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八章 竞争激烈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八章 竞争激烈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诚恳的表情,让小李有些不好意思,他收敛了刚才的戏谑和讽刺,开口道:“说起来很简单,我们查了鸿博景园保安室的来客访问记录,又调看了小区门口的录像记录,发现有一个人这几天曾经用假身份证登记,频繁造访小区。在看录像的过程中,我们队里刚好有人认识这个家伙,他是一起故意伤害罪的被告家属。薛法官是负责这起案子的法官,我们怀疑,他是怀恨在心,故意报复,或者是想以武力威胁薛法官,因为遭到反抗,所以痛下杀手。”
“是啊,现在已经在审讯了,在审讯室。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小张显得十分焦急。
“哦,这样啊!那你忙你的,我过去看看。顺便恭喜一下刘队。”萧晓白点了点头,让小李忙自己的去了。
“走,咱们去审讯室看看,案子破了是好事,不管是哪一组先破案,都一样的。”张燕的关切和掩不住的失望让萧晓白十分的局促不安,扯了个理由,一行人朝审九*九*藏*书*网讯室赶去看案情进展。张燕并没有跟来,这样萧晓白轻松了不少。
不过,萧晓白倒是没想到,这样一个案子,会牵扯到以后的仕途。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坐支队长这个位置,不是他清高之类的,他知道自己的分量,自己办案还可以,但是当领导不是办案能力强就可以坐得稳的,他一直认为小组的队长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所以,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也没有想过去竞争。
“你们抓到他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证据表明他是凶手的?”萧晓白听完,想了想,问道。
“小张,二组已经锁定疑犯了?”萧晓白回到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关于案情的,这样倒是不错,最少缓解了两个人原有可能出现的尴尬情况。
胸无大志,可能是萧晓白的真实写照。不过,萧晓白倒是过得心安理得。说实在的,他对官场的事情有些抗拒,假如让他选择,他宁愿与尸体打交道,九九藏书网也不愿与政治进行挂钩,领导的每一句话都要揣摩,这样的日子自己是决计受不了的。况且,他最害怕的就是开会,每次开会,他都要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大多时候自己都是神游天外的。假如自己真的做了支队长,光是开会都够自己受得了。所以,他更希望像现在一样,过着大头兵的日子,无忧无虑,该有多好。
在前往审讯室外的走廊上,萧晓白一行碰到了二组的小李。小李正拿着两份文件,兴冲冲的朝这边走,看到了萧晓白,小李停下了脚步,说道:“哎哟,萧队长,那么快就从现场回来了啊?看您这样子,肯定是发现什么重大线索了吧?”
“我们那边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小李,听说你们这边已经锁定疑犯了,所以过来看看,恭喜了。”
“好像有些不对劲?”萧晓白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道。
“暂时没有什么进展,发现了一些线索,不过对追查案子没什么太大帮99lib.net助。”萧晓白面对张燕焦急而关切的目光,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好像是没有完成作业的小学生面对老师一般,声音不由的低了下去。
来到审讯室的窗外,萧晓白一行隔着玻璃窗朝里面观望着。这种玻璃,是单向透明的,里面是看不到外面的,但是在外面却可以观察到里面的情况。
“萧哥,怎么了?”
“哎~!”听了萧晓白的回答,张燕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从办案方式和风格上来说,自己这一组是重细节和证据的,对现场勘察和线索的追踪远远要强于二组;二组的同事,他们在社会关系排查和对人员活动线索的追踪上,要比自己这一组要强得多。因为各有所长,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双方都是一种良性的竞争状态。不过这一次的案子,因为领导特别重视,要求两组共同协作,这一下,二组终于找到了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哪一组先侦破案子,就证明自己有强劲的实
九*九*藏*书*网
力。毫不夸张的说,二组等待这样一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萧晓白很怀疑,对方会通宵办案,来加快案子的进度。
在之后的案件侦破中,自己的这一组形成了独有的办案模式和风格,相比以前的办案方式,这一组的人,更注重细节和证据。等到外出的同事完成了长达几个月的追捕工作,回到支队报道后,大家在一起合作时,在办案方面,互相都有些不适应。局里干脆就把队里的人分成了两组,自己这一组因为办案比较突出,被郑局所赏识,大笔一挥,编为一组;原有的同事分成了二组。这也是从一开始,一组和二组关系都不怎么好的原因。
机关里面的事情,包括名字都是有讲究的,既然是一组二组,那么就是对能力的一种变相肯定。二组的人总是觉得,自己是老资格的,却被分成二组,一直有些耿耿于怀,不过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长久以来,自己这一组的办案效率,也是有目共睹的,二组虽然憋着一股劲想压下九九藏书自己一头,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小李的眼睛中,满是掩不住的兴奋和骄傲,说话间夹枪带棒的。小钱一下子被激怒了,刚想上前,被萧晓白拉住了。
“这个人,应该不是凶手。”
这个案子,牵扯到了日后刑警支队队长的晋升问题,这是萧晓白所没有想到的。去年萧晓白刚进刑警队的时候,刑警队的韩冰雨队长就因为某些原因跳楼身亡,这个职位一直是暂时空缺的。当时刑警队的另外一部分同事,也就是现在的二组,刚好在外地追捕一个跨地区作案的人口贩卖集团,自己就与下面抽调上来的小朱和小钱组成了临时小组。
“没有发现凶器之类的证据。但是他头上和脸上都有淤青和被打破的伤,我们怀疑是他在现场遭受反抗留下的,而且他屋子里堆着一套被雨水淋湿的衣服,上面有大片血污的,集中在胸前,很可能就是在现场不小心沾上的血迹。现在正在审理,询问凶器的下落呢!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小李说完,满脸的骄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