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八章 新闻报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八章 新闻报道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郑局那人就这样,越是骂你,就说明他越是关心你,没事,骂完就没事了。”刘逸飞拍了拍萧晓白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不会再当着记者的面威胁。”萧晓白低着头,冒出来这么一句。
来到医院的病房门口,萧晓白就看到了坐在病房外长凳上打瞌睡的小朱和董丽。他们原本在淞南镇查案子,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小钱出事之后,我一直在医院守着,刚才被叫回局里挨了一顿骂,暂时还没什么线索,要不等一下我们去找一下缉毒那边的,那天晚上抓到的家伙都是他们在审讯呢。”
“没有,我当时很理智,很清醒。我的举动都是考虑之后做出来的。”
“后悔了吧?冲动之后往往都是后悔,以后做事别那么冲动。怎么说,我比你年长几岁,而且警龄也比你长,有些事情比你见得多,看开点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你是那种很理智的人,怎么就会做出这http://www.99lib.net种傻头傻脑的事情?”刘逸飞盯着萧晓白,一脸的纳闷。
“我知道,任谁遇到那种情况都不好受。我也遇到过,那时候我刚进刑警队,有一次去抓捕盗窃团伙,当时谁都不知道对方有武器,那时候队里的一个老刑警……”刘逸飞的话,说了一半停住了,他抬头看着天,沉默了许久,继续说道:“咳!不提这些了。小萧,能遇到这种兄弟,是你的福气,好好珍惜吧!”
“没事了,放心吧。”萧晓白在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语言是如此的匮乏,甚至连找到一个能安慰别人的词都不能。董丽站在一旁,虽然没有哭出声来,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啪嗒啪嗒往下掉,小朱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萧晓白抬头看了桌上的报纸一眼,看到桌子后面郑局铁青的脸,赶忙把头低了下去。
萧晓白刚从郑局的办公室走出来,就被刘逸飞拉住了:“被郑局骂了?”萧晓白没吭声,只是点了点99lib.net头。
“没事了,医生说了,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只不过是平时太劳累了,现在在补觉,所以一直在昏睡,差不多到晚上就醒过来了。”萧晓白一看董丽要哭,赶忙安慰起来。谁知道这么一说,董丽本来都忍住的泪水,却想泄闸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刘逸飞用力的拍了拍萧晓白的肩,快步的离开了。盛夏的阳光洒在他高大的身躯上,衬得他异常的挺拔,但是不知怎的,萧晓白却觉得他的背影十分的落寞。
“我知道郑局是为我好,不过这件事情好像真的闹大了,报纸上都有报道了。”
“回来的时候我听他们说了,是许建军那个王八蛋干的,是吧?那家伙人呢?”
过了很久,他拿过桌上的报纸,放在面前,又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江,帮我办个事。你们日报那边有篇报道你看一下,后期跟进报道时让记者稍微引导一下舆论。年轻人难免犯点错误,别一棒子打死了。”
藏书网“胡闹!简直是胡闹!现在怎么收场?我问你现在怎么收场?!你这么大一个人了,做事就不经过脑子吗?现在媒体都把这件事情报道出来了,你跟我说,这件事情该怎么收场?”“啪”的一声,一份报纸被摔到了萧晓白面前的桌子上,报纸的版面上,一行巨大的标题写着:医生深夜当值,却遭刑警持枪威胁。
“萧哥,串子没事是吧?”小朱的嗓子十分沙哑,一听就是抽烟抽多了。
萧晓白来到病房的窗前,朝里面张望着。小钱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唯一能够证明他还活着的,是仪器上不停跳动的心电图。
“去你的,骗谁呢?你要是真的理智,怎么会拿枪指着医生的脑袋?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萧队,你们这边查出来什么情况没有?我们在淞南镇查了很久,什么线索都没有得到。王明学失踪的那天,好像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董丽止住了哭泣,想起了案子的事情,向萧晓白汇报了一下情况。
“你!…99lib.net…你气死我了!出去!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这句话差点没把郑局给气成脑溢血,原来这小子还想着下一次呢!看着低着头坐在面前的萧晓白,郑局气得浑身直哆嗦:“出去,出去,别在我面前气我了!”
“你别在那里给我装哑巴!说!这事情该怎么收场?本来局里还想上报你的事迹作为典型进行表彰,你看你现在捅出多大的篓子?当警察的,拿枪威胁医生,还是用别人的枪!你没学过条例吗?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严重的错误?!有你这么傻的吗?当着记者的面拿着枪威胁医生?你不知道那些记者最喜欢报道这种东西吗?”郑局一边说,一边拍着桌子,桌子上放着的陶瓷茶杯的盖子,不停的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那家伙已经死了,缉毒那边出动了武警,他开枪打伤小钱之后,就被武警开枪打伤了,他伤得比小钱重,还在路上就死掉了。”
“便宜这小子了!他要是还活着,我就让他后悔来这个世界上。”小朱的牙齿咬得九-九-藏-书-网咯吱咯吱响。
“我当时是跟着救护车过去的,小钱的情况我知道,失血过多,就算是全力抢救,也很难说。当时医生一看到小钱的情况,就认定了他已经没救了,在这种心理暗示下,他们怎么可能会全力抢救?那样的话,小钱铁定是没救的。我当时拔枪威胁他们,就是要让他们全力以赴,搏一搏,小钱才有救。也算小钱命大,真的给救回来了,要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萧晓白说完这些,停下了脚步,看着身旁的刘逸飞:“其实也不完全是,我当时也是半真半假的,虽然心中还有残存的理智,但是,假如小钱真的救不活,我说不定真的失控。”
“萧队……”董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站在萧晓白旁边,刚一张嘴,眼圈就红了。
这句话可让萧晓白得到了机会,他赶忙站起身,敬了个礼,一溜烟的跑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郑局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坐在椅子上发火的郑局,等到萧晓白跑了之后才明白过来,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苦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