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七章 瓷砖地面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七章 瓷砖地面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小朱,你去把车上的工具箱拿过来。李珂,你们家有没有锤子和撬子?”
“厕所在哪里?”萧晓白在局里就喝了很多水,刚才又吃了雪梨,这一句话一出,顿时大煞风景。连原本沉寂在悲伤感情中的李珂,也被他这一句话,打断了对父亲的哀思。
这种情况,也许在普通人的家里十分常见,但是作为这种装修豪华的家庭,这种错误应该是不会犯的。装修公司假如要是犯了这样的错误,摆明是想赔钱给主人家。
三个人换好拖鞋,走进了李珂家的房子里。李珂招呼萧晓白三人坐下,自己忙前忙后的端茶倒水拿水果,就是不提进去查关于他父亲的线索。
“那场火灾之后,爸爸就再也没有照过照片,家里也很少用镜子,我和妈妈的镜子,都是放在自己抽屉里的。爸爸之前的照片,都被妈妈收了起来,说怕爸爸看到伤心。”李珂本来还洋溢着兴奋的脸庞,一下子黯淡了下去,她默默的嚼着嘴里的雪梨。
这个原因,是萧晓白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李珂这么一说,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连嚼雪梨的声音,都小了很多。原本香甜的雪梨,一下子也变得难以下咽了。
人生有三急,急起来可是由不得你场合的。解决了内急,萧晓白冲完马桶,整理好一切,准备回去继续寻找线索。
“我高三那一年啊,我那一年没考好,复读了一年,第二年才考上。”李珂说起自己复读的事情,有些不好
http://www.99lib.net
意思。
萧晓白在一旁看着,倒是有些发愁,看现在这样子,即便是认定了死者就是李珂的父亲,对案情也是毫无帮助。因为假如有嫌疑对象的话,李珂的母亲,肯定早就追查过了。
“毁容之前最少也该有一张照片吧?全家福都没有一张?”董丽显然也不同意萧晓白这个说法。
十多分钟之后,厕所里面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
“我带你们到妈妈的房间里看看吧,爸爸的东西,都在她那里存放着。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翻乱了,我不想妈妈回来生气。现在还早,她都是到晚上六点多才放学。”李珂打破了沉默,站起身。“大家要洗手的话,厨房有水。”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蹲下身子,开始仔细的比较。外面地面上的瓷砖,是象牙白的,而厕所里面的瓷砖,有些米黄色的感觉。萧晓白又仔细的对比了厕所里和厕所外的瓷砖,外面的瓷砖,砌的很匀实,而里面的瓷砖,则有些歪歪斜斜的感觉。
“爸爸和妈妈都不是喜欢张扬的人,家里有点寒酸,不要见怪。”李珂一边把几个人让进屋,一边说道,倒是有几分女主人的感觉。
“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爸爸的照片?”萧晓白等李珂讲完,自然而然的把这个话题引导了李珂父亲的身上。
在一个档案袋里,他们还找到了很多剪报,都是关于李珂父亲的寻人启事,有本地99lib.net报纸的,还有一些南方城市的报纸剪报。很多剪报都皱皱巴巴的,是被泪水打湿了又晾干而形成的。
萧晓白看着这些不同的瓷砖,心中忽然泛起一个大胆的设想,不过,这个设想让他也有些不敢想象。
“墙上这些照片挺漂亮的,那是你妈妈吧?”萧晓白一边吃着梨子,一边说道。
“萧队,你发现没有,屋子里的照片,有些奇怪。”董丽趁着李珂进厨房去拿水果的当,压低了声音,向萧晓白说道。
“那你爸爸失踪是在什么时候?”
