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二章 贪得无厌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二章 贪得无厌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金太子酒店不愧是天南市有名的高档酒店,这里的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薛正强转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又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他觉得浑身都有些软绵绵的,刚才实在是太累了。不过,男人能够享受到这些服务,累也是值得的,难怪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销魂了。
“你哥哥?哪件案子?名字能不能告诉我?”薛正强在对面坐了下来,他有些想不起来,他并没有见过面前这个男子。
“谢谢薛先生,我会转达给老板的。”
“这一点小意思,您收下。”男子伸手把那个纸包放在了茶几上。
“薛法官?”
“薛法官,我哥哥那件案子,你能不能通融一下?”男子走了进来,在沙发上坐下,薛正强这才注意到,对方的雨衣上,根本没有水了,看来他在楼道里等了很久了。
“行,你先等一下,把雨衣脱了吧,别把屋子里搞湿了。”薛正强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身后的男子依然站在门外,没有动弹。
假如算上门外的这一笔,今天晚上,已经有三笔进账了,晚九九藏书上八点多的时候,他回家来拿东西,余庆也是为了自己兄弟的案子,特意赶过来的。这小子太抠门了,总是拿一点小钱来糊弄自己,要不是看这一次的金额还不错,自己都懒得理他了。
薛正强回头一看,一个穿着塑料雨衣的年轻男子,正站在自己身旁。薛正强下意识的超左边退了一步,借着楼道里昏暗的灯光,薛正强打量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男子,他看来似乎有些寒酸,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薛正强摸了摸密码箱,箱子外表皮质的手感细腻而匀实,这让他觉得心情十分惬意,他不由得哼起了歌。这一次的收获,能赶上他以往半年的收成了。虽然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呢?这世间还是有权人和富人的天下,因为他们掌握着社会的资源和权利。即便是法律面前平等,但是,在法律背后的操作呢?暗箱中的黑手,又有谁能看到?
“你要做什么?”
“行,那我看看再说吧。”薛正强也有些心急,虽然说有谢老板的一百万,但是,他一直认为钱还是九_九_藏_书_网越多越好,这一笔数目也是比较可观的。
“薛先生,是在前面的路口进去吧?”沉默了一路的司机,忽然开口了。这是谢老板的专车司机,他没来过鸿博景园,对路不是很熟悉。
屋子里亮着灯,但是卧室的门却是关着的,看来妻子早已经睡觉了。薛正强把拖鞋换好,回头向门外的男子交代道:“你先在外面委屈一下,我忙点事情,就给你开门。”
“对,就在前面的路口转左。”薛正强伸出左手指了一下前面的路口,手放下时,无意中又碰到了放在身旁的那个密码箱。这是谢老板送给他的,谢老板送他上车时,只是交代,回家再看,语气很神秘,薛正强明白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着急打开。看来,这一次,谢老板是一定要拿下这个官司了,要不然,不会下那么大的血本。要知道,金太子的金卡VIP包房,只有会员能够进入,而办理会员,需要年费十万元,谢老板特意办了一张给他,并且暗示他,以后可以常来,费用都包在自己身上了。
门外的这个家伙,看他刚才手里拿着的九九藏书纸包,应该也有十万左右吧?想到这里,薛正强连忙把密码箱塞进了床下,走了出去。
“薛法官,您先看一下,满意的话,我们再谈。这个事情有点棘手。”男子把茶几上的纸包超前推了推。
谢老板这个案子,薛正强很早就看过,现在所有的证据对谢老板的儿子极其不利,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是这一场故意杀人案的凶手,虽然市精神病医院出示了精神病证明,但是现场的记录录像上,谢老板的儿子,当时的举止和言行十分的冷静,根本不像是精神病的样子,这样对宣判十分的不利。而且现场还有很多目击证人,共同执政谢玉飞是一直故意殴打,直至对方死亡。
“你……”薛正强刚想抬头质问对方,脖子里早已有一把凉飕飕的东西放在了上面,那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凌晨一点钟。
薛正强坐在车子中,看着街道两边飞速后退的夜景,昏暗的路灯和远处的霓虹灯,组成了一副生动的画卷。他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上面有些滑腻腻的,这让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在酒店的九_九_藏_书_网那一幕。
谢老板就这一个宝贝蛋儿,这一下可是要了他的老命,今天晚上谢老板来找自己,自己早就明白了。刚才在酒店包房的时候,谢老板跟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让自己不用担心证人和证据的问题,放心宣判,其余的事情他会搞定,而且,谢老板也已经明说了,这些只是前期的酬劳,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赶快进来吧,外面冷。”薛正强堆出满脸的笑容,对方可是送财来的,自己可没必要整天绷着个脸。不过,这个家伙看起来有些寒碜,现在还没有把雨衣给脱掉。
“替我转告谢老板,我今天晚上十分开心,那件事情,请他放心,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薛正强下车的时候,还是回头跟司机说了一句。他知道,这种大老板的司机,都是老板身边的亲近人,交代上一句话,一定可以转达的。
随后,薛正强把房门关上,来到客房,把密码箱打开了,与他猜测的一样,谢老板这一次真的是下了血本,整整一密码箱的百元大钞,薛正强粗略的点了一下,应该藏书网有一百万的样子,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钱,他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了。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把密码箱合上了,还是等接待完门外这个家伙再说吧。
“这些先不着急,你先跟我说说你哥哥是哪件案子,我好像没什么印象。”
“是我哥案子的事情。”对方解开雨衣,从怀里拿出一个报纸包好的方方正正的包裹:“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就前面那一栋,到那里停下吧。”薛正强看到自己家的窗子里,灯还在亮着,妻子肯定还在等着自己,他不由得有些心中愧疚。其实自己在外面的事情,妻子都是知道的,但是她从来不说,也许是自己带回来的现金让她没有开口。她从来没问过自己,其实根本就不用问,从那种酒店出来,身上都是会带上很浓的脂粉味儿的,妻子肯定早都知道了。
薛正强一手提着密码箱,一手打着雨伞,朝楼上走去。当他走到自己家门前,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句低沉的声音。
纸包包的很严实,整整好几层,薛正强费力的解开了外面的包层,却发现,里面竟然是花花绿绿的冥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