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八章 都在头痛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八章 都在头痛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其实,假如没有一组的人参与,这个案子不会这么紧张的,现在这么一弄,这些家伙各个都是心高气傲的,哪里肯被比下去?都是强打着精神在办案子。光看看车里面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就知道这帮人有多累了。叫他们去休息,都又不肯。都是犟驴!刘逸飞恨恨的想着,想找个人骂上一顿,可是看到坐在车里都能睡着的兄弟,实在是张不开那个口。
“说老实的,别扯东扯西的。”刘逸飞也懒得跟他磨蹭。
一个是一起持刀入室抢劫案的凶手,在抢劫之后,发现主人家资金过少,恼羞成怒,砍伤主人家之后逃逸,后被巡逻的片警抓到。他并没有抢到多少钱,不过,家人却为之付出了五万元八千元的赔偿金额,主要是他砍伤了主人之后,治疗加上整容的费用。他出狱的时间,是在半年之前。他也曾威胁过薛法官,扬言出来之后要报复薛法官。其实对他最大的怀疑,是来自于他的照片,他的九*九*藏*书*网耳朵上有一个子耳朵的存在。
接下来调查的是那个故意伤害罪的犯人,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行驶,车子在光明小区里的一栋楼前停下了。
说实在的,从谈话之后,刘逸飞对萧晓白的印象变得十分的好,他甚至觉得自己以后应该多跟萧晓白交流交流,互相学习长处才是最应该的。所以,当自己把萧晓白现场发现的情况告诉自己组兄弟们的时候,有人提出可能是萧晓白故意给的假情报,来误导自己的,这个说法立刻被自己否定了。
“报告政府,六号晚上?是不是刚开始下雨的那一天晚上?我一整夜都在这里搬货,工头可以证明。”
于是,工作的重点就被这样确定了下来,对薛正强法官审理过的案子进行排查,对案子中的嫌疑人和受害人都进行调查,特别是牵扯到六万元左右理赔费用的案子,进行重点调查。
“报告政府,是在监狱里的时候,被老犯人给九-九-藏-书-网揪掉了。”
“你耳朵上那个子耳朵呢?怎么没有了?”刘逸飞有些奇怪。
排查工作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十分的困难,光是去法院找卷宗的副本这个最前期的工作,都打了不少的口水仗,还好自己有张院长的电话,平时还算有些交情,一个电话之后,万事大吉,接下来就是找到相应的资料和法院审判过程的记录了。
整体排查下来,总共有三个案子是值得注意的。
刘逸飞最近也十分的头痛,从他接到这个案子开始,他就开始头痛万分。说起来,自己算是队里的老资格刑警了,但是自己这帮人,偏偏在一次外出办案回来之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了二组。自己倒是没怎么在意过,不过,手下的这帮兄弟可不肯。这一次案子,被兄弟们撺掇着,一定要把一组给比下去了。
接到案子的那一天,自己这一组就找了一个嫌疑人,自己原以为可以很快结案了,没想到萧晓白过来跟藏书网自己一说,这边的辛苦算是打了水漂了。萧晓白这个人,自己和他平时接触不多,不过,单从几次短暂的接触来看,他应该不是那种热心政治的人,也是个直爽的人,也是那种精力都放在案子上的人,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坐上这个位置。破案的事情,光靠歪脑筋可是不行的。
接到案子之后,这帮家伙,各个都是卯足了劲,恨不得把上厕所的时间都省来下用来办案了,这让刘逸飞有些感动,又有些难过,老弟兄了,哪个身上没有病?这些病都是长期劳累造成的。前一段时间还在忙一个团伙盗窃案的事情,哪一个不是连轴转的?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又被叫来办这个案子。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刹车声。
另外一个是一起故意伤人罪的凶手,他在前几天刚好出狱,在这之前,他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媒体曾经报道,他在法庭上公然威胁主审法官,说出狱之后一定要杀死对方全藏书网家。
“六号晚上夜间十二点到凌晨三点你在哪里?”刘逸飞问完这句话,自己都骂自己傻,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在睡觉呢。
“他不是那种人,我干了那么多年行径,这双眼看人还是不错的。”这是刘逸飞的原话。
“报告政府,不小心碰掉的。”这是十足的监狱回答方式。
“快点,快点,都打起精神来,准备好了,对方在308房住,这家伙很可能就是凶手,大家都小心点。”刘逸飞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他有些紧张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凶手就住在这里。
最后一起案子,是一起民事纠纷,两家人原本是邻居,房子挨得很近,另外一家在盖新房挖地基的时候,刚好下暴雨,土层塌陷,导致另外一户人家跟着倒了霉,好好的一座楼房陷下去一半,变成了危楼。这一个赔偿金额也是在六万元。
工头和几个搬运工证实了他的话,那一天晚上,他们在连夜加班装一批货物。刘逸飞又询问了其他几个人的
http://www•99lib•net
一些情况,又查看了工头拿来的记录表,确认了实在是没什么问题了,交代了两句,就带着人离开了。
“刘队,没想到,还是你们早来了一步。疑犯还在里面么?”从车上走下的萧晓白,带着满脸灿烂的微笑。
他们最先调查的入室抢劫案的凶手,找到这个家伙的时候,他正在一家货运公司当搬运工,身子都快完成了一个弓形。看到警察来找自己,这个家伙下意识就把背上的麻袋一扔,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这明显是在监狱里的日子留下的惯性反应,早已成为习惯了。看着他惊慌失措的眼神,刘逸飞摇了摇头,这个家伙都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做出杀害三口之家的血案?照片上的他,是有一个子耳朵,而现在的那个地方,只有一个光秃秃的肉芽。
听了这句话,同行的干警都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疼,心里猛揪了一下,耳朵上一块肉活生生的被人拽掉,想一想就知道有多疼了,好几个人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