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六章 生死之间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六章 生死之间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医生,他没事吧?手术成功了吧?”
“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在一起同生共死的战友受了伤,送到医院却被告知没有希望抢救了,任谁都会着急的。不过说实话,这种伤势能抢救过来,真的是老天开眼,也亏他是年轻小伙子,身体棒,再加上有点运气,换个人,这种情况早不行了。也算是我运气好,要不把他抢救过来,我还真的不敢开门出来。”张医生笑了笑,凑过头来,低声说道:“我猜你当时枪里没装子弹。不过,这件事当时被很多人看到,你这次要喝一壶咯!”
“敢不成功么?刚才把人送进来的时候,枪都掏出来指着我了,我还敢不尽全力?”戴眼镜的张医生摘下自己的口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戏谑的说道。
刑警的工资其实并不高,但是他却与其他的企业事业单位不同。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工资都是当你做满了一个月,在下个月的某一天,才会99lib•net将你上个月的工资发给你。而我们刑警不同,我们的工资,都是提前先发给你本月的工资,而且每年是领十三个月的工资的。假如哪一个月牺牲了,就可以领到双份的工资——当然,这是要家属代领的。我们私底下都把工资叫做买命钱,私企的人整天盼着双薪,而双薪对我们来说,就是咒人的话。
我觉得好困,很想睡觉,不过我身边的人一直在叫着我的名字,奇怪的是,虽然我听不到,却知道他们在叫我。我想起了老刑警的话,千万不能睡着,假如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张燕,她的笑脸真切的出现在我面前,翘起的嘴唇红艳艳的,还有那两颗洁白可爱的小兔子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张燕,而不是我的父母或者其他人。
随着一声电击,急救室里,观察心跳的仪器上重新出现了数字,心跳的波形也再次出现在了屏幕www.99lib•net上,急救室里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片刻的沉默之后,手术室响起了医生向助手要止血钳的声音,手术终于开始了。
去年那次抓捕盗窃团伙的过程中,我曾经被小流氓拿铁链子勒住过脖子,当时我也是喘不上气来,那一次是我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这一次,我也是喘不上气来,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那一次是憋着气的难受,而这一次,是一呼吸就胸口疼。我拼命地想去呼吸,但是肺部的疼痛让我喘不上气来,一吸气就觉得有火在烧我的肺。
当我倒下的时候,四周的声音都远离我而去,再次响起的枪声和队友的呼喊声,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一样。他们抱起我,对我拼命地喊着什么,我却一点都听不到,就像是隔着厚厚的玻璃窗一样,我看得到他们焦急的面容和张开的嘴巴,却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想过99lib.net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中枪的感觉是那么的难受。我不知道跟我说这个事的老刑警是被打中了哪里,当时他并没有告诉我。在我中枪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人用火热的铁条穿通了身体,火辣辣的疼。也许那个老刑警说的也对,我也感觉被人揍了一拳,但是这一拳,好像砸在了我的心里,让我喘不过气来。
转念想一想,自己真是没出息,这种时候还会想到表彰大会和睡懒觉的事情,书上说,经历了死亡之后,人会变得更加珍惜生命,对其他事情看得很开。但是为什么我经历了死亡,想到的却是能睡懒觉这个事情?难道是因为整天忙来忙去太累了?
奇怪的是,我却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急促而短暂,中间还夹杂着咳嗽的声音,就好像溺水的人在往外咳水一般,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中了枪,并没有溺水。还有我的心跳声,就像是有人放了一面跳动的大鼓藏书网在我耳边,拼命地敲着,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居然可以跳的如此的快,往常心跳还可以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而现在,我只听得到通通通的声音。
当我再一次醒来,我明白,自己这一次不用领双份工资了,说不定这一次还可以因祸得福,局里会有表彰之类的事情;而且,自己也可以好好睡一段时间的懒觉了,这可是名正言顺的懒觉。
接下来的情形,我有些想不起来了,我记得自己的身子很轻,轻飘飘的,眼前出现一道明亮的光,然后又黑了下来。迷糊中有人把我抬了起来,然后又放下了,我的眼前不停地闪烁着明暗交替的光,继而黑了下来,再没有光亮。迷糊中,我听到有人在喊:“伤者失血过多,通知血库调拨O型血备用。”
“病人无反应,三百六准备!”“完毕!”
“张医生,对不起,刚才是我太着急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天南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内。
我身边的朋友对刑99lib.net警的生活都十分的好奇,在私下的时候,他们经常向我询问很多方面的事情。他们感兴趣的不光是刑警在办案的时候是如何进行侦破的,他们还对刑警的隐私都十分感兴趣,特别是关于工资这一块。
我记得刚进警察队伍的时候,曾经问过一个中过枪的老刑警,被子弹打中是什么感觉。他告诉我,被子弹打中,就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假如不去想,你还可以冲,但是只要你一想,就会钻心的疼。还有就是,中了枪,千万不能睡觉,假如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他说他那次中枪,是想着自己儿子扛过来的。
当我完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我的心已经被张燕所占据,可惜,我明白的太迟了。人为什么都是到最后一刻才能明白?
经过漫长的等待,手术室门框上的那个红色的“手术中”终于熄灭了,几名医生刚一出门,就被一群人围了上来。
“病人心跳停止,电击准备,三百准备!”“完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