难起来。因为现在手头掌握的所有证据和线索,都无法证明李向东的故意伤人行为,自己了解到的这些,又是通过催眠这种特殊手段而得到的。催眠下得到的供词是否可以成为合法的供词?萧晓白还真的不知道,据他的了解国内还没有
九九藏书
过这样的先例。国外倒是有这样的案例,但是依然存在着争议,因为催眠术本来就是一种具有风险的方式,被催眠者的描述,很多时候会产生偏差,因为他们的意识中存在着“希望”,某些时候,他们会错误的把“希望”当做事实描述出来。
李向东在毒品的作用下,产生了幻觉,接着又产生了失忆现象。在回到学校之后的睡眠过程中,他的大脑自动的把以前发生的情节和那天晚上的事情结合在了一起,他记忆中王明学送他回学校的情节,其实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情,而不是当晚所发生的。
刀柄上虽然提取到了与李向东指纹吻合的残缺指纹,但是指纹太小,无法进行严格意义上的排他性对比,即便是证明了指纹是李向东的,也不能证明李向东就是刺伤王明学的凶手——在李向东的口供中,在去往夜总会的路上,他曾经把玩过那把尖刀。尖刀上的指纹无法确认,也就无法证明李向东曾经刺伤过王明学。
他并没有撒谎,但是他的描述并不能解释他牛仔裤和运动鞋上血迹99lib•net的来源,这些血迹,经过DNA检测,与王明学的DNA是相吻合的。
当李向东离开之后,王明学再次发动了汽车,吸毒之后的他,并没有过多感到疼痛,虽然他在吸毒之后没有产生幻觉,但是感知的偏差,让他失去了对自身情况的判断能力。他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拨打求救电话或者赶往医院,而是继续驱车赶往淞南镇。因为失血过多,他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车子驶入了路边的深沟里,而他自己也因此而死去。
即便是催眠的供词能够作为证词使用,李向东这个案子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吸毒产生的幻觉,李向东在挥刀刺伤王明学的过程,在他的描述中,一直是自己在面对一个怪物搏斗。这种证词如何拿到法庭上去使用?难道要让法官去听一个类似玄幻故事的证词?然后告诉法官,他口中所描述的怪物,就是他的舅舅王明学?
想到这里,萧晓白有些头大了,这个案子到了这一步,该如何去结案?如何写报告?难道真的要用推断来作为结案证词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