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章 宝贝儿子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章 宝贝儿子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路边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个红色的长裙在晾衣架上迎风飘扬。
正在这时,小钱忽然叫了起来:“裙子。”
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归结起来,大部分都是王明学父母的过错。王明学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而且又是老来得子,从小开始,王明学的父母对王明学都是一种近乎过分的溺爱。这种溺爱,让王明学从小就肆无忌惮的横行霸道,小时候欺负上学的同学,长大了更是喝酒打架,无恶不作。而且,他还结识了一大帮狐朋狗友,整天的吃喝玩乐,没钱吃喝的时候,就问家里要,家里没有了,就去坑蒙拐骗,连偷带抢的。
那一次折腾得可大了,先是治安拘留,又是打官司,最后李家还给他赔了好几千块的医药费。这件事情以后,王明学在村子上就更加霸道了,大家都不敢再惹他了,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李家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光。
这句话让在场的几个年轻警察都有些脸上挂不住,公安系统内出现害群之马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被人当面这www.99lib.net么说,还是让人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
“看到前头那个土坯房了没有,上面长很多瓦松的那个。他爹妈就在里面住,他们俩现在几乎不出门,自己也嫌丢人。”老汉说到这里,忽然压低了声音:“听人家说,前年的时候,王明学的媳妇,因为整天被他喝醉酒之后当出气筒打,带着都好几岁的孩子,跟他一个朋友跑了。听人说,前几天有人在街上看见她在买衣裳,也不知道王明学知道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肯定又有好戏看了。”这句话说完,几个村民一下子哄笑起来,他们的笑容中带着一种复仇的快意,又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这就是人性,当看到自己痛恨的人出现不幸时,就会感觉像自己大仇得报的感觉。
“大爷,王明学的老婆叫什么,你知道不?还有他那个朋友,住在哪里?”
“他父母现在在哪里住?我们想去看看。”
“这个谁知道啊?别人家的私事,你问我,我怎么记得?你该去问问他们家里。那些都
九九藏书网
是镇上的事,我咋会知道?”老人家对这句话显然十分的不满意,问话的小钱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自己犯了对方什么忌讳。
“现在还不好说呢!我们现在手头的线索都太零碎了,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证据表明这是一宗情杀案件,照我看来,我们不应该过早的定义案情,这样的话,会给我们的思维带来误区。”萧晓白摇了摇头,否定了董丽的推测。
“我这人说话直,你们别往心里去,你们几个,一看就不是镇上的那帮人,再说了,什么人张什么样,你们几个,看起来就面善,特别是这个。”大概是看出了萧晓白几个人的尴尬,说话的老汉赶忙解释了一番,还特意指了指萧晓白,这倒是让萧晓白有些不好意思。
村上哪一户人家没有被他借过钱?但是有哪一家借了钱是还了的?强行用低价收购村民的生猪,再拿去镇上卖高价;农忙的时候,强行上门帮忙干活,到了地头比划两下就回去玩了,到头来还问你要钱,这些事情数不九九藏书胜数。村上的人,对他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却没有人敢反抗。最早的时候,村东头李保国一家,仗着兄弟多,把王明学揍了一顿,结果,这小子也不知道托了什么门路,把李家兄弟几个都抓了进去,还要告对方故意伤人罪。
“对啊!女人的裙子,里面藏东西的话,是很难看到的,凶手会不会是个女人?”小朱跟小钱经常在一起玩,一瞬间就明白了小钱的心思。
这些话在村民们听来,是王明学家一个太大的笑话,但是在几个年轻的警察听来,却是另外一番光景,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王明学的妻子带着孩子跟他的朋友私奔了,在三年之后,重新回到镇上。而在她回来不久,王明学离奇的死掉了,假如说这中间没有任何关系的话,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乘凉的几个村民,看出了萧晓白一行人的困惑,让出位置,招呼萧晓白几个人坐下,讲起了王明学家的故事。
“你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告他?”小钱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一句,在他看来,这些村民显然九九藏书是过于懦弱了。
“又不是没告过,去镇上告,镇上每次都说这是什么村民纠纷,让我们自己解决,去的人,回到村上,第二天就会被报复。镇上派出所的那些人,跟他都是一伙的,都会给他通风报信的。”
“再说了,现在王明学也不住这里了,谁还怕他。不过最可怜的是他爹妈,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又拿着他几个姐姐出嫁赚到的彩礼钱,给他在镇上买了一座房子,住了每两年,俩老的就被赶出了家门,现在又回到村上住以前的旧土坯房了。作孽啊!他爹妈要不是从小惯着他,咋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萧队,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宗情杀案件?”董丽回头看了看还在议论纷纷的村民,低声的向萧晓白问道。
“但是我觉得小朱当时在现场分析的很正确,坐在副驾驶位的人,身上是不可能藏下那么长一把尖刀的,现在的天气热,放在上衣里,一眼就看出来了,放在裤腿里,那就根本做不下来了。所以,我觉得小朱说的很有道理,凶手很可能是司机所熟识的人,因为陌生藏书网人拿着刀,司机肯定不可能让对方上车的。”
“谢谢您了,大爷,我们去王明学家看看去。”萧晓白赶忙站起身,岔开了话题。小朱小钱他们,也赶忙站起身,一行人谢过村民后,朝王明学父母住的那栋房子走去。
“其实我们这样想,会不会有问题?熟人带着刀坐车,司机也应该会有所防范的吧?拿着刀可是很危险的。”萧晓白皱起了眉头,侧过头,看着董丽和小朱。这一下,董丽和小朱也开始沉默起来,也许之前的推测,真的是一个误区。
王明学在李家屯可是个知名人物,不过,他的名声可不是好名声。在李家屯,王明学的名字是可以拿来治小孩子哭的。不管小孩子哭闹得再厉害,只要一说:“你再哭,王明学就来把你抱走了。”不管多浑的小孩子,都马上变得乖乖的。单从这一点,足以证明王明学在村子上有多么的横行霸道。
不在这里住了?这个答案让萧晓白一行人有些摸不到头脑,现场发现的驾驶证上,分明写着王明学的家庭住址是李家屯二队,难道驾驶证是假的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