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九章 豪爽男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九章 豪爽男人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行!”
“什么?不是凶手?”刘逸飞听了萧晓白的话,因为激动,一下子被烟呛的咳嗽起来,好一会才止住。“怎么回事?小萧,你们是不是在现场发现什么了?”
“没事,没事。其实我这次跟你谈,是想告诉你,你们现在抓到的这个家伙,很可能不是凶手。”
“小萧,说白了,咱们两个是处于竞争状态的,你告诉我这么多情况,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以前我不对你不服气,今天我真的是服了你了。不过,我也把话说白了,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弯子,案子上的事我还是不怎么服气,怎么说,我也是老刑警了,我就是不服气,咱该比还比。要是你赢了,这次我请你吃饭。”刘逸飞的直爽,让人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不是凶手?”站在玻璃窗外的几个人听了萧晓白的话,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他们的表情中,惊讶之余带着一份窃喜。年轻人的争强好胜之心还是难免存在的,二组比自己抢99lib•net先有进展,几个年轻人当然十分的不服气,萧晓白的话,让他们看到了一丝尚可翻身的曙光。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却发现烟盒早就空了,气得他恨恨的把烟盒揉成了一团,扔到了走廊上。
“这个家伙嘴硬得很,不管怎么问都不招,故事编的挺圆的,说自己是在大排档喝酒跟人打架弄伤的,死咬着不放,问他为什么去鸿博景园,他又支支吾吾说不出。气死我了,要是在以前,我早就上去揍他了。”刘逸飞的脾气很火爆,这是整个局里都知道的,现在好多了,以前动不动就拳脚相加的。不过这个人的能力很强,这也是大家所公认的。
会客室里,响起了两个男人沙哑的笑声,不过,一个是因为感冒,而另外一个,则是抽烟过多。
即便是知道对方跟自己在竞争,萧晓白还是把案子放在了第一位,在他看来,哪一组先破案都是一样的。
说话间,刘队打开了审讯室藏书网的房门,走了出来,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香烟味,看到窗外站着的几个人,愣了一下,朝萧晓白笑了笑:“都在呢?”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么?”萧晓白被他这么一看,有些奇怪。
会客室里,刘逸飞点燃香烟,使劲的抽着,眉头锁的死死的。
萧晓白的话,让刘逸飞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的直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很久,才点了点头:“行!咱去隔壁的会客室谈谈吧。”
“刘队,案子的事情,我想跟你谈谈,有空么?”萧晓白也不客气,直奔主题。
“这样啊!”刘逸飞听完,叹了一口气,有些颓然的躺在了椅子上。这个事实让他觉得有些颓然,在心底,他一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比萧晓白强,原本以为自己都要成功了,现在却是这番光景,不管怎么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感。
“真的哎!这个人的耳朵上没有拴马桩!”提取墙上耳朵痕迹的藏书网时候,小钱在场,听了萧晓白的话,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小钱,把你的烟给我。你们几个都先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跟刘队谈一谈。”萧晓白伸手接过了小钱递过的烟盒,递给了刘逸飞:“走,咱们去谈谈吧。”
“不过也不一定,凶手可能不止一个人呢?”萧晓白皱了皱眉头,给出了一个可能。“这样吧,等一下我跟刘队谈谈,看看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一下我们的发现,交流一下线索,对案子进度应该会有很大帮助的。”
“有什么话快说,别像个娘们儿磨磨蹭蹭的。”刘逸飞说完,自己也觉得过了,顿了一下,又说道:“小萧,我是被那个家伙给气的,不是那个意思。”
“审讯结果怎么样?对方招了没有?”萧晓白下意识的扇了扇自己的鼻子,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发烧感冒的鼻子,根本就闻不到香烟的味道。
“刘队,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按你的说法,凶手的www.99lib.net脸上被女死者抓伤过?而且,他的耳朵上长有子耳朵?”刘逸飞看着萧晓白,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肯定的答案。
解剖室里,老李看着从尸体上抽出的伤口灌模,皱起了眉头。
萧晓白跟他讲起了在现场发现的线索,包括现金、凶手在墙上留下的脸部痕迹线索等等这些。刘逸飞听得出神,烟都忘记吸了,直到烟头烧到了手指,他才反应过来,一个哆嗦,扔掉了烟头,使劲的拿脚踩着。
“老刘,我觉得案子就是案子,谁先破都是一样的,没必要藏着掖着,我巴不得破了案歇着。这次,不管谁先破案,咱都在一起聚聚。”
“是这样的,因为现场发现的情况是这样的。女死者的指甲里留有人的皮肤组织,而且,墙上的脸部痕迹也有血迹存在,对方的脸,肯定是被女死者抓破了。至于耳朵上长有子耳朵,按照痕迹上来看,也是没有错误的。不过,我倒是有些担心,凶手不止一个。不过,你们抓到的这个家伙九九藏书,按照你的说法,我倒是有些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他可能真的不是凶手。”萧晓白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他同样在思索下一步的突破方向。
“拴马桩?”小朱和董丽都有些不明白,小钱兴奋的朝他们解释了情况,两个人才明白过来。
听完萧晓白的话,刘逸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盯着萧晓白。
“其实,我在现场勘察的时候,有个想法。我觉得,按照薛法官的正常收入,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资产的。而且,按照现场的情况来推断,凶手最早想拿走首饰,而后面,他发现了整箱的现金,于是,他扔下了首饰,拿走了六万元现金。我觉得,这可能是一起报复杀人事件。凶手好像是要拿回自己属于自己那一部分的钱一样。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从薛法官判过的案子入手?我觉得这个案子,可能牵扯到贪污受贿,我已经把现金上缴了,情况也向上面打了报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