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章 今夜无眠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二章 今夜无眠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今夜,天南市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沧海桑田,爱易老。
“你别逞强,该休息就休息。”老李又看了萧晓白一眼,继续说道:“惨得很,一家人全被杀了。还有一个小女孩,在衣服箱子里活活给闷死了。”
“你是不是生病了?”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道。
萧晓白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头涌起,直窜到脑门上,冲得他脑袋发晕。“畜生!要是老子抓到他,先毙了他!”
该怎么办呢?萧晓白觉得自己一个脑袋有两个大了,听着窗外雨点打在雨棚上的噼啪声,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时候的他,不懂得这两句诗中带着的忧伤和无奈,如今,再次想起,他读懂了诗中的无奈与忧伤。
在城市里,有一个女子,也是彻夜难眠,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她的心中,有些甜蜜,还有些心酸;有些幸福,还有些悲伤。
因为是雨天,车子行驶速度很慢,萧晓白在车子的摇晃中,迷99lib•net迷糊糊的睡着了。
303号房的门洞开着,一群人正在里面忙碌着。屋子里像是涨水了一般,拖鞋和日用品飘满了屋子,屋子里的水,带着一抹血色。
“喂,什么事?”萧晓白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像口破锣。
一个木质的箱子里,一个小女孩静静的躺在里面,长得漂漂亮亮的,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仿佛睡熟了一般。不过,她的额头上有一块带着血渍的伤口,眼角还挂着泪痕。
“没事,小毛病,有点发烧而已。是什么情况啊?”萧晓白来到老李和小吴跟前。
“去鸿博景园。”跟司机师傅说出了目的地,他感觉自己似乎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去说话了,把身子斜靠的后排的座位上,闭上了眼睛,想养养神。
“没事,大概有点发烧,小意思。”萧晓白说着,脸上却在发烧。张燕的关心,让他觉得有些难堪,有些无法面对。
萧晓白正在迷迷糊九_九_藏_书_网糊地做着梦,听到司机的喊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这一吓,让他出了一身冷汗,身上粘乎乎的难受,不过,晕晕的脑袋好像清醒了很多。
他又想起了以前的那段岁月,那段幸福而甜蜜的时光,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而如今,一切却是物是人非。他忽的想起了中学时看到的一首诗,他依然记得其中的两句:为什么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光,却总是走得匆匆?
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碗,萧晓白打开了卫生间的热水器,还是洗个热水澡吧,要不然真的会生病的,春雨还是很冷的。
从车上下来,萧晓白举着雨伞,顺着鸿博景园的小区道路朝里面走着,他很快就找到了六栋,楼下停着的警车和黄色的警戒线就是最好的指示牌。
回到自己的房间,萧晓白有些恍惚的感觉,他的记忆好像有些错乱。他觉得今天的事情,都如做梦一般。
“没事,没事。鸿博九-九-藏-书-网景园是吧,我马上赶到。”
“鸿博景园发生命案,有人报警,局里让我通知你带队处理,你要是生病,就让他们先去吧,我跟局里说一声。”张燕的语气中,带满了关切之情。
“老李,都是什么情况?”萧晓白走进屋子,就愣住了。在门口的时候,由于房门挡着视线,没有看到屋子里的情况,现在他看清楚了,客厅里躺着一名男子,面部朝下,他身下的水都被鲜血染红了,而主卧里,还躺着一名女子,身下也是一片殷红。
“喂,醒醒,鸿博景园到了。”
等不及公交车,他伸手招来了一辆出租。
雨一直下个不停,萧晓白撑着雨伞来到了马路边,春季雨天的阴冷让他有些浑身发冷,本来就有些晕的脑袋,晕得更厉害了。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额头有些烫手,分明是发烧了。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吃了两粒退烧药,希望到现场的时候,能够好一点。
夜无眠。
萧晓白下意识的想
九九藏书网
去拿手机,却发现自己的头晕得厉害,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手机,拿起来一看,是张燕打来的电话。萧晓白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洗完澡躺在床上,萧晓白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又想起了在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幕,那一刻,他真的只是把张燕误认为是刘黎了。问题是,张燕对自己一直怀有好感,这样一来,以后该怎么去面对张燕?自己对她根本就没有感觉,这样只会耽误人家女孩子,可是自己又不能直接告诉别人:我对你没感觉。这不是找骂么?
坐在床上愣了很久,他才站起身,想下厨房做饭,菜都洗好了,才想起自己的路上已经在街边的小摊上吃过了一大碗面。
“怎么一天不见,你的嗓子变成破锣了?”老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是不是生病了?”
“大概是被打昏了以后,扔到箱子里憋死的,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连孩子也不放过?哎
藏书网
~!”老李一声长叹,身旁的小吴没有说话,眼圈倒是先红了。
挂断电话,萧晓白坐起身,头却晕得厉害,他深深的呼吸了几下,使劲搓了搓脸,等自己清醒了一点,开始穿衣服起床。
萧晓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再去想。有些回忆,还是让它尘封在心底为好。
老李说着,指了指卧室墙边打开的衣服箱子。
在城市的另一端,还有另外一名女子,也是难以入睡。她想起了以前的岁月,以前的幸福,和自己下午听到的故事。恍惚间,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继而,房间里再次归于安静。
“对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电话忽然响起,将萧晓白从睡梦中惊醒。
六栋的楼道里满是水,整个楼梯都湿漉漉的,还不时的有水滴从楼上的楼梯上滴落下来。这可真够新鲜的,外面下雨就算了,屋子里也能下雨?萧晓白摇了摇头,重新撑起了本已经合上的伞,朝楼上走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