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五章 始作俑者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五章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也有路人说,他们看到的是老大爷躺在地上,李民生走了一段距离才将老人扶起,所以,老人不可能是李民生撞倒的。
“就是有点感冒,差不多快好了。什么情况?”
“不得不承认,日本人在某些方面,的确比中国人要做得好。”刘黎也是不住的摇头叹息。
“他说,他家的损失,对方应该双倍赔偿,而那些不义之财,他是不会取的。其实,他是一个过于天真,过于理想的孩子,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复仇,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萧晓白靠在椅子上,不住的摇头叹息,似乎在为李俊的行为感到不值。
“那个议员认为,家庭是组成社会的最基本细胞,这种举报亲人的情况,假如不进行制止,会引起亲人之间的不信任甚至敌意,久而久之,会引起社会的不信任和恐慌,造成社会的动荡。他的建议受到国会采纳,日本政府随之颁布了一个条例,亲人举报类似经济犯罪,不可作为证据,从而遏制了这种情况。”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日本在二十世纪高速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因为原始积累的需要,大多数创业者都有偷税漏税,经济犯罪等事实,日本政府为了肃清经济,颁布了法令,举报经济犯罪者,可得到对方财产的一部分——这里的一部分是一个很高的数字,标注很明确,不过我忘记了。随后,日本国内涌出大量的举报情况,而且,很多是妻子举报丈夫,弟弟举报哥哥这样的情况,因为经济上的犯罪,亲近的人是最了解的。日本有一个议员,发觉了这个情况的严重性,建议国会进行禁止。”
“错判?那怎么可以?法律终究要维护公正的。http://www.99lib.net”刘黎吃惊的看着萧晓白,她第一次发现,眼前这个熟悉的男子,让她感觉陌生。
“城区发现一起恶性交通逃逸案,局里让我去协助交警支队处理一下,我先走了。”萧晓白挂断电话,急匆匆的站起身走了。
“不复仇?那就只应该在屈辱中生活?那我们该怎么办?”女人的心就是善变,刘黎前一刻还在为老人的一家开脱,而下一刻,却又为李民生的冤屈而感到愤怒。
电话突然响起,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又是一声深深地叹息,萧晓白开口道:“我忽然想起大学时读孟子时学到的那篇课文了。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也许最早发明用泥人陪葬的人,并没有想到过后人会发展到用活人来陪葬,但是,这种恶劣的风气,却是真的是由此而起。所以,孔子才会诅咒他,断子绝孙。也许,我们的法律机关在判决时,应该考虑的更加长远才是。”
再后来,这件事情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李民生在洒泪赔偿了高额医疗费用后,也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老人的家属,在不久之后,也因为舆论的压力,离开了天南市,不在这里居住了。不过,这件事情,却从来没有被人们所忘记。
“什么?”冯铭江没有听懂。
“死者死于失血过多,一开始只是被撞伤了腿部,碎裂的骨骼刺破了血管,导致出血过多死亡,看样子,大概死了一个小时了。”处理尸体的是小吴,老李并没有过来。
录像记录上显示,这名死者是在闯红灯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银白色的轿藏书网车撞伤了左腿,轿车逃逸后,他还能坚持着趴在地上,向来往的车辆求救。但是,所有的车辆都只是小心翼翼的绕开了他,却没有人停下来搭救。曾经有两辆轿车试图停下施救,司机都打开车门下车了,还是在考虑之后离去了。这名男子终于在半个小时失血之后死去。
“没什么。一句古文而已。”萧晓白摇了摇头,看着向远处延伸的路灯,没有再说话。
“那他为什么放着一百万不拿?仅仅拿走八万元现金?”
