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一章 谁是流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一章 谁是流氓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他的弟弟余乐在前一段时间,与人争斗时,失手将对方腹部刺伤,造成对方胃部损伤,还好抢救及时,才没有死掉。在司法鉴定过程中,被鉴定为重伤。对方家属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他的弟弟,并要求高额赔偿。余庆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少坐几年牢,自己家也少赔偿一点钱,就想买通薛法官,他前前后后共计送了两万元,薛法官才答应在判罚上为他弟弟开脱一些。
这个结果,着实让二组的人精神一振,抓到的这个家伙,死咬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是在大排档喝酒时打架弄上的,在关于为什么会到访鸿博景园的问题上,他又总是支支吾吾,说这说那,就是不正面回答,而现在现场发现的指纹,可以证明他曾经到过现场,他没有理由不再交代了。
如果负责案件的法官行为不端,就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被告行贿法官,就会判罚三年或者四年;而被告不行贿法官,或者原告行贿了法官,就会判罚九到十年。这中间,整整相差六年之久。同样一个案子,假如存99lib•net在这种暗箱操作时,判罚的结果会相差六年,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人生该会有几个六年呢?
“我上来就是一拳,打在那家伙的鼻子上,他当时就被我打懵了,然后用臂弯夹着他的脑袋,贴着身子打的,打完我就跑了。”说到打人,余庆似乎十分的兴奋,好像是自己伟大的成就一般。
老李早已停下了手中的解剖刀,笑得眼泪都快来了。
指纹的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二组抓到的那个家伙的大拇指指纹,和现场发现的大半个指纹是完全一致的。
坐在一旁旁听的萧晓白有些默然,中国的法律系统,是属于法典法的,这种判刑的方式,很容易出现暗箱操作的行为。比如说此案的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些法律条文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三至十年中间的幅度,是由谁来决定?还不是负责案件的法官?
“流氓!”这是吴艳平对萧晓白的评价。
本来准备继续开口问尸检结果的萧
九九藏书网
晓白,到了嘴边的话,被“流氓”这两个字生生给压回了肚子里,长着个嘴,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还不是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天天听你评头论足,跟你学会的,现在倒好,全都赖我头上了。”萧晓白小声的嘟哝着,十分的不服气。
“我……靠!”萧晓白半天才说出了俩。
“妈的,我的钱就不是钱?我白白送出去那两万块,能不心疼啊?薛正强这个王八蛋,心黑得很,我第一次送五千块的时候,直接被他轰出门了,我当时还以为他真的是不吃这套的呢?听人指点之后才知道自己送的太少!这帮王八蛋,除了知道黑钱,还会干什么?”余庆越说越激动,差点连面前的干警都给骂上了。
又反复地审讯了几次,干警们并没有在余庆的话里找到前后矛盾的地方,就把他带了下去。
余庆的话,让在座的干警都有些无法反驳,薛正强贪污受贿的事情,队里已经是知道了的,并且也已经上报了。
“没什么,没说什么。尸检有什么九*九*藏*书*网发现没有?”萧晓白赶忙岔开了话题。
余庆的嫌疑已经基本被排除了,只要他血衣上的DNA检测结果出来,通过和薛法官一家的DNA对比,就可以判定他是否是杀死薛法官一家的凶手。不过在萧晓白看来,DNA检验的结果肯定也会是这样。因为余庆的解释合情合理,并没有任何的漏洞存在。DNA的检验结果,只是为了让判断更加精确而已,只可惜局里的设备不行,DNA的检验耗时较长。要不然,根本不需要自己这边去用指纹之类的线索去判断,直接用DNA检验的方法就可以判断了。
“男的解剖完了?有什么发现没有?”萧晓白看了一眼女死者的尸体,加了一句:“保养得不错,三十多岁生了小孩还有这样的身材。”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余庆交代了所有的事实经过,他曾经到过薛法官的家里,但是他并不承认自己是杀死薛法官一家的凶手,他之所以不愿意交代这些事情,因为他去薛法官家,是为了行贿,他怕承担责任。
http://www.99lib.net来到解剖室,老李正准备解剖女死者的尸体,小吴正在用水龙头冲洗女死者身上的血污。
当然,发现的指纹是在哪里,审讯的干警并没有告诉他,只是让他交代自己在薛法官家的一举一动。他上过卫生间,洗手的时候,扭过水龙头,这样,发现指纹的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有!我们在死者的胃部发现了这个。”老李指着一边放着的两个玻璃器皿。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到。”老李又笑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的笑容十分奸诈。
至于在他家里发现的血衣,他承认是自己在送完钱之后,心中郁闷,自己去大排档喝酒,结果在吃饭的时候,与人发生了争执,中间打斗的时候,对方的鼻血流在自己的身上。
相比以前来说,中国的法律系统已经完善了很多,但是,我们的法律系统中,依然存在着一些让人无法忽略的问题。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萧晓白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多想,他只是说出自己看到的事实。没想到,这句话却招来了吴艳平的藏书网强烈反弹。
“你弟弟因为故意伤人已经获罪了,你还不知道吸取教训!怎么?你想跟你弟弟一样坐牢啊?!”看着余庆兴奋的样子,负责审讯的干警,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这都什么样的一家人啊?!
“对方的鼻血?怎么会弄到你的胸前?”负责审讯的干警并不相信他的说话。
“小子,吃瘪了吧?以后来解剖室的时候,说话小心点。这里现在有女同胞,说话要注意了。”老李笑了半天,才停了下来。
跟二组的人打了声招呼,萧晓白就离开了。董丽和小钱都在痕迹科忙着,小朱又在翻薛正强的判案资料,萧晓白想了想,决定去老李那边看看,说不定尸体解剖可以发现些什么。
在现场卫生间水龙头上发现的大半个指纹,在他交代的过程中,也被弄明白了。据余庆交代,他当晚七点半的时候,来到薛法官的家里,但是薛法官当时不在家,薛法官的妻子就招待他喝茶,这中间,他上了一趟洗手间。之后薛法官回到家,他将钱交给了薛法官,又跟薛法官聊了几句弟弟的案子,就离开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