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六章 姜汤好喝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六章 姜汤好喝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低下脑袋,埋头喝着汤,他不知道该如回答了。
萧晓白现在做的,就是在地图上标出一个个派出所所辖的区域,按照人头进行分配,进行暗访工作。小朱和小钱,一个被他打发去买快餐,一个在整理刚才的审讯记录,董丽从现场回来,就一直在痕迹科那边帮忙,看样子应该还没有线索出来,要不然董丽早就回来。
痕迹科的同事,现在正在努力核对现场带回的所有证物,希望能从这其中找到一些可以用的上的线索。这可是个麻烦又需要细致的活,被水冲过之后,从现场带回的证物,基本上都是湿漉漉的,还包括那些从下水道口用滤网过滤上来的毛发团和生活残渣。这一次,痕迹科的同事可有得忙了,听董丽在电话中说,痕迹科现在进行的工作几乎就是垃圾大整理,现场带回的东西,各色各样,很难辨认。这也不能怪出现场的同事,因为当时在现场,可以判断的依据几乎都没有了,谁能知道哪一样是有用的,而哪一样又九九藏书网是没用的?
“这是第二盒纸巾了吧?吃药了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张燕站在了他的身前。
“吃过药了,感冒就这样,吃药也要过程的嘛。”萧晓白瓮声瓮气的说着:“你吃过饭了吧?没有吃的话,我打电话让小钱多带一份。”
萧晓白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将手中的地图放下,又抽出了一张纸,擦起了即将流出的鼻涕,他的鼻子,因为擦拭的次数太多,已经变得又红又痛了。
“真好喝。”想了半天,萧晓白觉得还是应该在语言上表示一下感谢,这句话可把张燕给逗乐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自己在政府大院门口被警察给叫住了,带回去询问了很久,才把自己给放回来。自己当时被这样一吓,早已经变得木木呆呆,脑子里一团混乱,他们问什么,自己就答什么,到了最后,自己说过些什么全部都给忘记了,只记得领头的那个年轻警察拍了拍自己的肩,告诉自己别太担心。
晚上八点多,孟海斌99lib.net才回到自己的住处,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个有两个大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原本就在担心丢失的那两本样刊的事情,没想到,还真的应验了,那个薛法官的死,还真的与自己丢失的两本样刊有关。
这条线索给案子带来的唯一收获就是,确定了凶手大致的活动范围——能在这种街边小吃摊吃饭的人,应该就是在附近居民区居住的人,至少说不会住的很远。谁会没事从一个城市的一端来到另一端去吃一碗小吃?当然,这也不排除那种极为巧合的情况,凶手刚好是路过那里,同样是吃东西,才顺手拿了样刊。不过,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所以,凶手的活动范围,就应该在小吃摊附近一公里以内的几个居民区居住,或者更近。
“谢谢你了,小张。”萧晓白知道,这个时候假如再拒绝的话,会让这个女孩子十分难堪的。
正当这个尴尬的时候,董丽闯了进来:“萧队,我们从现场带回的证物里,发现了藏书网一个线索。”
一碗带着热气的姜汤,让萧晓白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麻木的喝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份让人无法拒绝的情意了。
“吃过了,我给你带来了一份姜汤,趁热喝了吧。”张燕这么一说,萧晓白才注意到,张燕的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壶。
自己能不担心么?等领导回来,知道了自己弄丢样刊,而且这件事情还牵扯到刑事案件,自己的工作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个问题。假如丢了工作,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呢?这个警察,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躺在床上,孟海斌仔细的回想了刚才警察对自己进行问话的过程,他们一直在追问自己从印刷厂带走的样刊的下落,还仔细询问了自己丢失样刊的小摊的位置,甚至要求自己带他们去小摊那边确认。自己当时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现在想来,这些警察对这两本样刊如此的重视,难道这两本样刊是这个案子的重大线索?
想到这里,孟海斌觉得自己的头更加痛了,这些麻九_九_藏_书_网烦事,怎么都跟自己扯上了?当时自己拿样刊的时候,就不该在路边停下来吃东西,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瞎扯!姜汤有什么好喝的,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好喝法?”
从一个城市的范围,缩小到一个方圆一公里的范围,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不过,对于案子的进展却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局里哪里有那么多警力让你挨家挨户的排查?更何况,这种大规模的排查,很可能会打草惊蛇,让凶手逃脱。萧晓白思量了半天,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只是告诉负责那一块的两个派出所的片警,注意各自所辖区域内的情况,一有可疑就马上上报。附近的几个居民区,有两个都是出租屋居多,人员复杂,这也给调查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根据印刷厂姓黄的主管提供的线索,他们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在政府大院门口找到了曾经带走样刊的孟海斌。不过,结果却令人十分失望,孟海斌带走的样刊,是被他自己在上一次回家的路上搞丢了。丢失样99lib•net刊的地点是一个路边的小吃摊,那里人流量很大,来来回回很多人,这样一来,这个线索,又是如大海捞针一般,那段时间内任何一个在小吃摊吃过东西的人都可能带走拿两本样刊,小摊的老板也被盘查过了,包括他的亲属,都没有任何的嫌疑。
今夜天南市内,头痛的可不止孟海斌一个人,萧晓白也是头痛大军的一员。他正坐在桌子前,拿着天南市的地图在上面不停的圈圈点点。不过相比孟海斌,他的头痛更多是生病引起的,虽然案子的事情也让他心烦,但是,还没有达到让他头痛的地步。
这中间,萧晓白曾经跟痕迹科通话了几次,听他们描述的样子,凶手十分的谨慎,现场除了无意留下的那个脸部痕迹和耳朵的印痕,基本上没有留下其他任何的线索,现场提取的陌生指纹倒是有一些,不过都派不上用场。凶手又放了水冲刷了地面,地上的脚印这些完全都没有了,这些不说,老天也不作美,恰好还下雨,一夜的风吹雨淋,小区内能有什么线索留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