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六章 民风淳朴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六章 民风淳朴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马上就到李家屯了,这种路况,我实在开不快,估计还要二十分钟吧。”
像这次在现场发现的这具高度腐败,而且身体组织已经被破坏的尸体,只能通过DNA鉴定和牙齿痕迹进行鉴定。不过,牙齿痕迹鉴定,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不大可能的。如果有直系血缘的亲属,倒是可以进行DNA采样鉴定。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一般情况下,现实中遇到的案子没有那么复杂,没有凶手会考虑那么多的。所以说,不出意外的话,死者就应该是王明学这个倒霉蛋。
树荫下的几个大人,也看到了警车,停下了手中的牌,一脸好奇的看着萧晓白几人。
车子驶过一处很深的车辙,朝左边狠狠地颠了一下,这下子,车里面睡觉的几个都醒了过来——想不醒都不行,萧晓白的脑袋都跟车厢来了个亲密接触。
现场早已处理完毕了,尸体被老李和小吴带了回去,准备进行进一步解剖。现场发现的线索,也已经99lib•net整理完毕,被送回局里进行检验。其实这种高度腐败的尸体,法医们一般都是在现场直接处理了,带回去处理实在是太恶心了,没有人喜欢在解剖尸体之后还要清理屋子。
“小朱,现在到哪里了?”萧晓白揉了揉自己装的有些生疼的脑袋,朝外张望着。
老李十分的喜欢这个学生,他决定借这个机会好好磨练磨练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法医这个职业,没有像钢筋一样坚韧的神经,怎么能够做好?而这种坚韧的神经,不亲自处理过几具高度腐败的尸体,是磨练不出来的,这跟新兵需要见血是一个道理的,人类对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物,不管怎么打气,怎么鼓舞,都是没有办法做到镇静的。但是经历过,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老李显然抱着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在现场的简单解剖并不能为刑警侦破案情提供详细的线索,而且,这样做太过草率了,所以,他坚持要把九-九-藏-书-网尸体给带回去,进行详细的解剖和尸检。其实,老李的心中还怀着另外一个目的,他想要借这个机会锻炼锻炼小吴,小吴这个姑娘,有韧劲,细心负责,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是却十分的倔强。单是这次在现场处理尸体时的表现,就足以说明她的坚强了。
董丽醒来以后,没有说话,而是从包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每人给了一颗,一边嚼,一边朝窗外看着。
李家屯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分成好几个队。车子驶进村子的时候,村口树荫下的顽童一窝蜂的跑了过来。树荫下还坐着一群大人,光着上身,在树荫下乘凉打牌。下了车,萧晓白几个人才发现,不远处的另外一处树荫下,还有几个中年妇女,也光着身子,坐在树荫下乘凉,这个情况,让几个年轻的警察十分尴尬,作为一个女同志,董丽更加的不好意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淞南镇的公路,还是前几年全省进行公路九-九-藏-书-网建设时重新铺设的,但是因为车流量较小,路政上也没有什么人管理。靠近市区这一段还好,越靠近淞南镇,路面上的坑坑洼洼就越来越多。小朱尽量的避开了这些不平整的地方,他不想吵醒熟睡的同事。大家都太累了,能让她们多睡会,就让他们多睡会吧!
“我也没办法,这里的路实在是太差了。”小朱一脸的无奈。
“王明学?你们找错地方了,他们家早都不住这里了。”
淞南镇在天南市的南面,但是,他的位置却处在一片山区的边上,这条公路,主要是连接天南市和淞南镇,并没有延伸。淞南镇在以前,是以河运起家的,但是到了现代,这里早已没落了,现代交通在这里并不便利,再加上没有什么特产,淞南镇在天南市算是一个比较穷的镇子,是有名的穷地方。
李家屯就在淞南镇南边大概三公里的样子,从镇子南边不远处的一个公路岔口下去,就直接通到了李家屯的位置。不过九九藏书,这段路是泥巴路,而且,因为下雨的时候,泥土地被拖拉机一碾,满是沟壑,再被晒干之后,简直就是天然的路障设施。车子一下到土路上,就开始颠簸起来,还能不时的听到路中间凸起的泥巴与底盘碰撞的声音,还好这辆车是吉普,底盘较高,要是开来的是桑塔纳,估计直接就给交代到这里了。
“老乡,乘凉呢?问个事,王明学家怎么走?”萧晓白是农村出来的,也见过这种情况,最先反应过来,向树荫下的男人们招呼起来。
法医那边处理尸体,现场收集的证物也被送回了局里,暂存在证物室里,等待痕迹科同事的检验和进一步处理。萧晓白这一组人,并没有回去,他们直接赶往了淞南镇,追查驾驶证上司机的线索。
这种高度腐败的尸体,对于身份的鉴定,不能简单的靠在尸体上发现的物品武断的下定论,因为可能会是凶手故意布下的迷阵。一般来说,无法辨别相貌的尸体,都是通过DNA鉴定,http://www.99lib•net指纹鉴定,牙齿齿痕鉴定,特有的骨伤或者胎记这些不会混淆的特征来鉴别,其中最准确的是DNA鉴定和指纹鉴定,牙齿齿痕的鉴定,也是比较有用的,但是需要完备的牙科记录,中国人在牙齿保护这方面并不注意,所以,很多人到死都是没有牙科记录的。
“猪头,你把车开到山里了么?差点撞死我!”萧晓白还没有说话,小钱已经叫起来了。
这一条道路,原本就不是交通要道,车流量十分的小,再加上天气炎热,出行的车辆就更少了,在路上平均十几分钟,才能看到一辆车经过。小朱开着车,听着萧晓白和小钱两个人低沉的鼾声,不由得也有些犯困,赶忙扇了自己一巴掌,才觉得略微好了些。
车子行驶在柏油路上,车厢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车内空调的排气声,除了开车的小朱,其余的几个人都靠在座位上睡着了。今天的温度很高,阳光也十分的强烈,即便是开着空调,照在车内的阳光,依然让人觉得燥热无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