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一章 禁毒教育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十一章 禁毒教育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虽然已经放假了,但是学校里依然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行走着,有牵着手的情侣,也有打闹着的朋友。这个情况不难理解,暑假是学生们的最爱,每到这个时候,大批的大学生都会打着留校学习的旗号,在学校里任意放纵的生活,这种远离父母远离监管的生活,才是年轻大学生的最爱。
正当萧晓白一脸苦笑的站在那里摇头时,董丽的声音响了起来:“萧队,我找到了。”
学校放假了,找不到负责学生档案的老师,好在大学的宿舍住宿情况,都在各宿舍楼下的保安处有名单存放,对着上面查找名字就可以了。
宣传栏的最下方,是一篇洋洋洒洒的反毒品文章,大致是号召广大师生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这应该是一名在校生写的。萧晓白看了几眼,就没有兴趣了,说实在的,这种喊空口号的官样文章,是最没有意思的,其实反毒品很简单,让他们看了吸毒者的惨状,估计没几个人会想落到那种地步。
而小朱对李向东这个名字为什么印象如此之深,那是因为,他和董丽在调查王明学的社会背景时有所接触,李向东是王明学的外甥九九藏书网,是他大姐家的儿子,也是王明学亲戚中唯一一个考上高校的。王明学的大姐几乎是现代版的祥林嫂,即便是警察上门调查,她也不住的唠叨自己的儿子是大学生,一遍一遍的念叨之后,小朱自然记住了李向东这个名字。所以,当他看到名单上有李向东的时候,就一下子认定了那天晚上与王明学一起到金帝夜总会的年轻人就是李向东。
萧晓白一个人站在保安亭近旁的宣传栏前,他正在看着宣传栏里面的图片和文字。这是一些关于毒品知识和毒品危害的宣传图片,里面的一张吸毒者照片引起了萧晓白的注意。这是一个针管注射后皮肤感染的吸毒者,瘦骨嶙峋的身体上,包着枯瘦的皮肤,他的皮肤上像是蟾蜍一般,布满了脓疱和斑点。这仅仅只是一张图片,却让萧晓白看的脊背发凉——在他看来,高度腐烂的尸体也没有这种活着但是却已腐烂掉的人恐怖。
看完这些,萧晓白转身准备朝保安亭走去,就在他头转向保安亭的一霎那,他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了他的视线内。宣传栏右下角的一行小字上清楚的标着99lib.net:本期宣传编辑——李向东。
车子缓缓的驶入了天南市理工学院,这个今年刚刚由专科晋级为本科的院校,大门上的牌子异常崭新。中国的教育就是这样的,明明是同样的院校同样的老师,一眨眼公鸡变母鸭,就成为可以培养本科人才的教育基地——当然,学费也是需要晋级的,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又问了一些问题,萧晓白看出李向东实在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准备离开了。现在这条线索也断了,只能去寻找新的线索来进行下一步的侦破工作了。
见到有警察找自己,李向东也吓了一跳,听说是关于自己舅舅王明学的事情,他更加害怕了,经过一阵交锋,他很快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进入宿舍楼找李向东的时候,萧晓白把董丽留在了保安亭里面,这种大热天,男生在宿舍里肯定是衣冠不整的,说不定光屁股的都有,萧晓白可不想董丽去了之后难堪。
看到这一行字,萧晓白觉得自己有些哭笑不得,这简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校反毒品宣传专栏的编辑居然自己以身试毒,这不是自打耳光么。
李向东的叙述条理
九九藏书网
十分的清晰,与金帝夜总会服务员的描述也一致,而且他一直不知道王明学已经死掉的这个事实,他还一直担心自己和舅舅是不是因为吸毒会被罚款或者拘留。虽然他在进入夜总会吸毒之后的那段描述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这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人在吸毒之后,记忆有可能会混乱,记不清楚吸毒过程中的细节,是很正常的。
在保安的带领下,萧晓白和小朱在五单元406房找到了正在打游戏的李向东。
从夜总会出来之后,王明学把李向东送回了学校,就一个人离开了,李向东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找过什么样的人。李向东回到宿舍一个人昏睡了一整天,第二天傍晚才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学校里呆着,除了定期去骨科医院换药。
在骨科医院里,萧晓白一行了解到了自己所需的情况:李向东是一名在校学生,他的左手无名指属于粉碎性骨折,因为伤势比较严重,需要每隔一个星期进行一次检查,正因为如此,负责他的医生对他印象比较深。在闲聊的过程中他曾经提起过,自己是天南市理工学院的在校生,暑假住校,没有回家www•99lib•net。了解情况的过程中,这个医生曾经提到一个细节,李向东上个星期来复查的时候,原本固定好的无名指,再次受伤,但是他却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好像是喝醉酒之后夜里睡觉不小心压到了。
萧晓白和小朱都走到楼梯口,身后的走廊里响起了飞奔的脚步声。萧晓白回头一看,李向东穿着一条白色的牛仔裤,跑了出来:“我送送你们,警察叔叔。”
在进入金帝夜总会潇洒的之前,王明学曾经交代过李向东,不管他做什么,李向东都不能出言反对,所以,李向东虽然看着自己舅舅拿了几千块小费给服务员十分心疼,但是却没有出言阻止。之后的一切,李向东记不太清楚了,但是他的描述基本上和金帝夜总会接待他们的服务员描述是一样的。
王明学那天中了大奖,自然十分高兴,带上了李向东前去金帝夜总会找刺激,李向东对自己这个舅舅,十分的崇拜——少年人对这种类似黑社会混混的人总是怀着一种崇拜。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李向东的手指受伤,而他刚好又是王明学的外甥,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王明学带他到金帝夜总会潇洒藏书网,那么,李向东就是最后与王明学接触的人。假如找到李向东,就可以知道王明学最后的行踪,这对案情会有巨大帮助的。
银杏二舍的保安亭内,地面上放着的摇头扇嗡嗡的转个不停,小朱和董丽正在翻看着两本住宿情况登记表,一个保安站在他们的身旁,手里还捧着好几本登记表。
这一期宣传栏,应该是前不久的国际禁毒日换上的,六月二十六日,是全世界的国际禁毒日,那个时候学校还没有放假,大概是学校里组织了反毒品教育宣传讲座。可惜,这次反毒品教育不成功,至少对李向东没有产生教育意义,按照金帝夜总会服务员的描述,他是吸了K粉的。
按照他的描述,十四号晚上八点多钟,自己的舅舅王明学给自己打电话,说在学校门口等他,要带他去玩一下。别看王明学是李向东的舅舅,但是他们的年龄相差不大,王明学只比李向东大了八岁,算是一起长大的玩伴,王明学时常到市里来找他玩,但是回到淞南镇的时候,李向东是不去找王明学的,因为他母亲不允许。
萧晓白打量了他一眼,一下子就愣住了:“你那天晚上是不是也穿着这条裤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