“李民生的案子,我听说过,说实在的,真正的内情是什么,我们外人谁也不知道,因为当时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李民生是不是撞倒过老人。法院的判决,也仓促了一些。不过,我觉得这个并不能说明什么啊?人都是自私的,也许,真的是李民生撞倒了老人,怕赔付高额的医疗费用,所以才宣称老人是自己本着好心救起的。你知道的,人都有自我催眠的本能,谎话说了一千遍,也会成为真理的。也许事实真的跟法院判决一样呢?”刘黎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头皱的死死的,显然,她也不能接受自己这个解释。
在老大爷个人的讲述中,他是被李民生撞倒之后,摔断了大腿,所以,李民生赔款是天经地义的。
某日,天南市的商业步行街头,人头攒动,今天是周末,人流显得愈发的拥挤,这里每到周末,可是年轻情侣们的好去处。热闹的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声女子的尖叫,人群迅速围了过去,却又马上散开了,拥挤的人流中,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空心圆。
在李民生所讲述的故事中,他在赶路的过程中,看到一个老大爷忽然摔倒九九藏书网在路旁,他急忙上前,把老大爷搀扶起来,在通知了家属之后,将老大爷送进了医院。之后,在医院检查的过程中,老大爷的大腿骨折,需要高额的医疗费。于是,家属倒打一耙,说老大爷是被他撞到的,让他赔付高额的医疗费用。
“没有赢家?小萧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刘逸飞在电话那头喘着粗气,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已经不重要了,我所知道的是,从那以后,有多少人还敢去救助路边摔倒的陌生人?其实我觉得,有些时候,法律的判决,更应该注意社会的影响,哪怕是错判,都要去引导社会大众。”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天南市,没有多少人记得李民生这个名字,但是,很多人却听过他的故事。
沉默了很久之后,萧晓白轻轻的说了一句:“没有赢家,我们谁都没有赢。”
“小萧,他妈的我豁出去了,这个事情压在我心里,我难受的很。”刘逸飞的话,含混不清的,一听就是喝醉了酒。“我跟你说,我真他妈丢人,其实我们根本没有排查到李俊,我们找到的是一个叫王群的家伙,只不过刚好和李俊住在一栋楼,当时小朱冲在前面,大家才抓到李俊,你们一直都以为,是我们二组先到,但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今天我拼着这张老脸都不要了,小萧,我佩服你,这一次的案子,是你们赢了。”
“刘队,什么事?”虽然大家互相有电话号码,但是刘逸飞可从来没有给萧晓白主动打过电话,这让萧晓白有些奇怪。
“李俊一直认为自己父亲是冤枉的。他父亲也许真的是冤枉的,因为在那件案子之后九_九_藏_书_网,李民生就因为心情过于失落,在一场大病之后死去。原本上医科院校的李俊,也因为家庭经济忽然陷入困境,不得不辍学打工。他一直痛恨错判案子的薛法官,直到找到机会报复。”

妇人带着自己的儿子走了,孩子一边走,一边回头望着。从商业街的上空朝下鸟瞰,此刻的商业街,是一条由人群黑色的河流,在这条黑色的河流中,却有一块突兀的空白,空白的中心,一个老人静静的躺在其中,涌动的人流,总是远远地避开着他,偶尔有人驻足多看两眼,但是片刻之后,或是被同伴拉走,或是摇了摇头,默默地离开了。
“其实,我在想,假如我是法官,我会判定,李民生没有任何责任。只有这样,某一天,当我们老了,不小心摔倒在路边,才会有年轻人将我们扶起来。而现在,我不能确定,假如真的发生了那一幕,我们是否还有人去扶。人性原本就是自私的,假如再没有适当的引导,那么,民众的思想,到底会滑向什么样的深渊?”
“在这场道德的赛跑中,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输家。”
“有什么感想?”冯铭江看着萧晓白,一脸的无奈。
沉默了很久之后,刘黎开口道:“李俊为什么那么恨薛法官?即便是复仇,他也应该去找老人的家属啊?”
一名老太太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春天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他呻吟着向四周求救,却没有人愿意上去扶她。几个行人迟疑着拿出手机,却迟迟不敢拨通,终于,有一个年轻女子看到了远处的IC卡电话亭,她拨完电话,说了两句,挂掉电话,就迅速的离开了。

电话再次响起,http://www•99lib•net是刘逸飞的。
“乖儿子,不是妈妈骂你,你知道不知道,前几年也有这样一个事情,原本是做好事,结果被讹了好几万,咱家哪里有那么多钱?听妈妈的话,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管,最好连电话都不要打,谁知道人家会不会赖上你?”
反正来来回回,如同罗生门一般,各说各有理,总之是一片混乱,直到后来,李民生被老人的家属告上法院。法院判决,李民生赔偿受害人家属医疗费用四万余元,这在天南市引起一片舆论哗然。报纸上曾经大幅报道,可是几天之后,报纸上的报道,忽然全部将矛头转向了李民生,说他是故意撒谎,老人就是被他撞倒的,而且,还有某某路人为证。
“小萧,跟我看看这里路口的录像吧,你看完就明白了。”冯铭江叹了一口气,似乎十分的无奈。
“什么严重性?”
他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却在某一天成为了天南市的公众人物。起因也是一个类似这样情形的故事,不过,那个故事在双方讲来,却各不相同。
“法医那边差不多处理完了,一起过去看看。”
“一个小时?这里是交通繁忙路段,一直都没有人发现?”萧晓白觉得十分的奇怪。
一名妇女带着自己十多岁的儿子,刚好路过,小孩子刚想要上前去扶,却被自己的母亲厉声喝住了:“别扶!假如他赖上你了怎么办?有人打120了,你别在那里多管闲事。”小孩子悻悻的回到了自己母亲的身边,眼里包着泪水,一脸的不情愿。
“小萧,你过来了?看起来不怎么精神啊?怎么?生病了?”处理现场的正是老相识冯铭江,看到萧晓白,亲切的过来拍了拍萧晓白的肩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