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三章 大金头蝇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三章 大金头蝇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蹲在沟边上,萧晓白皱着鼻子,观察起沟里的这辆轿车,这是一辆比较低档的私家小车,羚羊牌的,算是比较经济实用的家用轿车。透过带着斑斑黄色的玻璃窗,萧晓白注意到,虽然车子略微前倾,但是整体来说,车子在沟底的位置是平落着的,也就是说,这是以比较快的速度冲下来的,掉入沟里的时候,是腾空之后落下的,假如是以很低的速度推下来的,那么,车子肯定是头朝下栽倒,或者是翻滚过的。这与董丽的推测是一样的,车子是自行行驶下来的。
“能怎么办?带一些样本回去做死亡时间鉴定,等一下拿刷子扫一扫,然后带回去解剖,要不然这个活归你了?”老李一边说,一边跺了跺双脚,又甩了甩腿,把裤脚上的蛆虫都甩了出去。
“小萧,你站在那里叹什么气呢?要不要下来体验一下?近距离接触高度腐烂的尸体,这种情况可不是平常人能够享受到的。”老李居然还有心思跟萧晓白打趣,九九藏书相比之下,一旁忙着的小吴,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别,我还有事情要忙,这个活我暂时做不来,还是您老自己动手吧。”萧晓白看了看嗡嗡乱飞的大金头蝇和尸体上蠕动的蛆虫,又是一阵头皮发麻,赶忙转身准备离开。
交谈之后,萧晓白大致了解了发现现场时的情况,男孩子在割草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了深沟里的尸体,叫来了其他孩子和大人之后,他们发现,倒在深沟里车子的车门,副驾驶位置的门是开着的,在副驾驶位置上,还扔着一把尖刀,即便车内被蛆虫所覆盖,刀子还是看得到的。赶来的大人比较有经验,赶紧打了电话报警,不过,他们却没有保护现场的意识,来来回回几波人马前来观看,现场原有的车胎痕迹都被快被他们给踩平了,更不要提像脚印这些痕迹了。
萧晓白站起身,看了看向远处蔓延的公路,不由得摇了摇头,案发现场不在这里,这一下可有得忙了。
www•99lib.net
现在尸体都已经高度腐烂了,连刺伤这些都无法观察到,不知道还可以查到多少线索,这个案子,可有点棘手了。
在交谈中,萧晓白也了解到这一带的情况,这条公路是天南市市区通往淞南镇的,但是因为这条道路并不是交通要道,平时的车流量并不大,所以,这一带的经济也不是十分的发达。附近的村落很少有分布在公路两边的,依然是原有位置分布的自然村,最近的村子离这里有近一公里的位置,靠近一条小河。这一段公路,除了过往的车辆,基本上是没有人过来的,假如不是那个孩子无意间发现了这具尸体,也许直到这一切化为白骨,都没有人知道。
“行,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有限,还是等老李他们拿到第一手资料了再做打算吧。希望他们那边对尸体的检查,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有用的资料。”萧晓白听完董丽的汇报,点了点头,示意董丽整理好资料,自己又回头朝车
99lib•net
子的位置走去。
“老李,我说,尸体总要运回去吧?这些乱飞乱爬的玩意怎么办?不会要一块运回去吧?那到时候解剖室可有的玩了。”萧晓白看着尸体上白花花乱滚的蛆虫,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这些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这些孩子和大人,似乎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紧张之余还带着一丝兴奋,七嘴八舌的讲着情况,差点把萧晓白的头都给吵晕了。好不容易记录完这些,萧晓白点了点头,看来,想依靠附近的居民来获取线索,是不太可能的,只能回到现场的证据上去了。
夏天本来就闷热,现在连风都没有了,这一块,方圆五十米都是臭气冲天——尸臭也不比其他的臭味,因为是人体自身腐烂造成的,对人类来说,简直是对嗅觉的折磨。说起来,萧晓白他们倒是真的有些佩服那帮站着看热闹的村民,真不怕臭,看来猎奇心理的力量,远远大于尸臭。
尖刀早都被老李给取了出来,不过九*九*藏*书*网并没有给送上来,这条沟,是山间夏季暴雨多年冲刷出来的,有一人多深,下去的时候,都是拿绳子放下去的。深沟的两边,还长满了荒草和低矮的灌木丛,这给现场勘察带来很多不便,老李和小吴下去之后,一直就没有时间将证物这些送上来。
“萧队,我跟小钱仔细的勘察了草丛里的车轮痕迹,车子应该是从市区方向开过来的,按照残留的痕迹来看,很有可能是司机在受伤之后,车子失去了控制,斜穿过公路,穿过那一片草地,钻进了沟里。现场被破坏的太严重了,到处都是脚印,现在根本找不到是否有凶手逃脱留下的脚印,连车轮的清晰痕迹,都只有一小段,不过可以判断出是行驶失控造成的,不是有人故意在杀人之后推下去的。现有发现的车轮痕迹没有那种推车慢行产生的重复碾痕。”董丽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这一带的味道实在是太臭了。
“对了,小萧,你要不要把车子的牌号抄下来,让交警去查99lib•net一下司机的情况?等消防队的吊车,还不知道要多久呢!我念给你听,你记一下。”
萧晓白在民警的带领下,与发现现场的孩子们交谈了一番,大致了解了发现现场的情形。最早发现现场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留着小平头的男孩子,他跟一名中年妇女站在一起,那个中年妇人不停的拍着他的背,小声的跟他说着什么,看样子是他的母亲。男孩子还在不时的干呕,身体还在不停地发抖,看样子是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壮年劳力和一群孩子,都在探着头地朝警戒带里的深沟处张望着,低声地议论着,倒是有几个孩子,围在中年妇女和黑皮肤男孩的身前,安慰着他。
萧晓白在附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人朝上攀爬的痕迹,而且,这条沟十分的陡峭,相信单靠个人的力量,是很难爬上来的。看到这些,萧晓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看来,凶手并没有在现场出现过,那么司机是被人刺伤之后,负伤逃窜时出的车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