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九章 雁过留声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九章 雁过留声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我怀疑,我们发现的尸骨就是你父亲的,而杀死你父亲的凶手,就是你母亲,你家的厕所,就是她进行分尸的地方。”萧晓白想了半天,还是把实话告诉了李珂,不管如何,她都是会知道的。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既然王燕萍是杀死丈夫的凶手,那么,她为什么要去报案呢?她分尸再抛尸,就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去报案,则很有可能会被发现,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试剂慢慢渗入了水泥的缝隙间,逐渐显现出青白色的幽光。这是曾经留下血迹的反应。
“给你。”小朱挤了过来,把工具箱递给了萧晓白。
“很多人都以为,瓷砖是隔水的,其实除了瓷砖的表面那一层釉质比较防水之外,瓷砖的侧面和背面都是吸水的,即便是釉质的一面,也是会透过些许水分的。这里铺着的瓷砖,是磨砂型的,这种瓷砖的釉质面,不是很光滑,而且,釉质面在她的劈砍下,早已掉落了很多,于是,分尸时大量淤积的血液,渗入了瓷砖,藏书网即便是被盖上了水泥,经历了三年,但是在显影试剂下,这些陈年的血迹依然无处遁形。我也正是猜测而已,没想到真的蒙对了。”
看到李珂如此强烈的反应,董丽慌忙搂着李珂的肩膀,狠狠地瞪了萧晓白一眼,搀扶着李珂朝沙发走过去。
“董丽,你发现没有,厕所里的瓷砖和外面的瓷砖,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是,颜色却有些不同,而且,厕所里的瓷砖铺的不是十分的整齐。还有,厕所的地面,要比外面稍微高出来一些,这是不合常理的,因为大部分的家庭,都是厕所的地面,比其他房间的地面低。还有,你看马桶这里,是不是感觉这个马桶被瓷砖包进去的地方太多了?”
“对,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不过,这要等一下检测了才能够知道。”萧晓白一边说着,一边将地上的瓷砖一块块撬了开来。
李珂在去取锤子和凿子的时候,也不知道萧晓白的用意是如何,她没有多加考虑,在楼上的九九藏书网工具房找到了一把锤子和一个凿子,就拿给了萧晓白。
“我做错了么?”萧晓白手里拿着喷壶苦笑道。也许,自己应该说的委婉一点,刚才的话,也许真的说的太多直接了。但是,如何委婉才能让对方接受呢?萧晓白实在是想不出。悲剧永远都是悲剧,不管如何委婉。
“萧哥,你可真厉害,撒了一泡尿就把案子给破了,还得罪了新来的女同事。”小朱凑过来,低声说道。
“是这样的。不过,那又如何呢?”董丽看了看厕所的地面和马桶的高度,回答道。
但是对于刑侦人员来说,飞鸟飞过的天空,就会有痕迹留下。也许是光影的记录,也许是飘散在空气中的气味,也许是飘落下的羽毛,也许是排泄下的粪便。只要飞鸟经过,就一定会留有痕迹,也许我们无法发现,但是,却并不代表没有痕迹留下。
“你是说?”董丽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李珂,终究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来。
世界上并不存在完美的犯罪手法,正九*九*藏*书*网如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完美的事物。假如刑侦人员无法识破罪犯的犯罪手法,那只能说明,刑侦人员不够聪明细心,或者,只是刑侦技术暂时不足,或者,是证据还没有被发现。
天空中没有留下飞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诗人泰戈尔在《流萤集》中如是说。
“哪里不对了?”
“萧哥,你怎么会知道瓷砖下面留有血迹?”
“看来,我没有猜错。”萧晓白开始拿着锤子在地面上一下一下的夯着,虽然这一层水泥沾的比较紧,但是在这样的外力夯实下,很快就一块块的掉了下来。
萧晓白站起身,叹了一口气,向李珂说道:“你妈妈还在学校上课,是吧?”
听到萧晓白的话,李珂想麻木了一样,愣了足足有半分钟的样子,忽的尖叫起来,掩着自己的耳朵,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恐怖的事实。
撬开的瓷砖下,是一层凝结的水泥地,上面并不是很平,做工十分粗糙,很像是新手学徒砌出来的。萧晓白将这一层水泥铲去,下面居然九九藏书又是一层瓷砖地。因为这些瓷砖都是磨砂的马赛克地板砖,这一层水泥在上面粘的倒是十分牢实。
“萧哥,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小朱一边拍照,一边说道。
萧晓白打开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检验血液痕迹的鲁米诺试剂,调配好之后,拉上了厕所的帘子,厕所里一下子暗了下来,萧晓白拿起试剂,对着那一块痕迹斑驳的地面一阵喷洒。
“萧队,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撬厕所里的瓷砖?这样会被投诉的。”董丽想阻拦萧晓白的活动,但是已经完了,对方已经撬开了一块瓷砖。
“小朱,把工具箱拿过来。”萧晓白在里面那层瓷砖地上,发现了很多劈砍留下的痕迹,停下了手中的锤子,向小朱喊道。
“也许,她报案是想要被抓住。很多时候,罪犯在良心的折磨下,宁愿选择自首也不愿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想,王燕萍也许正是因为受不了良心的责罚,才会去报案。但是处于自我自私的保护,又不敢自首,只是报告自己的丈夫失踪了,希望99lib•net以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来自首,但是,却一直没有被重视,整整拖了三年。”
董丽坐在车上,看着身边麻木的王燕萍和哭泣的李珂,思绪又回到了下午在李珂家的一幕。
“去你的!赶快拿相机把这些都给拍下来,做好记录。”
萧晓白从厕所回来,就要李珂去找锤子和凿子,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是啊!怎么了?地面上发光是怎么回事?”李珂看着萧晓白严肃的表情,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她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
“李珂,假如我们没有发现的话,我会重新帮你家铺地上的瓷砖的。”萧晓白接过锤子和凿子,开始在厕所的地面上撬着瓷砖。
“这种装修工程,一定是装修公司承包下来的,他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说,这里的瓷砖,是有人又铺上去的,对方在掩盖一些事实。”
李珂和董丽站在厕所的门口,看着萧晓白在里面忙碌。李珂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也隐隐约约的猜到,厕所里的这两层瓷砖,跟父亲的失踪有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