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章 年龄鸿沟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十章 年龄鸿沟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这些都是在十字路口卖报纸的,一等有车子停下,就来敲车窗,这么晚了还没卖完,看来这个人今天的运气可不怎么好。”小朱对这些情况比较了解,就向萧晓白解释了一下。
车门打开了,从上面跳下来一个脑袋烫的像花皮球一样的年轻男孩,他穿着一个超级低腰裤,股沟都露在了外面一半,身上的手机还哇啦哇啦的响着一首听不懂的歌曲,听起来像是地下舞厅的现场粗口秀录音。
“你可别这么说,我只是想把案子早点给结了,再说,现场这种抓捕行动的布置,我真的不在行,你让我找线索还行,这种活,没有磨练过,再能干的人也不能一点就会啊。谁有本事谁上,这就是我的看法。”
“薛正强?薛正强是谁?”这个年轻小伙子一脸的满不在乎,继续摇头晃脑的扭动着身子:“我只知道薛凯琪,薛正强算哪根葱?”
“叫你不要整天打扮的这么奇奇怪怪的,你就是不听,客人都是被你吓跑的。九九藏书”老板显然把萧晓白的离去,归结到这个年轻人的举止上了。
“什么事情啊?鬼叫鬼叫的。”
抓捕行动进行的很顺利,这让所有的干警都十分的兴奋,这一刻的放松,让他们忘记了以前整日里暗地较劲引起的不快,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几个年轻人早已打成了一片,商量着案子忙完之后去哪里乐和乐和。
车子里重新归于平静,只有小钱偶尔翻动报纸的声音,萧晓白闭上了眼睛,想养一下神,得了重感冒,让他有些精力不济。
“大妈,买一份报纸。”萧晓白摇下了车窗,朝已经向后面车辆走去的老大妈喊道。
“你看这里。”小钱把报纸拿到了萧晓白的面前,指着报纸上的一行标题。
“这些人挺辛苦的,算是支援他们一下吧。反正路上没事可以拿来翻一翻。”萧晓白笑了笑,把报纸拿在手中,并没有着急去翻看。
“我们在三名死者的身体上都发现了少量海沙,但是99lib•net现场并没有发现有可能存在海沙的地方,所以,我们怀疑这些海沙是凶手身上带着的,这很可能与他的职业有关,我们最先怀疑的是市区天福北路的一家咸水观赏鱼售点,因为他们经营海沙。”小钱一边讲,还一边拿手比划着,讲的绘声绘色,刘逸飞完全被他给吸引住了。
“我来看,免得浪费钱了,反正萧哥你现在没准备看呢。”小钱一把夺过了报纸,翻了起来。
年轻的小伙子,边走边跟着自己的手机音乐扭动着身体,几乎是跳着舞来到了萧晓白和自己的老板面前,这个举动,让站在一起交谈着的两个成年人,有些苦笑不得。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这边客人想要买一些海沙,你还不赶紧过来装车?”这个老板,显然对自己这个年轻的手下有些看不过眼,不住的摇着头。
“小伙子,我听薛正强提起过你。”为了稳妥起见,萧晓白决定还是试探一下。
“萧哥,这些报纸传达九九藏书网室都有,平时也没见你怎么看过,今天怎么想起卖报纸?而且这些都差不多过期了,要买也应该买明天的啊。”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觉得不爽,就给我结了工资,我马上走人。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里打工啊?给那点钱,还不够我零花。”年轻小伙子这句话一出口,商铺的老板,反倒没有话。
“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也许有帮助的。小朱,在前面红绿灯调头。”
七号晚上九点多,天福北路上一家咸水观赏鱼商铺前,一辆脏兮兮的长安之星慢慢的停了下来,车上的司机也许没有注意到,他的车子,早已被好几双眼睛盯上了。
车子在红绿灯路口等待红灯的时候,一个老大妈敲了敲车子前窗的玻璃,冲着车里挥了挥手里的东西,小朱向她摆了摆手。
小钱回头看了萧晓白一眼,耸了耸肩,这家伙不可能是凶手,明显对不上号。
“不,海沙这条线索,是一定要追下去的,现在是我们找错了方向,而不是线www.99lib.net索不对,我们应该再找一找市区哪里有海沙存在。”说到这里,萧晓白皱起了眉头:“哎呀,我忘记了,我们应该问一下那个老板,他曾经向哪里出售过海沙。”
“现在怎么办?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坐在车里,小钱有些丧气的说道。
小钱看了看他的耳朵,这家伙的耳朵上,钉满了耳钉,即使那个像皮球一样的发型也无法遮住那些耳钉,在灯光下一照,明晃晃的闪眼。
“啊!萧哥,萧哥,你快看这里!”萧晓白刚闭上眼睛不久,就听到了小钱的惊叫。
事实就是这样,每一代的生活观和习惯都是不同的,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于现在的新一代产生了巨大的鸿沟,于是,年龄成为了对立的界碑,我们隔着鸿沟,彼此用敌意的眼神看着彼此,直到某一天,再有新的一代产生,又一道鸿沟出现在他们的之间。
“不会吧?他这里出售海沙,基本上都是用来铺鱼缸的,哪里会要多少?凶手不至于杀人之前钻自己家99lib•net鱼缸吧?”
“小萧,真有你的。我这个人,就这样,死要面子,要是早这样就好了,大家在一起多开心。”刘逸飞和萧晓白在后面走着,看着前面打成一片的几个年轻人,刘逸飞不由得感慨道。
“萧哥,我觉得我们都老了,跟不上潮流了。”小钱这句话,让萧晓白一下子笑了起来。
“干什么的?”萧晓白有些奇怪。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赘述了。萧晓白假装改变了主意,不想再买海沙了,拉着小朱和小钱离开了商铺。当他们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老板与那个年轻小伙子的争执声。
回去的时候,刘逸飞非要跟萧晓白坐一辆车,说是要交流交流,听听一组的先进经验。萧晓白的嗓子疼,于是,小钱充当起了免费的讲解员。
穿着便衣的小朱和小钱假装要看店面前的几个鱼缸,朝车子靠近,准备占据有利位置,以便于抓捕疑犯。
凑着车内的灯光,萧晓白看到了那条新闻的标题:我市迪斯尼乐园拟用十吨海沙建儿童沙堡乐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