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章 奇怪印痕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章 奇怪印痕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哥,这是什么?”小钱刚好进来,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是一套组合家具,不过看样子主人在买家具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房间的宽度,规划不够好,家具没有摆放好。最靠里面的一张桌子,跟墙壁之间,留着大概有二十厘米的空间。桌子上方大概二十厘米的墙面上,有一点血迹,假如不仔细的看,不是很显眼。
萧晓白凑到近前仔细的观察,才发现这一点血迹有些不同。墙壁上其他的血迹都是溅射上的,大多呈圆形,或者呈椭圆形和短条状的。椭圆和短条状的形成,是因为血液过多,受到重力的作用,在墙上流动造成的。而这一点血迹,很淡,而且呈一种不规则的图形,有些像是横向的条状,血液喷溅是不可能形成这种图形的。
“脸和耳朵。”萧晓白硬邦邦的回答了一句,回头看着小钱:“把头侧过来,我看看你的耳朵。”
移开了卫生间下水口上堵着的水桶,萧晓白在下水口上放置了一个滤网,压http://www.99lib.net紧之后,抽开了下面的塑料袋子。这种滤网,本来是用于在水中捞取异物的,这样过滤下来,可能会发现一些肉眼无法发现的线索。
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颈部大动脉离心脏十分的近,心脏给予的强大压力,使得大动脉的血液具有相当的动能,再加上颈部大动脉基本上属于裸露的血管。假如颈部大动脉被割断,是必然造成喷射情况的,不可能慢慢的流出血液。凶手割开了女性死者的颈部大动脉,女性死者的血液短时间内喷射而出,几分钟内就死于失血过多,同时,喷射出的血液也飞射到了墙壁上。
萧晓白瞪着墙壁上的图形,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人脸侧面印下来的图形嘛!”
小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咬着嘴唇的牙齿也松了开来,红润的嘴唇上留下一排明显的牙齿印。
用刷子轻轻的在墙上刷上了一些粉末之后,血迹四周的墙壁www.99lib.net上,显现出一块不规则的图形。图形的中央,有一条纵贯的阴影,而血迹就在阴影之上。
萧晓白拿出一个证物袋,将这些收集到毛发和杂物都倒了进去,又从下水口原本自带的滤网上,收集了存积在上面的毛发,放进了另外一个袋子。萧晓白这样做,是有目的的。虽然从现场来看,只有女死者抓伤过凶手,男死者生前似乎没有搏斗过,但是不排除搏斗的可能性,假如在搏斗中,凶手被拽下头发之类,就可以通过DNA的检验来帮助锁定疑犯。
“奇怪,怎么血会喷出去那么远?又不是正对面。”萧晓白有些狐疑,嘟哝了一句,准备朝外面走去,想了想,还是刹住了脚步。他还是需要确定了才能放心。
“小萧,我们这边差不多就是这样子,尸体要运回去解剖后才有结果出来,没事的话,我要赶回去解剖尸体了,局里不是催得很紧么?”老李说着,招呼现场的民警过来,准备把尸体往车上外运99lib•net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兴奋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又平静了下来,这样一个人脸侧面的图形,它并不像指纹那样,具有唯一性,根本无法作为线索进行跟踪。
“在黑暗中恐惧挣扎,直至窒息死去?”萧晓白听老李说完,看着仿佛睡着的小女孩,轻轻的问道,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
厨房和厕所地面上的出水口,是被凶手用塑料袋子蒙在了上面,又用装了水的水桶压在了上面,正因为如此,屋子里才会积满了水。最早来到现场的保安并没有移动过水桶,萧晓白让痕迹科的同事在水桶上试着提取了指纹,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我知道了,这是拴马桩!”
看了半天,萧晓白也没有想出这种血迹是怎么形成的,他皱着眉头,脑子里却闪过了一个念头:这可能是凶手被抓伤后留下的。
其实对于命案的侦破,犯罪现场的证物收集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但是这个工作,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确实需要细心和99lib.net耐心。因为谁都不知道哪些线索是对案子有用的,所以,绝对不能忽略任何线索,这样的话,一个现场下来,光是证物和指纹的收集都有的忙活。
想了想,萧晓白又拿起了毛刷,扩大了粉末的涂撒范围。一个半月形的痕迹慢慢的出现在图形的右上方,那是一个人体耳朵的印痕。不过,这个耳朵的印痕,有些奇怪,在上半圆的位置,多出一个水滴状的印痕。
主卧的墙壁上,有女死者血液喷溅造成的点点血迹,萧晓白一边拍着照,一边做着记录。因为电视的误导,很多人以为,人被快刀斩断脖子,会慢慢的溢出鲜血,过了很久,脑袋才会“咕噜”一声掉落在地。
随着下水口上放的漩涡越转越快,越来越小,屋子里的水慢慢的变浅了,滤网上也多出很多东西来,大多是人体的毛发,还有一些看不出成分的黑色杂物。
“也不一定。在缺氧和二氧化碳过多的情况下,孩子可能在死亡之前已经昏迷了。看她的表情,应该是没有经历过
99lib•net
太多痛苦,可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老李的话让萧晓白和吴艳平皱着的眉头舒展了不少——人总是有这个心理,同样是死亡,假如是在平静中死去,会比在痛苦中死去让人好受一点。
“好,有结果的话,尽快通知我。”萧晓白点了点头,继续在房间里寻找着凶手可能留下的线索。
“怎么了?”小钱顺从的侧过头,让萧晓白看着自己的耳朵。
挨着床的这面墙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连窗户的床脸上都满是血迹。白色的墙壁上点点鲜红,就像雪地里盛开的梅花。窗帘上满布着的卡通小熊,没心没肺的笑着,全然不知自己的主人,早已命丧黄泉。
何况,现场如此混乱,现在并不能确定凶手是单人作案还是多人作案。女死者指甲中的皮肤可以用来鉴定DNA,同样,现场留下的毛发,同样可以鉴定DNA。
萧晓白拍完照,准备去另外的房间继续整理线索,出门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挨着窗子放置的家具上方的墙上,有一点殷红的血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