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二章 人间凶器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二章 人间凶器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老李,你刚才让我看伤口灌模的事情,有什么情况要说么?”萧晓白郁闷的很,看样子,自己在小吴眼中,这个流氓的印象是跑不了了。
萧晓白扫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伤口灌模,没有理会,继续掰开手中的那团东西,观察着。“这玩意我小的时候也吃过,味道不怎么样,他吃的这种,好像比我吃的那种更硬,应该更难受。不过我吃的那种,因为当时学校穷,用的是煤油,吃完好几天满嘴都是煤油味,很难受的。看来薛法官死之前这顿最后的晚餐,可不怎么美味。凶手的爱好,除了虐杀,好像还多了一样。”
这两个玻璃器皿分别放着死者的胃部残留物,不过不同的是,左边的主要是液态,而右边的是通过过滤捞出来的残渣,残渣里面,有一团外表被食物残渣覆盖的东西。老李示意萧晓白拿起来看看。萧晓白赶紧戴上了手套,轻轻的捏起了这一团东西,这一团东西软软的,捏了一下,冒出了很多水来。
“没想到吧?我想,世界上没有人九-九-藏-书-网喜欢吃这种东西的。我发现的时候也有些没想到,本来准备等一下把这些东西都送到你那边检查的,谁知道你那么快就过来了,正好,我把这些你可能用上的线索都告诉你。”老李又指了指一旁的伤口灌模,示意萧晓白仔细观察。
“这好像是军刀的刀口吧?普通的刀子,不会有这种开放性倒刺和这种巨大的血槽的,这种倒刺和血槽,就是为了杀伤而制作的。私下流通的管制刀具不可能做到这样好的,更别提普通人接触的水果刀了,那上面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开放性设计的。”萧晓白仔细一看灌模的模糊处,就发现了倒刺和血槽的存在。这些倒刺和血槽在灌模中是没有显示的,但是从上面的粗糙度,还是可以很容易推断出的。
“你自己仔细看看。”老李指了指摆在桌子上的灌模。
“小萧,我倒是有个想法,不过说出来怕你不会相信,说实在的,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老李思索了半天,终于开口了。
“小九-九-藏-书-网时候淘气呗!整天玩,不知道学习,结果考了一个全班倒数,被老师羞辱了一顿,我一怒之下就把卷子撕碎塞进嘴里给吃了,当时卷子又大,我塞进去的又多,嚼又没嚼烂,差点给噎死了,把老师给吓坏了。不过那一次之后,我就没那么贪玩了,学习成绩也好起来了。我当时吃的卷子纸,可是那种很薄的普通纸张,薛法官吃的这些,好像是铜版纸吧?我估计他要比我当时更加难受。说真的,我有些可怜他了。”萧晓白看着手里的这一团东西,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怜悯之情。
“凶手总共刺了死者二十三刀,只有两刀的深度是超过五厘米的,其余的都在三厘米左右,这两刀应该是在最后刺的,我提取的灌模,也是从这个伤口提取的。假如这两刀是最早刺入的,我估计死者早都熬不过去了,光是背刺造成的开放性撕裂,涌进体内气泡堵塞了血管之后,足以让死者在短短十几分钟内死去。有一点我有些想不明白,其实,他刺了最后这九*九*藏*书*网两刀之后,死者已经必死无疑了,他为什么还要扭断死者的脖子呢?”老李说到这里,也皱起了眉头。

“你小时候也吃过?为什么?难道也有人拿着刀子逼着你吃?”老李听了萧晓白的话,一下子来了兴致。一旁的吴艳平,也顾不上萧晓白刚才的“流氓行为”了,耳朵伸了老长,也想凑过来听听八卦新闻。
“我也觉得是军刀,而且好像还是正品,不像是高仿真的水货。”老李点了点头,萧晓白的判断力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大概是凶手不放心吧?看来他对死者,是恨到了骨子里了,都刺成这样了,还要扭断脖子。”萧晓白又掂起了手中的刀模,仔细的端详起来,他倒是很喜欢M9系列的军刀。
“这里有两处,都刺在了两条肋骨间的缝隙中,刀锋把两边的肋骨都切开了一小块,却没有发现刀锋的断裂,这不是高仿军刀可以做到的。普通的刀子和高仿的水货,遇到这种情况,早都折断了刀尖。这把刀却完全没事,我藏书网觉得应该是真正的军刀。”老李拿手扒开了死者尸体解剖开的腹部,指着胸口的两处伤口。两处伤口的情形正如老李所说,肋骨都被刀锋切开了一小半。
“哦?为什么说是正品?而不是水货?”萧晓白停下手中翻看的灌模,有些奇怪的问道。
“拼对的事情,我会尽快完成的。你说的不错,凶手既然故意这么做,这张纸上的内容肯定是有用的,说不定能为我们提供很多线索。”萧晓白说完,小心的把纸团收好,放进了证物袋里,准备带回办公室进行拼对整理。“死者的胃部除了这个纸团,还有没有发现其他特殊的东西?”
PS:我这里所写的军刀,是M9-D80军刀,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看一下。这把军刀是猎刀和军刀的结合体,刺中人体之后,几乎是一刀致命的。不过,历史上最厉害的军刀并不是现役的军刀,而是日内瓦公约明令禁止使用的军刺。中国的五六式军刺,是世界军刀史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放血之王。
“铜版纸……这东西没嚼烂,可是很割九_九_藏_书_网嗓子的,这么大一团,我估计薛法官当时可噎得够呛了。这上面的字迹,都被嚼烂了,这下子你们可有得忙了,慢慢拼对吧,就当是玩拼图游戏,我觉得凶手故意让这家伙吃下这团纸,纸上面的内容,一定是与案子有关的。”老李不愧是老法医,他的看法和萧晓白有些不谋而合。
“没有了,其余的都是食物残渣,只有这个不是好吃的。从死者胃部的食物残留来看,薛法官临死前的晚餐还是相当不错的,按照食物的结构来看,应该是在豪华餐厅里吃的。只不过,最后的夜宵差了点。”老李居然也幽了一默,惹得小吴在一旁嗤嗤的笑。萧晓白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小吴立马就把脸拉了下来,搞得萧晓白尴尬不已。这下,轮到老李乐了。
“这种军刀是美国部队现役的M9系列军刀,这种军刀,不是普通人能够弄到的吧?我倒是听说过有这种仿真的军刀可以邮购,不过大部分都是仿制的水货,经不起几下折腾。”萧晓白看着这把即便是模糊不堪也带着暴戾的刀模,皱起了眉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