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九章 英雄本色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九章 英雄本色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给萧晓白一行端上三杯水之后,王凌云一开口就是:“钱鹏没事吧?这事也有点怪我,我当时应该提醒你的,不过保密条例你也知道,这种行动对内对外都是保密的。”这句话让萧晓白心里暖了很多,原本有些抵触的情绪,也在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据他描述,王明学当时带了一个年轻人一起进入的夜总会,而且叫了四个小姐作陪吸毒,这些行为在夜总会是十分常见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王明学接下来的所作所为让服务生一下子记住了他,他当时给了服务生和陪吸小姐每人一千元作为小费,而且,在吸K粉之前,他大概是为了炫富或者耍帅,竟然学《英雄本色》里面的小马哥拿钞票点烟。这个近似于白痴一样的表演,让服务生对他的印象很深。
略微看了一会儿,萧晓白注意到一个细节,院子里的人群是分成三处的,有两拨人蹲在阳光下面,不同的是,一拨在院子正中的阳光下,这是没99lib•net有经过审讯的一拨;蹲在阳光下且头对着围墙的,是审讯结束但是态度恶劣的,仅有寥寥几个;而最后一拨,则蹲在阴凉的屋檐下,这是审讯结束而且配合良好的。
服务生描述这个情况让在场的几个警察精神一振,假如这个情况属实的话,可以通过医院方面进行查找,这个年轻人是最后一个与王明学接触的人,他的嫌疑很大,说不定他就是刺伤王明学的凶手。
想服务生详细的问明情况之后,萧晓白一行准备离开,赶往市骨科医院。刚准备出门,王凌云叫住了他:“小萧,你等一下,有些情况我想跟你说说。”
“手头上这件案子没有,不过却意外的得到很早以前一个案子的一个线索。我这次过来也正是为了手头这件案子的事情,想通过你们这边调查一点情况。”
这是一个相当有技巧的安排,应该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做出的安排。人的心理十分的微妙http://www.99lib.net,在很多时候,一点小小的利益都可以让人的信念动摇。在这种对未知命运的恐惧和等待的煎熬下,人的神经会变得十分脆弱,这样一个在普通人看来异常简单的阴凉处,都会让在阳光下煎熬许久的人做出抉择,或者在他们的潜意识埋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会在审讯警察的引导下生根发芽,让他们交代自己的所作所为。
查找关于王明学线索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有了太阳下蹲坑的经验,当缉毒干警拿出王明学的照片询问服务生是否有人认识时,蹲在阳光下的那一群人中,马上就有人站了出来,说自己认得。
“有没有什么容易识别的特征?要不你跟我回局里做一个画像吧?”
“我没有怎么注意那个年轻人,现在根本就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只是当时的一种感觉。警察同志,不是我不配合,干服务生的,每天都要接触那么多人,我怎么可能对一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年轻99lib•net人记得那么清楚,再说我当时的注意力都在这个王明学身上,我当时只想让他多给我一点小费,哪有时间理会那个小毛孩子?”服务生的这个回答,让几个警察都有些郁闷,归根结底还是钱最好使。
“行,你说吧,我这边能帮上忙一定帮你。”王凌云爽快的答应了。
“调查出什么了没有?”
接待萧晓白的是缉毒大队的王凌云,他是缉毒大队的大队长,上一次萧晓白被拒绝,也是他接待的。
“王队,我当时真的是不知道,我只是想去调查一件案子的线索,假如早知道你们要行动,我也不回冒冒失失就进去的。”
“医生说小钱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只不过平时太累了,现在的昏睡是在补觉。哎……干咱们这行的,哪个不是天天连轴转当驴使?这次小钱也算是借机会休息一下吧。”萧晓白说话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董丽和小朱,小朱一脸的木然,而董丽的眼圈一下子又红了。
“王明学是跟一九*九*藏*书*网个年轻人一起来到夜总会的?是不是这个年轻人?”萧晓白拿出了马俊峰的照片,递给了服务生。
据这个服务员说,王明学曾经在十几天前到金帝夜总会消费过,当时是他接待的,而且王明学当时的表现十分特别,所以他对王明学的印象十分深刻。
“这样吧,你先跟我们到局里去做画像,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萧晓白也懒得再跟这个服务生磨蹭了,他站起身,准备把这个服务生一起带回局里。
“不是,那个年轻人不是这个模样。怎么说呢,那个年轻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个子高高瘦瘦的,文质彬彬的,看起来像是学生的样子,他当时话不多,只知道在那里傻笑,作陪的小妹看他长得还不错,想跟他亲热,但是他看起来很害羞。我觉得他像是没怎么经过世面的小孩子。”服务生歪着头想了很久,给出了一个描述。
萧晓白一行三人来到缉毒大队的时候,缉毒这边的审讯工作还尚未结束。缉毒大队的大院里99lib•net面,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正在维持着秩序,院子里黑压压蹲的满是人,全部都是昨天晚上被抓到的服务生和吸毒者,院子里的水泥地面被盛夏的阳光晒得滚烫,隔着皮鞋都能感觉到烫脚,这些蹲着的家伙不会怎么好受的。
“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年轻人的左手手指上戴着一个指套,好像是手指受伤了,他当时还问过,说手指受伤,吸K粉会不会影响伤口愈合。他当时有说自己的手指刚受伤,要一个多月才能恢复,还说过两天要去医院换药,好像是市骨科医院吧?”
“小萧,你别说,你那天晚上还真把我给吓坏了。我们原定计划没有那么早执行抓捕行动的,我们提前进入的便衣在大厅里面看到了你,向我汇报了情况。我提早进行了抓捕行动,还好武警早都到位了,要不然这一次的篓子不知道有多大呢!尽管是这样,还是有人受伤了,还好没大碍,要是真出事了,我这心里还不愧疚一辈子?”王凌云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