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五章 窒息死亡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五章 窒息死亡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这是一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屋子里悬挂着的大幅照片上的她,美丽而丰腴,丰满的身体上充满着女性特有的魅力。但是此刻的她,却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眼睛瞪得死死的,泡了一整夜的皮肤上,有些泛白的感觉。
“萧队,我觉得……”董丽看着箱子里的钱和首饰,欲言又止。
“我觉得他是没有反抗的机会。凶手的手法十分的老练,他在一开始就控制了男人。女人的反抗,很可能是偷袭得手的。可惜地上的血迹都被水冲走了,假如有血迹的话,我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盲人摸象,瞎猜。”萧晓白摇摇头,有些无奈。
“女性死者是一刀致命,被人在背后用刀子割断了脖子,初步判断,颈部大动脉被割断而造成的失血过多是直接死因。这也证明了我刚才的推测,凶手可能与男性死者有仇,所以,才会虐杀男性死者,而女性死者和小孩只是添头。”老李检查了一遍女性死者的尸体九-九-藏-书-网,没有发现其他的伤口。
“看来我刚才的推断有错误,我以为孩子头上的伤口是在箱子外被打的,现在看来,孩子是被扔进去的,她当时还清醒着。”老李看了看内钉上的血迹,摇了摇头。
女孩的身上,除了额头前的一处撞伤,脖子后面的部分还有手掌形状的淤青,两只腿的脚踝部分,也有这样的淤青,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伤痕。
“她是被这样提起来扔进箱子的?”萧晓白比划了一下,凶手大概是用右手捏着小女孩的脖子,左手捏住了小女孩的脚踝,然后把她扔进了箱子。“那么,她当时应该还活着,是活活被憋死的了。这样一个密闭的箱子,五个多小时会造成窒息么?”
“这种木箱,是很古老的那种做工方式。密闭性很好,在这样一个体积的箱子里面,理论上来讲,空气的含氧量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来说,支持五个小时是足够的。问题是,挣扎九_九_藏_书_网和苦恼,加上恐惧造成呼吸急促,这些情况会加速氧气的消耗,而且,人体呼出的二氧化碳,在箱子中聚集,这种密闭情况下,死者大多是死于自身呼出的二氧化碳中毒死亡。没有空气流通,这样的箱子,远远不足以支撑五个小时。”
老李和小吴已经处理到了女性死者的尸体了。男性死者的尸体早已经被抬下楼去,送上了运尸车。在现场的处理,只是为了初步的判断和推测,这些尸体,运回局里之后,还需要仔细的进行解剖,才能够发现更为细致有用的线索。
“不要想这个了,我们是刑警,不是侠盗罗宾汉。看一看箱子上能不能提取到指纹,还有,查一下这些钱的排列序号,这些钱看起来很新,假如是连号的话,我们可以通过编码来控制这些钱的流向。六万块钱,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一个大数目的,很可能会存到银行去。一张一张花掉的情况,不太可能。”
当孩子被抱起九*九*藏*书*网后,萧晓白检查了一下箱子,这才发现,箱子内层的铜环内钉上,有一块血迹。看样子是孩子在挣扎时装上去的。
“你的意思是?”萧晓白看了看满密码箱的百元大钞,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董丽,董丽朝他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肯定。
“你这句话我赞成,女人看起来很胆小怕事,但是在绝境中,往往能爆发出一种坚毅的力量,特别是在保护自己后代的时候。”老李接过话茬,说道:“刚才你在那个男性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吧?他好像没有反抗过?”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起报复杀人事件,而起因,很可能与腐败受贿有关。”董丽的言语中带着一种肯定:“看来,这个薛法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些时候,女人比男人要更加坚强。”萧晓白把证物袋收好,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女性死者的手,感慨道。
“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吧?他属于在职法官,职称再高,年收入也不会过http://www.99lib.net十万吧?”因为发烧,萧晓白脑子反应不过来,有些后知后觉,他没有往深处想,回答完董丽的话,自己才觉得有些不对。
萧晓白说完,并没有再理会董丽的反应,他一个人走回了客厅。他知道,自己不需要为董丽去担心,她只是一时有些转不过来心思而已,她会很快想明白的,而且,会很好的完成任务的。萧晓白对自己的这几名同事有着绝对的信心,他们都是有着强烈责任感的人,不需要事事都去督促。
“怎么了?有什么话直接说,没事的。”萧晓白从沉思中反应过来,向董丽说道。
小女孩的尸体,是最后处理的。说实在的,在处理小女孩尸体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有些难受,这样可爱的一个小生命消逝在人们的眼前,不由得不让人心生感慨。
萧晓白看出了董丽的心思,继续说道:“也许你从感情上有些无法接受,但是,即便起因真的如你猜测,是腐败受贿行为,那孩子呢?孩子是无辜的,她才九九藏书网只有六岁,凶手连这样一个小孩子都能下手,不管他最初的动机是什么,当他杀死这样一个无辜的小女孩的时候,他已经蜕变成恶魔了。不要想了,干活吧。”
一个薪水不高的在职法官,家里有数张超过六位数的存折,床下面还放着一整箱百元大钞,这让人一下子就联想起腐败和受贿行为。
董丽好像对贪污受贿这种事情十分的痛恨,显得十分的愤怒。
这一次,萧晓白有所发现,在女性死者的指甲缝中,他找到了一些泡的有些发胀的人体表皮组织。他用镊子轻轻的从女性死者的指甲中将这些表皮刮了出来,装进了证物袋中。
萧晓白戴着手套,拉起女死者的手开始检查,女性死者的指甲长长的,上面涂满了红色的指甲油,反衬着泡的泛白的手指皮肤,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有些不明白,法院那边的工资到底比我们高多少?”董丽吱唔了半天,也没有把心头的想法说出来,而是用疑问的方式巧妙地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