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八章 最后一课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八章 最后一课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都回去上课吧,老师的事情你们不明白的。”王燕萍本来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看到那么多的学生都围了上来,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
萧晓白三人带着王燕萍来到了楼下,李珂早已站在了车外,她看着自己的母亲,除了哭泣,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整整三年了。不过,你们能不能让我把最后一节课上完?”王燕萍十分的平静,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般。
“萧队,她为什么会想起跟这些孩子讲这首词?这些小孩子怎么会读得懂?”董丽低声的问道。
“在三二班,三楼西边那头。”小朱指了指三楼的第二间教室。
下午四时许,城郊南关中学,一辆警车缓缓的驶入了学校的校园。
“你们不能带走王老师!”孩子们纷纷叫嚷着。几个聪明点的孩子,已经朝楼下跑去,大概是找校长去了,在学生的眼中,校长和老师都是万能的。
现在的学校,跟以前的条件可大不一样了,教室里都是按照规定的五十人,教室里并不拥挤,前后门都敞开着,后排的一排桌子,都空着没
九-九-藏-书-网
人坐。
王燕萍仰着脸,满面泪水,一动不动,任由女儿打着。
“不过,并不能单纯的从词人所属的流派来评价词人的词作,比如说,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被称为宋词中的绝唱之一,而这首词,则是十分婉约动人的爱情之词。”
“好吧,希望你能配合,我可不想闹出什么岔子。”萧晓白看着眼前这个女教师,她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解脱后的平静,就点了点头。
校长终于赶了过来,看到萧晓白出示的证件之后,将学生们安抚下来,让他们回到了教室里。
“萧队,就让她呆在车上吧,一时之间,她大概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董丽回头看了看坐在车子里哭泣的李珂,向萧晓白说道。
讲到这里,王燕萍的眼中忽然溢满了泪水,她站在讲台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班上的学生,全部都惊呆了。
王燕萍哆嗦着嘴唇,到最后才冒出一句:“小珂,妈妈对不起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http://www.99lib.net识,尘满面,鬓如霜。
“后排有空位置,几位坐下听一节课吧。”王燕萍说完,转身走回了教室,重新站到了讲台上。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好吧,就让她呆着吧,我们上去看看。对了,王燕萍在哪个教室上课?我刚才没听清楚。”萧晓白看了李珂一眼,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个女孩子忽然之间面临一个崩塌的家庭,任谁都无法接受。
“走吧,咱也当回学生。小朱,你留下,在前门看着,防止疑犯一时冲动,做出傻事。”萧晓白朝后门走去,他留下小朱在前门,是怕王燕萍可以为了逃脱法律制裁而跳楼。
“后世陈师道评价此词: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小轩窗,正梳妆’这一句,足见词人与妻子曾经的恩爱与幸福;而结尾处,‘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一句,则道出了词人的痛苦,梦中还在于妻子相会,而醒来才发现与妻子早已阴阳相隔,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一处孤坟。http://www.99lib.net
“同学们,刚才我们已经把《念奴娇·赤壁怀古》这首词大致学完了,从这首词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苏轼这位大词人的豪放与磅礴大气。在宋词中,苏轼与辛弃疾这两位词人,是豪放派的代表词人;而婉约派则是以柳永、李清照为代表。”
车子缓缓的驶出了校园,身后的校园里,响起了下课的铃声和孩子们的喧闹声。
萧晓白、小朱和董丽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无奈。这些孩子死活拉着王燕萍不放,该如何带王燕萍走?
萧晓白在后排站起身,轻轻的对董丽说道:“走吧,她准备好了。”
“古人曾经做出过这样的评价,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这里的柳郎中和学士分别指柳永和苏轼。这个评价,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轼词曲的豪放与大气。”
小朱从身后摸出了手铐,就要往教室里走,被萧晓白一把拉住了:“不着急,她跑不了的,听一听古诗词也不错。”
这一间教室,靠近楼道的是后门,萧晓白99lib.net在离后门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董丽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三二班的教室里,一个女教师正站在讲台上,黑板上写着一首词,萧晓白看了一下,那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教室里的孩子们,正坐得端端正正的听讲。
小朱给王燕萍戴上手铐的时候,教室里炸开了窝,孩子们在短暂的混乱之后,迅速的跑出了教室。他们将萧晓白几个人围住了。
“她不是讲给这些小孩子听的,她是为自己讲的。”萧晓白看着黑板上清秀的字迹,轻声回答道。
王燕萍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她马上平静了下来,走出教室,来到了三人的面前。
“这是苏轼为自己的亡妻写下的。史书记载,苏轼与王弗结婚时,苏轼十九岁,其妻王弗十六岁,十年后王弗亡故,年仅二十六岁。至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苏轼已经四十岁,那一夜,他梦到了自己已经亡故十年的爱妻,一时之间,感情宣泄而出,写下了这首绝唱的情感之词。”
李珂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一边打她,一边嚎啕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门外突九-九-藏-书-网然站了几个警察,引得孩子们纷纷向外张望,原本正在讲课的王燕萍也注意到了他们。
“李珂,好了,到局里再说吧。”董丽将李珂拉到了一边,打开后排的车门,把王燕萍推上了车。
王燕萍的说到这里,班上的学生们哄然大笑,男生都咧着个嘴,一脸坏笑;而女生,则多是红着个脸,低头窃笑。王燕萍没有理会学生们的反应,继续讲了下去。
过了很久,王燕萍才艰难的说了一句:“下面的时间,大家自习。”她慢慢地收好自己的备课笔记,合起讲义,走下讲台,朝门外走去。
“警察叔叔,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王老师是好老师,是很好很好的老师!”女孩子们看到老师哭,也开始跟着哭了起来,抱着王燕萍的胳膊不放。
校园里空荡荡的,学生们正在上课,朗朗的读书声不绝于耳。车子在校园的花坛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两男一女。
她一边低声念着,一边在黑板上飞快的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词。渐渐的,学生们停止了嬉笑,虽然这些孩子们一时还不能理解这首词的真正含义,但是,他们却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这首词中的哀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