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一章 大胆推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十一章 大胆推论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借着昏暗的灯光,萧晓白观察着院子中的一切。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合起来差不多有三间房大小,正对着堂屋门的这一块地方,还算比较整洁,院子西边的那一块,乱七八糟堆着一些农具和杂物,地面上似乎还铺着什么。风吹过来,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骚味中带着一丝血腥味,还有些刺鼻。
“马俊峰,我问你,你看到我们跑什么跑?心里有鬼吧?”
“萧队,你过来看一下这边,我这里有发现。”董丽正拿着电筒,照着地面上的一排东西。
“马俊峰?”小钱试探着叫了一声。躺椅上的男子挪开盖在脸上的蒲扇,看到了萧晓白三人,他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一骨碌从躺椅上爬了起来,拖鞋也顾不上穿,光着脚丫子就往屋里跑。萧晓白三人赶忙冲了上去,把他按到在地上。
萧晓白三个人摸进去的时候,躺在躺椅上的年轻男子根本就没有发觉,他不住的叹着气,右手拿着蒲扇,不住的往脸上拍着,似乎在思索什么事情。
“萧队,这个空着的皮套长度,跟现场发现九九藏书网的尖刀长度是吻合的。这套刀具和现场发现的尖刀,材质上也是一样的,而且,彩票的事情,可能就是马俊峰的杀人动机。我觉得马俊峰的嫌疑很大。”董丽拿起相机,一边对着地上的刀具套拍照,一边说道。
“你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这一套刀具怎么会少了一把刀?那把刀哪里去了?十四号那天,你跟王明学从彩票售点离开之后去了哪里?你们是什么时候分开的?晚上你在哪里?”萧晓白问出的一连串问题,让马俊峰有些招架不住。
“我不是没穿衣服呢,想进去换件衣服。”马俊峰强自镇定的回答道,看来刚才在换衣服和换纱布的空挡里,他已经想好了托词。
“等一下把这些证据都收拾起来,带回局里让痕迹科的同事检查一下指纹和上面的残留物,这个很可能就是直接证据。”
在手电筒灯光的照耀下,萧晓白看清楚了地上铺着的东西,那是一张刚刚剥好不久的羊皮,被伸得很开,固定在了地面上。四周的地面上,有好几个铁钎埋
99lib.net
在地上,这是用来制作羊皮的,用绳子扎好羊皮的边角,用钢钎固定在地面上拉伸开来,这是传统处理皮革方式中的一环。羊皮上的硝水味很浓,呛得人眼睛有些睁不开,萧晓白摸了一下羊皮,上面还有些潮湿,应该还在制作过程中。萧晓白琢磨了一下,这种传统制皮工艺,是应该有刀的,正准备寻找刀具的时候,董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制服了年轻男子之后,对方一个劲的叫冤,萧晓白看到对方这副打扮实在是有损形象,就打发小朱和小钱带着他进去穿衣服,准备等一下再详细问明情况,自己来到院子里的压水井旁洗了洗手,顺便洗了一把脸,天气太热了,刚才又冲上去抓这个家伙,搞了一身臭汗。
“我们三个连警服都没有穿,而且天那么黑,你能一眼就看出我们三个是警察?”萧晓白的话一下子拆穿了马俊峰的谎言,他小声地嘟哝着,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来回搓动的大脚趾和二脚趾。
萧晓白凑了过去,借着手电筒的灯光,他看清了地面上的东西。
99lib.net
这是一个长长的牛皮刀具套,大概有两尺多长,半尺多宽,黄色的熟牛皮上,布满了一个个缝制结实的皮套。皮套里塞着一把把尖刀,从到小,均匀的排列着,最长的刀跟皮套的宽度差不多一样,而最小的刀,两把加在一起,才占了一排空位。萧晓白注意到,在刀具套的第二个位置,那把排在第二长度的尖刀套,是空着的。
萧晓白让董丽把车上的手电筒和相机都带了下来,两个人在院子里勘察起来。
“我不记得了。”马俊峰被这么一问,头也不敢抬了,继续看着自己拖鞋里来回搓动的两个脚趾。
小朱和小钱还在带着他穿衣服,两个人对付他一个,谅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因此,萧晓白也不担心,洗完脸之后,就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想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不记得了是吧?我帮你回忆回忆,十四号那天,王明学中了彩票大奖,十分的高兴,请你去喝酒,可能还开车带你去兜风,不过你的心里并不这么想。你一直觉得,假如不是自己借钱给王明学,他是不可能中奖的,所九*九*藏*书*网以,你提出要让他分钱给你,不过被他拒绝了。于是你怀恨在心,偷偷的带了一把尖刀在身上,在回来的途中将他刺伤,在搏斗中,你的左臂被他割伤,你匆忙之间跳下车,然后一个人偷偷的逃了回来。这就是全部的经过,是不是?”
“我这个人胆小,看到警察就怕。”马俊峰还在妄图狡辩。
虽然说,现在科技发达进步了,绝大部分产品都是批量生产,不过很多的产品,还是老手工做出来的更好。比如说这些手工打出来的刀,是现在批量生产的刀具所远远比不上的。萧晓白曾经亲眼见过,买回来的钢质菜刀,剁骨头不到几下就卷刃了,而村上屠夫的家传尖刀,砍了那么多骨头,一点事都没有。
听到这些,马俊峰抬起头看着萧晓白,一脸吃惊的样子:“王明学被人刺伤了?不,不,我没有和他打过架,我胳膊上的伤,是我自己弄伤的。那把刀,也是他从我这里拿走的。”
马峻峰被带出来的时候,身上总算穿上了一身夏装,胳膊上的纱布也换了一个新的。萧晓白拿着电筒在他的脸上照了照,他九九藏书网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你骗谁呢?都是大老爷们,你怕被谁看到啊?”小钱真想对着这家伙踹一脚,亏自己刚才还好心让他换手臂的纱布。
年轻男子只穿了个小裤衩,浑身都是油光光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几个警察为了制服他,只能抓着他的两只胳膊,结果,弄了满手的灰条子。小钱不小心抓到了男子包着纱布的左臂,对方死命的嚎了起来,胳膊上的纱布也渗出了鲜红的血液,看样子伤的挺重。
萧晓白戴上手套,解开了一个皮套上的搭扣,将里面装着的尖刀抽了出来,这是一把一边开刃的直刀,刀刃部分的弧度很小,前端几乎呈三角状。刀身呈一种黑乎乎的颜色,除了刀刃部分是明亮的之外,刀背的位置是黑色的。这不是现代工艺批量制作的刀具,这种刀是在以前的那种打铁铺一锤锤打出来的,光看刀背上纹理就能看得出。看样子,马俊峰应该是世传的阿訇,因为回民的风俗,屠宰牛羊的时候,必须有阿訇在场,久而久之,就有专门负责屠宰的阿訇,而这些阿訇,也经常负责起皮革的鞣制工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