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章 尸虫满地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二章 尸虫满地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忽然之间,起风了,夹带着丝丝的凉意,吹在王斌的脸上,让他觉得十分的惬意。他抬起头,面朝着风吹来的方向,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下,就一把扔下了镰刀,撒腿开始朝公路的那边飞奔过去。他扔在草丛间的草帽,被风给吹了起来,一路翻滚着,越过了公路,眼看越飞越远。
“情况是怎样的?”
“发现现场的是附近村庄的一群孩子,他们在下面的小河里洗澡,有一个孩子在附近打猪草,无意间发现了这些,他们发现了之后,又不知道报警,回去告诉了大人,大人过来看了之后才报警。时间耽误了很多,而且,现场也被他们给破坏了。听那个最早发现现场的孩子说,这里本来是有两道车轮的痕迹的,你看现在,差不多都被他们给踩平了。还好,那边还有一段,我已经让人给保护起来了。”民警指着荒地上的脚印,有些无奈。
王斌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在靠近公路的地方,他看到荒地上有两道车轮的痕迹,从公路上斜穿下来,朝着深沟的方向过去了。王斌迟疑的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藏书网么事情,风吹起他脑后的头发,让他觉得有些痒痒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略微思索之后,朝深沟的旁边走了过去。
拿起草帽,他准备原路返回,却听到一阵沉闷的嗡嗡声,这种声音他以前在外公家里的蜂房听过,那是无数的蜜蜂闪动翅膀产生的。他狐疑的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看,那是一道深沟,一座公路桥横跨其上,王斌知道那里,那下面的草长得十分茂盛,但是他平时割草都是不敢过去的,因为怕草丛里有毒蛇。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在假期里都能开心的玩耍,此刻的王斌就显得十分的郁闷。他正撅着屁股,在挨近公路的一条小沟边割着青草,身旁放着一个大大的竹筐,筐子里已经有半框青草了。毒辣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晒得他的皮肤有些发红。
“那个发现现场的孩子呢?我想跟他谈谈。”
被这些苍蝇一吓,他一下子止住了呕吐,赶忙朝后面退去,离开了深沟的范围,他又开始呕吐起来。刚才只是匆忙一瞥,但是,他也已经看清楚了沟下面的情况。一辆红色的http://www.99lib.net小轿车载倒在沟里面,司机的座位上,坐着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上面正有无数的蛆虫在蠕动。
“早都通知了,不过消防队那边今天车刚好出任务,现在还没有回来,刚才听他们说,已经在路上了。”回话的是一个负责现场的民警,他朝萧晓白摊了摊手,也是一脸的无奈。
他朝四下里望了望,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在,以前割草的时候,也是四下无人的,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怕过,但是此刻,王斌却浑身的冒冷汗,他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拖都拖不动了。
“不是吧?这次我们撞大运了,这种情况都能遇上,看来这几天,又要跟着你们搞减肥运动了。”萧晓白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着沟里的情况,一脸苦笑地向在沟里忙碌的老李说道。
吴艳萍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唾液,她已经呕吐好几次了,这种高度腐败的尸体,即便是老李这种见多识广的老法医,都有些反胃,更何况小吴这种新来的小姑娘。
出门时妈妈塞给他的草帽,被他扔在了不远处的草丛间,他实在是不喜欢戴
九_九_藏_书_网
,草帽箍在脑袋上,让人觉得有些不透风,憋得难受,他宁愿晒着,也不愿戴草帽。割草的空隙间,他抬头眺望了远处的小河,可以隐隐的看到那边不时有浪花激起,那是孩子们正在打水仗。这让王斌十分的艳羡,但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家里的两头牛和几头猪,都等着他打回去的青草呢,这些可都是母亲看病的钱和自己上学的学费,又眺望了一眼远处的小河,王斌埋下头继续割着青草。
王斌定了定神,才发现刚才那么一吓,他把手里的草帽也给扔在了沟边,但是,此刻的他,却再也没有勇气去捡回自己的草帽了。
“你是在幸灾乐祸吧?你下来试试?站在上面装什么装?”老李的脸色十分的差,这种大热天遇到这种情况,简直能让人抓狂了,最棘手的是,轿车的门因为撞击已经卡住了,想要拉尸体出来都不行,而且,随便一碰车子,上面蠕动的蛆虫,就跟着往身上爬。
来到沟旁,一股恶臭就迎面扑来,他的身体挡住了吹来的风,气流形成的回旋,将沟里的恶臭全部带了出来,他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www.99lib.net海,哇的一口吐了出来,一时之间,无数的绿头苍蝇冲天而起,还有很多碰在了他的脸上和胳膊,湿漉漉的让人恶心。
……
“杀人啦!”王斌对着小河那边喊了一声,才发现因为紧张,自己的嗓子都走了音。喊声过后,没有任何的回音,只有风吹过耳边的呼呼声,和深沟里传来的一片嗡嗡声。他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拔腿朝小河那边跑去,身后的草丛里,一顶的草帽,在随风晃动。
暑假是孩子们的最爱,暑假的时候,功课和作业都可以抛到脑后,去尽情的玩乐,捕蝉、捉鸟、下河戏水,这都是孩子们所喜爱的。不过家长们可不这么认为,乡村的小河里,虽然没有什么湍急的暗流,但是也不是那么的安全,每年的这个时候,家长们都十分担心,生怕孩子们戏水出了什么问题,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的。
王斌定了定神,攥了攥还在微微发抖的手掌,看了看公路两边,确定没有车辆经过,才飞快的穿过了公路,朝草帽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他的运气不错,在一个浅浅的土坑里,他发现自己的草帽正静静的躺在草丛里,随着微风不断地www•99lib•net抖动着。
吴艳萍没有回答老李的话,她连嘴都没有张,只是摇了摇头。老李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吴这姑娘,要强的很,看样子她已经到了极限了,因为她已经不敢说话了。老李也这样过来的,第一次遇到这种高度腐败的尸体,基本上都是不敢说话的,一张嘴就要吐,吐到胆汁都出来。作为一个女同志,小吴能做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着实不易了。
正当王斌蹿上公路,准备跑过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喇叭声,他生生的刹住了脚步,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在他前面呼啸而过,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等到货车过去,草帽早已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了。
“消防队的吊车什么时候能到?不能老让法医在下面这样熬着啊?天气太热了,就是不恶心死,也给热死了。”萧晓白看了看在下面忙碌的老李和小吴,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派出所的民警问道。
这种天,任谁都不愿顶着大太阳跟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打交道。
“小吴,不行你上去吧,我一个人处理。”老李抖了抖自己的裤腿,把上面正在努力向上爬行的蛆虫给抖了下去,向吴艳萍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