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五章 不祥预感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五章 不祥预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家,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睡上一觉,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正如一句话所说:别人看到的永远是你的幸福,你的痛苦从来不会被人看到。孟海斌也如此。他大学时学的是中文系,毕业时找工作,简直是难上加难——中文系能做什么?又有多少企业需要中文系的人才?临近毕业的时候,导师都吩咐他们,有公司要就赶快签了,别挑三拣四的,咱挑不起。
在同学的眼中,孟海斌的工作让人艳羡而眼红,一个市级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每日工作清闲而稳定,除了每月写几篇官样文章和一些市政工作的评论文章,每天的日子几乎都是陪着报纸和清茶渡过。
孟海斌这两天总有些心神不宁的,上班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坐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总觉得坐立难安,就像椅子上被人扎了钉子一般。办藏书网公室的同事也看出来他有些心神不定的,关切的问了一下,他却又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同事看出他有些难言之隐,也就不再理会。
别人看到的都是自己光鲜的一面,自己的难处又有谁知道呢?自己进入宣传部之后,每日的工作就是打杂的,从早上一上班,就开始打扫办公室,给领导泡茶。这些事情忙完,每天的工作就来了,大到上级会议精神的传达,小到帮领导跑腿买烟。这些事情全部都压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让他烦的不得了。
其实孟海斌自己也明白,作为一个新人,这些事情压在自己身上,也是可以理解的,新人好干活嘛。不过,让他有些难以承受的是,他进来后不久,领导就把《天南政务》这本内参的人物报道专栏交给了他来撰写。这些人物报道,都是每个月由领导通知他,这一期的人物报道是报道某某某,然后给他一些资料,就由他www.99lib.net来撰稿。
“孟海斌!站住!”就当他快要走出政府大院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今天看报纸的时候,他刚好喝了一口茶,看到薛正强一家被人杀死的新闻,一口茶一点没糟践,全都喷到了桌子上,把同事吓了一跳,还好领导出差开会不在,要不然又要挨骂了。
不过,这也让他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他有好几次,都想鼓起勇气跟领导说这个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他不敢。假如领导生气了,以后考核不过关,把自己开除编制,自己不是又要重新找工作?他现在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面对那种残酷的竞争了,公务员安逸的生活,早已把自己的激情和棱角都磨去了。“说瞎话就说瞎话吧,只要自己不做亏心事就可以了。”孟海斌这么安慰自己。
这一期报道的事情,让他有些心慌意乱的。这99lib.net一期的人物报道,是法院系统一名叫薛正强的法官。孟海斌按照领导给的资料,做了专题撰稿,资料不多,他在网上搜集资料时发现,市里网民私下创建的天南市论坛上,对这个薛正强法官评价十分的差,有人说他受贿行为十分严重,虽然论坛上并没有指出姓名来,但是孟海斌查过,法院系统,只有他一个人姓薛。
实际上很多时候,他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过,更不要提什么对人物的了解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交上去稿子,要被领导打回来好几次才能通过,主要是因为他不懂得撰稿时的潜规则,后来经过的次数多了,他也自然明白了,这些需要报道的人物,是一定要写的十分光辉高大的。
可是不知怎的,看了这篇新闻之后,孟海斌总是有些心惊肉跳的,他总觉得,薛正强的死,说不定与自己丢失的这两本样刊有关,这种感觉很荒唐,但是,却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头,九九藏书网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但是孟海斌被这么一问,觉得坐在那里更加难受了,一个下午都在使劲的调整着自己座椅的高度,升升降降,降降升升,怎么弄怎么觉得坐着不舒服,好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赶紧站起身提着自己的公文包朝外面走。
自从看完那篇新闻报道,孟海斌就一直有些坐立不安,他隐隐的觉得,这个薛正强死的有些蹊跷,自己刚刚写了对他的报道,他就被人杀死了,怎么说,都让人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其实更重要的,是自己在前两天去印刷厂拿了两本样刊,本来是要拿给领导看的,谁知道路上在路边小摊上吃东西的时候,给忘记在了位置上,等他发现的时候,回去找,早已经找不到了。当时领导刚好也不在,第二天又出差开会去了,这件事情也就算糊弄过去了。等到领导回来,新的一期也已经送到了,那时候还有谁知道自己曾经丢过样刊?
这一期的报道写出九九藏书之后,孟海斌在递交稿子的时候有些揣测不安,不过领导在第二天跟他说,对他的稿子十分满意。领导的夸奖,让他有些更加难受了,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早已开始变得虚伪不堪了。
孟海斌毕业的时候,听了家里人的建议,报考了公务员,说来也凑巧,刚好自己家乡的市政府宣传部有职位空缺。经过重重艰难的过关斩将,加上人际活动,孟海斌终于成为了人民公仆中的一员。这在自己以前的高中同学,乃至大学同学看来,都是让他们艳羡不已的。
每每当电话聊起各自的工作情况时,这种羡慕往往会变成直白的痛骂:“孟海斌,我鄙视你!”任谁在面对这种对比鲜明的情况时,都是这种反应,在公司干活的,哪个不是加班加点,累死累活,到头来还是被老板剥削的不成人形?像孟海斌这种日子轻松惬意的家伙,真的让人恨得牙根发痒。孟海斌在电话里被骂的时候,也不生气,只是傻乎乎的笑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