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一章 雨夜血案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一章 雨夜血案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雨中慢慢的走着,任凭雨点打在自己的身上。刚才与刘黎交谈时说过的话,一遍遍在他脑海里盘旋着。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放开这一切,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忘记那些往事。
程云鹏被一阵嘈杂的吵闹声惊醒了。
刘黎止住了哭泣,在他怀里抬起了头,仰着脸,闭着眼睛,嘟起了嘴。
隔壁的吵闹声也慢慢的停了下来,一切趋于平静。隔壁的一家,总是没事就吵架,天天晚上闹个不停,程云鹏已经向小区物业投诉了好几次了,但是对方的回答是:“这是私人问题,我们没办法干预。”这个回答,气得程云鹏直跳脚。
萧晓白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不知不觉中,晃回了市局。
萧晓白也顾不上什么了,下意识的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转身像逃跑一样离开了办公室。
萧晓白麻木的听着张燕的指挥,伸着胳膊,张燕把他的外套从身上九-九-藏-书-网跩了下来。还好,毛衣没有湿,看样子问题不大。
凌晨两点,鸿博景园六栋302号房。
这一次吵架,好像更厉害,应该是夫妻两个打架了吧,连孩子都被惊醒了,哇哇的哭,不过马上又停了。打吧,打吧,最好打架打死一个,以后就没那么吵了。程云鹏带着一丝恶意的想着。
张燕停下了手中的毛巾,将手贴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冰冷的像块石头,脸上新长出的胡子茬,有些痒痒的扎手。
“怕什么,吵架而已。”程云鹏抱着妻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放心吧,没事,继续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妈的,隔壁又在吵架?”程云鹏低声骂道,身旁的妻子凑了过来,抱紧了他。
天南市的夜,黑暗而寂寞。
“嗯!”妻子在黑暗中找到了他的唇,轻轻的吻了一下,靠在他的臂弯里,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晓白离开了对方柔软的嘴唇,却发现对方九-九-藏-书-网没有像记忆中的那样,调皮的咬自己的嘴唇,他一个激灵,终于回到了现实中来。张燕正躺在自己怀里,满脸通红,如喝醉酒了一般。
萧晓白比她高出很多,她有些够不到的感觉。萧晓白像一个孩子一样,顺从的低下了头,张燕拿着毛巾,帮他擦拭着头上的雨水。毛巾上带着的香味,让萧晓白的心,一点点的暖了起来。
萧晓白轻轻的把嘴唇贴了上去,对方的嘴唇柔软而温暖,他伸出舌头,突破了对方颤抖的双唇。怀里的刘黎,如触电般的浑身一震,继而瘫软在了他的怀里,将他抱得更紧了。
“你去哪里了?”张燕明知道萧晓白的去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去看刘黎了,我好难受。”萧晓白的回答,是下意识的,他依然没有从那种呆滞中恢复过来。
李红军和王燕萍的故事,让他感到悲伤而无奈,却也让他想起了尘封在心底,自己和刘黎的故事。为什么深爱,却非要用伤害来证明九-九-藏-书-网?他想不明白,他也不想想明白,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想让雨下的更大一点。只有冰冷的雨水能够让他焦躁而伤痛的心好受一点。
萧晓白的意识,一点点的回到了身体内,他觉得刘黎正在抱着自己哭,正如她那一次回来的时候,他轻轻的抚摸着刘黎的脸庞,说道:“乖,不哭了。”
“我冷。”萧晓白还是那样傻愣愣的站着,一动不动。
“快把外套给脱了,等一会把衣服湿透,就肯定要生病了。”张燕连着催促了好几遍,发现萧晓白没有反应,无奈之下,自己动手将萧晓白外套的扣子解了开来。
“我给你倒点热水喝吧?”张燕一边帮萧晓白继续擦着头发,一边问道,而后者,完全没有反应。
不过,天南市这一场春雨,但是奇怪得很。刚过惊蛰,雷声却一直响个不停,而降雨量也不似以前春季的毛毛雨,雨点很大,打在大街两旁的雨棚上,噼里啪啦的作响。
“快把身上的雨水擦一擦啊!春天淋雨最容藏书网易生病了。”张燕拿着毛巾,想把毛巾递给萧晓白,但是后者却依然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他一边想,一边听着窗外沙沙的雨点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北方农家的谚语有云:春雨贵如油。这句话是有根据的。在北方,春季大部分时间是干旱的,即使降雨,春季的云层一般都很薄,降雨量十分的小,再加上春季时恰好赶上农作物的生长发育期,这微薄的降雨量,会对农作物的生长带来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用贵如油来形容春季的降雨,再合适不过了。
303号房的屋子里,传出哗哗的水声,一滩带着些许鲜红的水渍,慢慢从房门中溢出,最终变成了一条蜿蜒的河流,从楼梯口流了下去,落在楼下,发出了哗哗的水声,和外面的雨声,响成一片。
办公室里只剩下张燕一个人,一条毛巾静静地躺在她的脚下,她俯身捡起毛巾,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住的落下。
张燕看着萧晓白茫然的表情,有些心痛,咬了咬牙99lib•net:“把头低下来!”
天已经黑了,局里的人早都下班了。值班室还亮着灯,萧晓白也没有心情去看是谁在值班,一个人麻木的走上了办公大楼,来到了办公室。
“胳膊抬起来。”张燕此刻有一种感觉,她面对的并不是平时那个无所不知的队长,而是一个受伤的小男孩,这种感觉,却让她觉得更加心酸。
办公室还亮着灯,张燕正在埋着头忙碌着,听到有人进来,她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萧晓白浑身湿漉漉的走进来,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慌忙跳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毛巾来,走到萧晓白面前。
张燕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却发现对方的眼睛中,除了茫然,还有抹不去的悲伤,她不由得心头一酸,轻轻的将身体靠在了萧晓白怀里,嘤嘤的哭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她一边哭,一边抱紧了萧晓白的身体。
“老公,我怕。”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对不起!对不起!”萧晓白赶忙放开张燕,对方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