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章 政治嗅觉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章 政治嗅觉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队,箱子我已经检查完毕了,上面没有发现指纹,但是在箱子里的纸币上,发现了指纹,不过,这可能不是凶手的,因为每个上面的指纹都是一样的,看起来像是主人家在清点金额时留下的。这些钱的号码我都记下来了,全部是HD90开头的,从最上面的编码开始,都是连续的。假如这些失踪的钱,也是按照顺序排列的话,这些号码应该是HD90452110至HD90452710之间。我已经打电话给局里了,让他们通知银行对这些号码的纸币进行监控。”董丽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那个密码箱。
墙上的耳朵印痕里面,多出来的水滴装印痕,就是这种子耳朵形成的,从痕迹上的分布来看,这是一个大概有一厘米长的子耳朵,算是比较大的子耳朵了。
“我想起了王尔德的名言——我可以抗拒一切,除了诱惑。看来,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萧晓白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并没有问董丽有没有思想斗争过,因为不需要。自己的99lib•net这帮同事,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可以坦诚的说出自己曾经激动过,那就没有必要再去澄清什么了。
“都忙完了吧?那几个屋子都检查完毕了吧?忙完了我们就收工回去了,把现场封锁了,叫这块的片警注意保护现场。我们回去鉴定这些线索。”萧晓白看到现场都整理完毕了,向董丽和小钱吩咐道。
坐在车上,萧晓白在沉思着,他在考虑下一步的工作。这个案子因为受到局里领导的关注,任务十分紧迫,而且郑局又做了分工,自己这一组在现场忙着现场调查的时候,二组的人早已经开始对社会关系的排查。小区出入口的监控录像和门岗访客记录,是他们调查的第一站,说不定他们早已有所发现。也许回到局里,自己应该跟二组的人沟通一下,看看他们那边有什么样的线索,况且,自己这边发现凶手有子耳朵的线索,可以为二组的人锁定目标提供便利。
耳朵的形状,看起来都大致一样,其实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九*九*藏*书*网,每个人的耳朵都是不同的,包括大小、形状和轮廓。凶手在现场,大概是想从桌子和墙壁之间的空隙中捡出什么东西来,结果,将自己的面部和耳朵贴在了墙壁上,留下了这些痕迹。其实,即便是他的耳朵上没有子耳朵的存在,他的耳朵痕迹,同样可以在他出现在刑警视线之内时,帮助刑警确定他的身份。而现在,他的耳朵上有子耳朵的存在,就更加明确了他的身份特征。
“暂时还没有,现场整理完了,正准备回去进行仔细检验呢。怎么了?”
“这里面好多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现金,刚才意识到这些全是钱,心里激动得砰砰直跳,怪不得那么多人贪污受贿,在诱惑面前,能把持自己的人,还是很小一部分的。”董丽的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是因为自己看到了那么多钱后激动导致的。
“这个家伙,右耳朵长有子耳朵,这个线索,理论上讲,可以帮我们缩小很大的侦查范围了。但是子耳朵九*九*藏*书*网这种事情,又不是登记在册的,这是能作为发现疑犯后的判别标准,但是对我们现在的工作,却是没有帮助的。”萧晓白说完,自己摇了摇头,这样的情况实在有些太窝火了,现场找到的线索,对前期的侦查工作没有任何帮助。
很多人并不知道,痕迹学上,对与辨别人体特征,除了指纹这个众所周知的特殊密码外,特殊性较高的还有虹膜、唇痕、齿痕等。虹膜在刑侦上并不常用,主要是用于高度保密场所的密码锁上,其实从区别性上来讲,虹膜比指纹更加精确,他的特殊性更高。只不过刑侦上无法真正的利用,虹膜都是需要近距离的高清晰扫描,犯罪分子在现场,哪里会留下虹膜的扫描纪录?
而其余的痕迹证据,如鞋印、脚印、掌印、包括这里收集到的耳朵痕迹,都是可以利用的。虽然这些痕迹,并不带有唯一性,没有那么精确,但是这些痕迹在与其他的线索结合起来时,可以为警方确定疑犯的身份提供帮助。
“小张,什么事?”萧九-九-藏-书-网晓白觉得嗓子一阵发干,不知道是因为发烧的缘故,还是因为心里愧疚。
“就是子耳朵啊!”萧晓白解释道:“就是很多人耳朵的轮廓上长得那种小肉柱一样的东西。我们老家把这种子耳朵叫做拴马桩,说是长了拴马桩,是福气,是做官的命。不过这个说法好像不准,这个家伙就不是做官的命,倒是个杀人的命,可以当做破除封建迷信的教材了。”
董丽和小钱相视一笑,被信任的感觉实在很奇妙。
正在这时,电话忽然响了,是张燕打来的。昨天那一幕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萧晓白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唇痕也是具有相当的特殊性,嘴唇上分布的纹路,如同指纹一样,具有唯一的对应性。齿痕也一样具有唯一性,但是,它和唇痕一样,不经常使用——犯罪分子在犯罪现场,没事不会用嘴乱亲乱啃的。当然,情杀和咬人时,还是可能出现的。虽然这些痕迹不经常使用,但是,却不代表它们不能为确定犯罪分子的身份做出贡献。
萧晓白拿出用来提九九藏书网取指纹的指纹带,轻轻的把墙上的耳朵印痕沾了下来,小心的收好;紧接着又用大张的提取带,提取了墙上的面部痕迹,同样收好。
“拴马桩?”听了萧晓白的话,小钱有些摸不到头脑。拴马桩这个名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第一印象就是埋在地上的石头桩子,用来拴马用的。
“二组已经锁定疑犯了?这是好事啊!那么快就锁定了疑犯,很好啊!”萧晓白不明白张燕为什么会那么着急。
“小萧,你这个傻瓜!怎么就没有一点政治嗅觉呢?这一次的案子可是十分重要的,说白了,这是关系到你和二组刘队的仕途的,谁先破案,谁就是以后刑警支队的队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二组的人,好像已经锁定了疑犯,正在审讯疑犯呢!局里分工的事情我听说了,但是你们也太慢了吧?人家那边都快破案了,你们这边怎么还没有动静?这可怎么办呢?”张燕听了萧晓白的话,更加着急了。
“你们那边情况如何?有没有发现能够确定嫌犯的线索?”张燕的声音有些着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