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三章 铁面无私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三章 铁面无私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既然是这样,那么,下一步的工作也相对明确了很多,集中力量调查薛法官判过的案子就是了。这个工作,二组早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希望他们能够有所发现。
“你见过?赶快想想。”
“这种折断对方脊椎的杀人手法,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掌握的,这是经过系统训练才可能掌握的技巧,而且以凶手对人体构造的了解和要害的熟悉程度,还有他的残忍程度,我认为这个凶手十有八九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很有可能是部队退下来的人。”老李说完,自己也不住的摇头。
这张铜版纸,看样子是在杂志上扯下来的,这一块纸片上,有人物的照片存在,不过并不是人物的面容,而是上半身,所以暂时还不出面容。萧晓白轻轻的把纸片平铺在准备好的玻璃板上(为了保证纸张的两面都可以看到,玻璃板是最好的选择),又用吸湿纸把纸张旁边溢出的水都吸走。
幸运的是,凶手并没有把这张纸撕得十分碎,萧晓白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四块碎片。虽然纸99lib•net片不是很碎,但是因为铜版纸被嚼了之后,压成了一团,这给拼对工作带来了很多麻烦,萧晓白需要把每块纸片都在水中完全展开,经过比对才知道是放在哪里的。
经过一番小心翼翼的处理,纸团里的纸张终于慢慢的散开了,萧晓白拿起准备好的两个镊子,轻轻的夹起一块皱巴巴的纸片,在水中慢慢的展了开来。
这是一篇人物的采访录,让人觉得讽刺的是,照片上的人,正是早已命丧黄泉的薛法官,他身穿制服,一脸严肃的坐在法庭的审判席上,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照片上到处是白色的痕迹。标题上破破烂烂的文字写着:铁面无私,伸张正义。
按照这些伤口分布,凶手是一个对人体构造极其了解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专业的外科医生,普通人还真做不到。凶手的身手又十分的厉害,掌握着相当的搏击技巧,而且十分的冷血。假如这些推断都成立的话,凶手简直就是一个矛盾体的存在。两个男人
九九藏书
讨论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吴艳平的一句话结束了他们的争论:“不是还有那么多其他线索吗?有必要在这里磨蹭没有?抓到了凶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还好碎片的形状相差甚远,经过一番忙碌,萧晓白终于把这一张杂志的内页拼对了出来。不过让他不满意的是,铜版纸被嚼过之后,上面的字迹和画面因为泛白缺少了很多,有些模模糊糊的感觉,不过,努力辨认还是看得出的。
小朱看萧晓白在看报告,就凑到了桌子前,想看看萧晓白在忙些什么。他一看到那块拼对好的铜版纸,就抓着头皮,在拼命的思考着。
“不是吧,这也太扯了吧?”萧晓白拿着手中的灌模,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李。
拼图游戏是个需要耐心、细致和观察力的游戏,不过此刻萧晓白做的工作,比拼图游戏可要难得多了。死者肚子里的纸团,是被人为撕碎之后,又被死者咀嚼过,虽然上面的字迹都还在,但是早已经混成一团了。
这也更九九藏书网加证实了萧晓白之前的推测,凶手在现场对现金的态度,再加上现在在薛法官胃部发现的这篇报道,凶手十有八九是薛法官经手的某起案件中的受害者。
正当萧晓白考虑下一步该如何开展调查时,证物室的房门被小朱推开了,小朱的手里还拿着两份报告。“萧哥,检验科的DNA检验报告出来了。”
这些情况并没有出乎萧晓白的意料,DNA技术在中国的刑侦中运用的不多,大多是用来进行嫌疑人对比的,并没有建立完备的DNA数据库,说白了,还是因为经费紧张,再加上中国的人口众多。一些小案子,警方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提取DNA样本的。
“什么情况?”萧晓白接过了小朱递过来的报告。
萧晓白仔细的看了老李指出的两个伤口,这两个伤口都十分的接近心脏部位,但是却和心脏都偏差了一些,这看起来更像是故意而不是巧合。
看着这张拼好的铜版纸,萧晓白有些哭笑不得,“铁面无私,伸张正义”这八个字在此刻,更像是对薛法www.99lib.net官的讽刺。看来,凶手是故意要薛法官吃下这篇报道的,因为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如报道中所说的那样,他要让对方吞下这篇瞎扯的报道。
“现场墙面上发现的DNA,也检验出来了,但是并没有可比的样本,原有的案子中,没有相同的。”小朱递过这份报告,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哦。知道了。”萧晓白听完,把这份报告放在了一边,这份DNA报告对案情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
“我好像见过一样的杂志。”小朱抓着头皮,在拼命的回忆着。
把整个纸团泡在了清水里,萧晓白用玻璃棒轻轻的搅着水,他在等这一团纸散开。纸张经水之后,很容易黏在一起,特别是带有光滑表面的铜版纸,不过这些铜版纸被嚼过,不是那样的平整。这样呈一团的碎纸,假如直接用外力进行撕扯的话,会适得其反。放在水中让它们分开,然后一块块打开,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萧晓白倒是很好奇这张纸张的来源,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政府刊物,而不是普通
九*九*藏*书*网
的杂志,这种刊物都是小范围流传的,也许通过对这张纸的来源进行调查,可以对案子有所帮助。
“想起来了,这不是升官月刊么?!”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你看看这两处伤口。”老李指着死者胸部的伤口:“你看这里,还有这里。这两处,十分的靠近心脏,这里是要害,这是普通人都知道的,凶手刺这里,但是却都刚好偏开了一公分左右。我觉得这不是巧合,这可能是凶手在故意戏弄死者,或者是在逼死者说出什么来。”
“余庆衣服上的血迹,属于一个陌生人的,并不属于现场任何一名死者所有。看来那个家伙没有撒谎。”
从解剖室出来,萧晓白显得心事重重,和老李对死者的伤口研究了半天,不但没有为案子缩小侦查范围,倒是让两个男人迷失在其中,要不是吴艳平在旁边打断了两个人的讨论,他们还不知道要研究到什么时候。
“会不会是外科医生?我觉得外科医生可能更加了解这些。”萧晓白的一个句话,让老李顿时皱起了眉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