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章 半个指纹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十章 半个指纹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别想那么多,串子。心里想得多,杂念就会多,人就会偏离原有的轨道。我们是刑警,又不是搞政治的,那些小手段,用多了就会习惯的。”萧晓白抬起头,看了看小钱,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何况,你真的以为,案子办得好,就能坐上支队队长的位置?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还不如趁这个机会,跟二组的人搞好关系。”
一个人在行凶之后,面对大量的现金,还能想到控制自己的欲望,选择拿走一部分现金而不是全部拿走,来扰乱警方视线。这个可能性,刘逸飞想一想,就觉得有些脊背发凉,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一个案子,自己可能遇到了一个冷血的杀手。
“还是核对一下吧!说不定是从犯,我刚才跟刘队谈的时候,他说对方在口供上有些含糊。核对一下,至少能判断他去没有去过现场。”萧晓白想了想,还是觉得稳妥一点比较好。
九九藏书网取出的模型,是一把尖锐的直状匕首,刀背的一面,虽然有些毛糙不堪,假如仔细的看,还是可以看出来这些毛糙,是因为在刀背的大半部分,有开放性倒刺结构而造成的。
“没有,痕迹科的同事刚才都在跟着我们跑,二组大概还没有来得及送过去,要不我现在就让他们核对核对?不过,萧哥,你不是说这个人可能不是凶手么?有核对的必要没?”小钱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点着头应了。
刘逸飞的看法倒是与萧晓白有些不同,凶手这么做,第一个可能是他觉得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部分现金,这部分现金,可能是行贿的金额,也可能是因为误判造成的经济损失;而第二种可能就是,凶手故意拿走一部分现金,以扰乱警方的视线。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大,第二种可能性就相对小一些,而且,假如是第二种情况的话,这个凶手的冷静藏书网程度和自身的控制力就让人有些担忧了。
“哎呀,萧哥,你把这些情况都告诉老刘了,那我们要是输了怎么办?到时候可影响到你升官的问题了!”小钱一听,着急的跟猴抓了一样。
“搜索核对了,但是并没有发现。我当时想,假如是因为薛法官判案而遭到保护的话,现场提到的指纹,也许能在原有的指纹库里找到。这大半个指纹,是在厕所水龙头上发现的,因为在水龙头的边沿部分,只有一大半在,刚好还可以取点进行对比,谁知道忙活了大半天,啥都没有找到。”
从会客室里出来,萧晓白跟刘逸飞又谈了几句,刘逸飞拍了拍萧晓白的肩膀,两个人各自招呼自己的人马去了。刘逸飞也有些郁闷,自己这一组,好不容易有所发现,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这个家伙不是凶手,这多少让他有些丧气。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要放弃对这个家伙的审讯和深挖,这个家伙www.99lib•net短期内频繁造访小区,而且又在动机上含糊其词,至少是有问题存在的。
刘逸飞的打算是,按照萧晓白提供的现场线索和分析,对薛法官的以往接手过的案子,进行筛选。这种报复性杀人,很可能是因为职业的缘故。做警察和法律系统的,遭到报复是大家从进入这个系统就想到过的。不过,按照现场所发现的情况,这个凶手在劫掠现金时,只取走了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的金额,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可是……”小钱听了萧晓白的话,更加着急了。
刘逸飞琢磨着,自己应该留下两个人继续审问抓到的这个家伙,而其余的人,则应该全力开始排查薛法官这几年判过的案子,特别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家伙。
男死者的尸体上的伤口,伤口深而窄,卷曲度较小,是在生前被扁平尖锐的利器所伤。这些情况,老李在现场的时候都已经给出了判断,死者应
99lib.net
该是被匕首所刺伤。不过,看到对尸体的伤口进行速凝胶灌模之后提取出的凶器模型之后,情况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正品军刀?一般人恐怕是弄不到的吧?要不要把这个情况通知他们?”听了老李的话,小吴停下了手中的记录,仔细的观察起提取出的模型来。
“对了,跟二组抓到的那个家伙的指纹核对了没有?”萧晓白忽然想到,二组抓到的疑犯不知道有没有进行指纹登记。
老李原本以为凶手使用的匕首,是水果刀或者是私下流通的管制刀具,但是提取出的模型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现场发现有半个陌生的指纹?在指纹库里核对了没有?”萧晓白看着痕迹科的报告,向小钱问道。
萧晓白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小钱刚好从痕迹科回来。
小钱听了萧晓白的话,愣了半晌,才点了点头。
“这是一把军刀,看样子,不像是水货,倒像是正品。”老李琢磨了半天九九藏书网,给出了一个答案。
“先解剖吧,等这些忙完了,把所有的资料都给他们送过去。”老李拿起放在盘子里的手术刀,利索的将男死者的腹部划了开来。
“案子的情况,本来就是应该共享的,没必要藏着掖着,即便是跟二组比,我也要跟他光明正大的比。何况,我就没想过要跟他比。我现在就想着赶快把案子给破了,是谁先破案,我倒是没在乎。”萧晓白打开报告,看了起来。
“萧哥,都跟老刘谈了些啥?”小钱拿着两份报告,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监狱里的改造,很多时候并不能把罪恶改变成善良,在仇恨和压抑之下,心灵可能会更加扭曲,罪恶可能会愈发的凶残,从而走向疯狂。
“没啥,就是把我们发现的情况都说跟说了一下,告诉他他们抓到的家伙可能不是凶手。”萧晓白伸出手,把报告从小钱的手中一把抢了过来,瞪了他一眼:“有报告出来也不给我看,没事就喜欢打听闲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