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四章 成败细节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四章 成败细节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想到这里,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妻子,这一看也不打紧,他这才发现,妻子的露在被子外面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薛正强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和这么陌生男人在屋子里低声的对话了那么久,早就惊醒了床上的妻子,她一直在假装熟睡。
“换好了。”薛正强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同时也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床上的妻子。

“在薛法官肚子里发现的那团纸是怎么回事?”刘黎把装满水的杯子递给了萧晓白,继续问道。
对方的刀子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腰部,即使在自己换衣服的过程中,对方也是稍微离开了十几厘米远,这让薛正强有些战战兢兢的,换衣服的时候,生怕碰到了刀子。
“换衣服?”薛正强试着反问了一句,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对方要干什么。
薛正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反抗的勇气,他在那一瞬间,听从了妻子的呼喊,拉开门朝客厅跑去,脚下的棉拖鞋都被甩掉了。他连回头看都没有来得及,他只想跑出去叫人,叫楼下的保安,叫警察。
也许www•99lib.net平时换衣服的时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集中精力过,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棉质内衣十分的柔和,而且十分的蓬松,里面还略带着一丝温暖,这分明是用吹风机从里到外仔细的吹过。薛正强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妻子那么的关心自己,这样的小细节都一直体贴有加,但是自己却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薛正强朝卧室冲了回头,他想把女儿夺回来,妻子死了,他不能再失去女儿。
忽的,妻子的尖叫戛然而止,已经冲到客厅门口的薛正强愣住了,他回头朝卧室看去,妻子已经倒在了地面上,卧室的墙壁上点点殷红。妻子白皙的身体在地上抽搐着,却依然用手死死的拉着男子的脚踝。薛正强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他的世界完全崩塌了。
“走,去外面。”男子朝客厅指了指,薛正强顺从的朝外面走去,他现在只想这一切赶快的结束,对方赶紧离开,自己一家人可以平平安安的聚在一起。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渴望平静的生活,也许,人就是这样,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明白某些东http://www.99lib.net西的珍贵。
“没想到这个李俊,心思竟然如此的细密,在这种时候,还能想着混淆警方的视线。可惜他遇上了一个不喜欢玩推理的警察。也算他活该倒霉。”刘黎笑了笑,看了看萧晓白差不多已经喝空的杯子,伸出了手:“要不要再给你冲一杯?”
“李俊的父亲,就是李民生。”
“按照你说的这些情况,李俊做这些的时候,应该是十分冷静的,他处理现场也处理的十分好,那么,他为什么会在墙上留下那个耳朵的印痕呢?”
“你错了,我问过李俊,他从一开始,就打定了要杀死薛法官的念头。他的计划中还包括薛法官的妻子,不过并没有包括小女孩,小女孩的死亡是个意外。我想,薛法官妻子为什么会反抗,应该是出于女人的直觉。”萧晓白摇了摇头,喝了一口感冒冲剂,继续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让薛法官穿上睡衣么?李俊曾经是医科院校的大学生,他读过很多书,特别是侦探类的。他打定主意要杀死薛法官,所以,才要薛法官穿上睡衣。因为按照推理小说上,这九*九*藏*书*网样穿着睡衣在夜间是不可能给陌生人开门的,作案的只可能是熟人,他想用这个混淆警方的视线。”
“对了,你讲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李俊到底跟薛法官有什么恩怨呢!”
“让你换你就换,废话什么?”男子拿刀子朝前捅了捅,薛正强浑身又是一紧,锋利的刀尖隔着衣服都可以感觉得到,刺得皮肤生疼,让薛正强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自己手无寸铁,入职时候培训学的那点功夫,早都忘光了,哪里敢反抗?
“其实,那才是李俊想要杀死薛法官的导火索,假如他没有看到这本内刊的话,也许根本没有这件惨案的发生。他是在小吃摊上捡到这两本月刊的,也就是孟海斌当时不小心丢失的。他看到薛正强在内刊上被描述得十分光辉高大,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再加上以前的恩怨涌上心头,所以才起意要杀死薛正强。他在现场用刀子不断刺伤薛法官,逼迫薛法官吃下了那张写有报道的铜版纸,在离开时,又带走了自己带来的冥钞和拿到的现金,在现场放水,想要毁灭现场的证据。因为小女孩哭闹的太过厉害
http://www.99lib.net
,他把孩子扔进了装衣服的箱子里,按照他的说法,他没有想要杀死孩子,但是,箱子的密闭性太好了,孩子被活活的闷死了。”
就当他们出门的一霎那,薛正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妻子忽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一下子抱住了男子的胳膊,她尖叫着:“快跑。”
“好了!不要再讲下去了,接下来的故事,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我不知道李俊与薛正强有过什么样的恩怨,但是他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一个嗜血的恶魔。其实我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李俊会要对方换上睡衣呢?还有,我觉得薛法官的妻子太冲动了,假如他不反抗的话,他们一家也许不会死掉。要知道很多凶手在犯罪的时候,都是在激动之下做出来的,假如可能,最好是尽量不要激怒他们。薛法官在一开始做的很好,可惜全部的努力都被他的妻子破坏了。”刘黎打断了萧晓白的讲述,活动了一下坐的有些酸麻的身体,说道。
“感冒冲剂喝多了也不好,给我杯白开水就可以了。”
说实在的,这样子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换衣服,而且还是被逼99lib•net的,真的让他觉得十分屈辱,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小命要紧。他顺从的从床边拿起妻子叠好的睡衣,开始换上睡衣,他似乎忽然想明白了,对方是要自己躺在床上之后,好有时间逃跑。
女儿早已经醒来,掀开了被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哇哇的哭着。
薛正强的心一下子开始砰砰乱跳起来,他担心妻子醒来的事情被这个家伙看到,对方可能会有过激反应。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保护好妻子和女儿,不能让她们受到伤害。
“就是因为他的心思太细密的,所以,才会留下那个印痕。他在出门的时候,打开了水龙头,却无意间看到了那个桌子下面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电子加湿器,他怕电器被水打湿了之后,会短路引起停电,就把那个东西从角落里拿了出来,放在了客厅里。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部和耳朵贴在了墙壁上,留下了那个印痕。其实除了这个,他的身上还有在工作时留上的海沙,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都成了我们找到他的线索。”
妻子在身后尖叫着,她在竭尽全力跟凶手搏斗着,她尖利的叫着,似乎这样才能用上全身的力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