“这要是有点寒酸,我们家不就是贫民窟了?”小朱一边换着李珂拿来的拖鞋,一边小声嘀咕道,显然有些愤愤不平。
“李珂,你注意到你们家厕所的地面瓷砖和外面的瓷砖不太一样没有?”萧晓白一回到房间,就朝李珂问道。
“出门,右手边第二个房间。”李珂抹了一把眼泪,看着有些窘迫的萧晓白,有些想笑。
主人家在,萧晓白他们不好意思自己动手翻,都是等李珂先把柜子打开,把东西拿出来之后,才开始一一查看。
“我高三那一年吧?我高中的时候在学校住校,一个月才回来一次,回来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地面积水了,我问过妈妈,她说大概是装修的时候没有装修好。”李珂想了想,回答道。
萧晓白听到了小朱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比起来,萧晓白的家里,是刑警队最穷的,山村里的经济,本来就99lib•net十分落后,再加上供应萧晓白上学,经济就更加拮据了。萧晓白记得上一次回家的时候,还是在警校快毕业那一年的寒假,家里房子上的后墙上,裂开了一道长长的缝隙,北风一吹,屋子里刺骨的寒。家里这两年准备盖房子了,自己工作了快一年了,也没挣到啥钱,一点忙都帮不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萧晓白也不去催她,因为这需要一个过程,她最终还是会要求查清楚这个事实的。
这一句话,让李珂有些期待的表情,露出了笑容。李珂是一个没有心机,十分善良的女孩子。
“你注意到这个现象,最早是在什么时候?”萧晓白没有回答李珂的问题,而是继续反问道。
“李珂,我现在有个猜测,不过证明这一切,需要得到你的允许,假如是我错了,我会负责把一切弄回原样的。”萧晓白的话,让其余的三个人都有些奇怪。
“怎么了?”萧晓白有些奇怪,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客厅了挂了大概有近十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些李珂不同时期的生活照和艺术照,还有一些是李珂和一个中年妇人的照片。妇人和李珂的眉目十分相似,她应该就是李珂的妈妈。
“也许是她爸爸太丑了?她不是说过,她爸爸脸部有烧伤,很丑么?”萧晓白说完这个,自己就先把眉头皱了起来,显然这个说法,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
李珂整理着这些报纸和照片的时候,不住的抹着眼泪。她99lib•net对自己的父亲,不单单有着亲情,还怀着一份深深的愧疚,一份永远来无法挽回的伤痛。
在李珂父母的卧室里,他们找到了李珂父亲和母亲年轻时的很多照片,照片上一对年轻的男女幸福的笑着。萧晓白特意看了李珂父亲的照片,年轻时的他,十分的帅气,是那种硬朗阳刚的帅气,而不是现在社会上流行的美男娘娘腔的样子。眉目间,与死者还原出来的相貌是有些相似,不过,萧晓白还是不敢确定死者就是李珂的父亲。
“嗯,那是我妈妈,她白天都在学校,晚上才会回来。”李珂看着墙上的照片,开始一一的说着,这一张是什么时候照的,那一张是什么时候照的。
既然主人都发话了,等待着查案的伙计们,自然迅速的整理好家伙,在李珂的协助下开始进行调查。
董丽和小朱都有些不耐烦,却被萧晓白使了眼色,只好假装很有兴趣的听着。
打开厕所门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厕所里的瓷砖和外面的瓷砖,颜色似乎有些不同,而且,厕所地面的瓷砖,好像比外面的要高一点。
董丽刚想开口要求先忙案子,被萧晓白抢先拿起一个雪梨塞在手里,闹了个大红脸——这种帮忙拿梨子的举动,可不是正常普通同事该有的。
说话间,董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端着一盘洗好的雪梨:“来,大家尝尝,这雪梨可甜了。”
“行,我答应你。”李珂看了看萧晓白,眼前的这个年轻警察,让她感觉藏书网莫名的信任。
“你不觉得奇怪么?为什么没有李珂她爸爸的照片,这个屋子里那么多照片,却没有一张上面有李珂她爸爸,难道这个家,从一开始就把男主人的记忆给抹杀了?假如她爸爸真的是失踪,那也应该有照片留下吧?”董丽不愧是女孩子,十分的心细。
董丽蹲在李珂的身边,一边轻声的安慰着她,一边帮她整理着这些剪报和照片。
萧晓白倒是没在意,他可不管董丽细腻的女儿家心思,自己也拿起一个雪梨,咬了一口,说道:“嗯!真好吃。”
萧晓白心里明白,李珂去报案,也是一时的冲动,但是她回到自己家里,又有些后悔了。人都是这样,害怕结果,特别是害怕坏的结果。有些时候,人宁愿抱着一丝的虚幻,也不愿知道事实的真相。就如很多人在高考之后,不敢查自己的分数一样,很多时候,事实才是人最恐惧的东西。
李珂的家在城郊,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普通的独家小院,外表看起来和其余的房屋没什么两样,不过打开门走进去,才发现屋子里装修的还不错,虽然不是很豪华,但是也不是普通人就可以负担得起的。
萧晓白站起身,又打开了其余两个房门看了看,这些房间的瓷砖,都是一样的,只有厕所的瓷砖不同。
“注意到了,而且厕所里的瓷砖铺的不平,洗澡的时候,会在地面上积水。不过,你问这个是为什么?”李珂看着萧晓白,感觉有些奇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