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章 家庭暴力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章 家庭暴力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刀子的事情,不要去想了,抓到了凶手,谜底自然会解开,我们这样揣测是没有用处的,先处理手头的线索吧。”萧晓白及时地为小朱和小钱泼上了一瓢冷水,这两个小子一兴奋,就忘乎所以,怎么携带凶器,并不能为案子确定凶手,在这种地方纠缠,只会浪费时间的。
从王明学父母的家里出来,萧晓白一行迅速驱车赶往淞南镇,按照王明学父母提供的住址,他们找到了王明学在镇上的房子。这是一个独家小院,院子的大门紧闭着,听邻居家讲,这个院子平时来来回回很多人来的,不过最近几天一直没人在,中间来过几波人,不过看到院子门锁着,都又走了。
“李玉芝吧?你误会了,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来找你了解一点情况,是关于王明学的事情。”董丽及时的站了出来,作为弱者,女人之间是很容易建立信任的,她的话,让少妇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在外面漂泊了好几年,白明富厌倦了背井离乡的生活,就回到了淞南镇,在行踪暴露后,白明富被王明学纠集的一群朋友揍了一顿,打成重伤,还要求他赔偿彩礼和所谓的精神损失费。这些,白明富和李玉芝都照做了,不
九九藏书网
过,王明学似乎不想放过他们,经常上门找麻烦。
小钱和小朱扒着院门,朝里面看了一下,院子里有些凌乱,乱扔着一些生活垃圾,屋子的门是锁着的。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现场发现的尸体,很有可能就是王明学的,王明学失踪的时间,和尸体发现时的死亡时间大致是吻合的,再加上按照王明学父母的描述,王明学自己是有一部私家小车,他整天开出去乱跑,经常带回来一些朋友。王明学的父母被他从镇上赶回老家住,就是因为经常唠叨他,说他那些朋友不好,结果就被赶了出来。
“对了,那天他带着一个年轻人过来的,那个年轻人,我从来没见过,大热天戴着一顶帽子,神神秘秘的。他那帮朋友我差不多都认识,那个年轻人,我从来没见过,他们看起来好像很熟的样子。”
“你们来干什么?我钱也给了,人也被你们打了,你们还没闹够?上次不是说给了钱就两清了么?王明学个王八蛋,怎么说话不算话?”少妇说话的时候,身体在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气的。
在王明学父母那里,萧晓白一行了解到了一些关于王明学的情况九九藏书网,王明学的妻子,叫李玉芝,老家是淞南镇北面白庄的,她前年跟着镇上一个叫白明富的家伙私奔了,白明富的家,在淞南镇的街南头。不过两个老人并不知道李玉芝是否已经回到淞南镇,他们也并不了解王明学的近况,更不知道王明学整天在做什么。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多久时间了?”
几个人跟着少妇走进屋子,才发现屋子里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胸部和腿上都打着厚厚的石膏,床头上放着一盆水,一台摇头扇来回的对着床上吹。不用说,这一定是白明富了。白明富躺在床上,还时不时发出一声呻吟,看样子伤的不轻。
“大概是十天前吧?”李玉芝想了想,回答道:“他那天很奇怪,上门之后没有闹事,看起来有些高兴,还对着我说,说我会后悔的。”
刚开始的日子还好,因为李玉芝长得很漂亮,王明学也挺喜欢她的,婚后两年的生活还是挺幸福的。时间久了,王明学对李玉芝慢慢失去了原有的兴趣,又开始和狐朋狗友夜不归宿,吃喝嫖赌起来。
“警察叔叔好,警察阿姨好!”稚气的声音听起来甜甜的,让人十分的舒服,几个年轻的警察不由得对这个可九九藏书网爱的小女孩生出了好感,董丽从包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了过去。
“哦,是警察同志啊!屋里坐,屋里坐。我还以为你们是王明学的朋友呢!姗姗,快叫叔叔阿姨好。”李玉芝赶忙堆出一副笑脸,蹲下身子,拉着自己女儿的手,指着几个年轻的警察,交代道。
这件案子倒是让大家开了眼,一个女人的裙子下面,原来可以放这么大一块东西而不被察觉,也亏了这些人,居然能想出这种奇特的作案手法。
在镇子南头一条小巷子里,萧晓白他们找到了白明富的家。院子里,一个年轻的少妇正在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玩耍,看到萧晓白他们进来,少妇的脸一下子变得刷白,赶忙把身边的小女孩揽在了怀里,一脸警惕的看着萧晓白几个。
不过单从现在这些情况,并不能认定死者就是王明学,萧晓白他们在王明学父母家了解情况的时候,特意取了王明学父母的唾液样本,准备回去之后进行DNA样本分析,以便确认死者的身份。
小朱和小钱说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在前一段时间,局里曾经接到过一起盗窃案报案,几个女人,用长裙掩护,在超市里偷窃价格昂贵的奶粉,她们利用专业工藏书网具打开奶粉盒子上的磁扣之后,迅速将奶粉塞入裙下腿间的吊网内,然后买几块钱的小东西,离开了超市。
“大概有十几天了吧?我也不太清楚,这一家人经常没人在家,有些时候夜里回来一大群人,在屋子里闹得不得了,烦都烦死人了。这次可能又是出门了,过几天一回来,夜里又是闹得让人睡不着觉。”一说起王明学,几个在门口乘凉的邻居都是怨声载道的,一群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起了王明学的不是。
萧晓白和乘凉的邻居们又攀谈了一会儿,也没有得到什么其他有用的线索,就离开了,他们的下一站是去白明富家里。
生了孩子之后,王明学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对孩子也是不管不问的,而且,从一次喝酒之后吵架开始,王明学养成了一个可怕的习惯,喝醉酒就打李玉芝。在这种情况下,李玉芝开始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后悔?”萧晓白皱起了眉头,这句话真的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那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有什么其他反常的举动?”
端茶倒水之后,李玉芝开始讲述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她在六年前嫁给王明学,当时是因为家里穷,要给哥哥娶媳妇,虽然知道王九_九_藏_书_网明学的名声不好,但是冲着王明学家里给的高额彩礼,父母还是不顾她的抗争,把她嫁给了王明学。
后来,李玉芝怀了孩子,王明学也对此不管不问的,只知道自己整天出去吃喝玩乐,回到家倒头就睡,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久而久之,李玉芝对他失去了信心。
“你最后一次见到王明学是什么时候?”听完李玉芝的讲述,萧晓白已经确信,李玉芝并不是凶手,而白明富更不可能,一个下床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人,怎么去杀人?
“你是李玉芝?”
后来的故事,就是别人讲述的那样,李玉芝认识了王明学的一个朋友——白明富,两个人在接触中产生了感情,两个人在商议之后,带着孩子私奔了。
虽然超市的监控录像清晰地拍下了这一切,但是由于这伙盗贼在现场逗留时间仅仅只有不到四分钟,作案之后就迅速离开了,超市的保安根本就没有反应时间。现场的录像镜头也清晰地拍摄下一名女子的相貌,即便是这样,破案难度还是很大。因为这种流窜作案,是所有警察所最头疼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根本无法去确定搜查范围。根据店员的描述,听那几名女子的口音,明显不是本地人,人海茫茫,如何去寻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