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四章 相貌还原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四章 相貌还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人的相貌,与人体的颅骨分布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比如说,两眼之间的距离,还有眉骨的高度,鼻梁的高度,这些是人的相貌最基本的区分点,这也是人类相貌中最容易辨别的一个三角。
“哦?为什么?”
“小萧,有人来市局报警,说自己认识那个新闻上公布的照片,现在人正在接待室,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临走的时候,赵教授一再交代萧晓白,相貌还原技术并不能够达到百分百的相似,因为胎记、刀疤、包括痣这些,都不能在颅骨上反应,这张男子的相貌图,只是为辨别工作带来方便,男子的实际相貌,还是会有出入的。
接下来的两天,萧晓白是在焦急的等待中渡过的。说是等待,也不完全是,前几天不是有过一次盗窃案么?这两天又接连冒出来好几起,全部都是上班族的高楼层建筑,在上班期间被人盗窃。
“您好,我叫萧晓白,是市刑侦支队的,你叫我小萧就好了。听说你有关于新闻九-九-藏-书-网上男子相貌的线索提供,能跟我说说么?”萧晓白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他可那么心情跟这个女孩子绕圈子。
在接待室里,萧晓白见到了那个前来报案的人,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大概在十八九岁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个学生。
当天下午,萧晓白就接到了赵成文教授的电话,对方表示,愿意帮助自己对河底尸骨案的死者进行相貌还原。赵教授还表示,他将会带来一整套的分析软件,希望能够尽快的还原死者的相貌,为案情进展带来帮助。
颅骨上有近百个数据,决定着人的面容构造,而这些点,每一个都需要仔细的选择,并将电极安放在这些数据点上,对颅骨的进行3D扫描,然后运用相貌还原软件进行相貌还原。
萧晓白挂断电话,安排了一下现场的工作,自己一个人开车赶回了市局。
“那个相片,是我们通过相貌还原技术对死者的颅骨进行还原而得出的,与实际上肯定会有藏书网所出入,但是整体相貌上的特征,差别不大。请问,你认识死者么?”
比如说:资深的间谍,可以快速变脸,但是他们能够改变的,也只是头发的颜色,添加胡子,他们甚至可以用胶水让脸上产生皱纹,让皮肤松弛,但是眼睛的距离和鼻梁高度是他们所无法改变的。这个三角的意义,就如同人类的指纹一样。当然,现代技术的整容,是可以改变这个三角,不过那种工作就比较繁琐了,而且,整容过后的相貌,依然可以通过这个三角的类似度进行辨认。
“嗯……那个,警察同志,我想问你一下,新闻上那么相片,是你们拍下来的么?我不敢确认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只是有些怀疑,因为看起来又太不像了。”年轻女子迟疑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萧晓白这一组,被安排对这一系列盗窃案进行追查。不过,案情可没那么顺利,对方是惯犯,十分的狡猾,在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九*九*藏*书*网且,这个团伙,他们对现场踩点进行的很好,包括楼层的监控设施在哪里,他们都可以完美的避开,这给调查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萧晓白虽然当面点头认错的,不过私底下却十分不服气。在他看来,这种方式是中国的官僚主义作风,而且,每次向局里打申请,光研究都要好几天,赵教授在省厅讲课就那么几天,等申请下来,人家早走了,反正现在人请到了,自己也不怕什么了,挨骂就挨骂。
局里安排的接待餐萧晓白并没有去,他忙着将死者的相貌换原图传给市电视台,要求电视台在新闻中播出这个相貌还原图,向广大市民征求线索。
不过他没有乐多久,就被郑局叫去骂了一顿,原因是越级向省厅沟通。按照郑局长的说法,请赵教授来的事情,萧晓白应该先向局里打申请,然后局里向省厅申请,而不是萧晓白擅自向赵教授发出邀请。
这个电话,让萧晓白十分的兴奋,假如对死者的相貌进行还原,只九-九-藏-书-网需要在电视台的新闻中进行播出,就可以确认死者的身份,然后对死者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应该会对案情的进展帮助很大。
萧晓白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省厅的同事打了电话,让对方帮忙询问赵成文教授,看他是否有时间对河底尸骨案的死者进行相貌还原。一开始,萧晓白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只是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省厅的同事。
两天后,赵教授如约来到了天南市公安局,局里特意组织了欢迎仪式,不过没派上多大用场。赵教授只是客套的打了个招呼,就要求尽快进入工作,对河底尸骨案的死者相貌进行还原。
“我不敢肯定,可能是。我怀疑是,但是我又希望不是。我第一天就看到了新闻,我做了好几天思想斗争才来的。”
本来,他还准备自己对着电脑系统里的户籍照片进行辨认,但是看到那么大的工作量,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
对人体相貌进行还原,这是一门要求很高的技术,而且,还原出九-九-藏-书-网来的相貌,还是会存在偏差的。
赵教授这一次带来的,不但有整套的相貌还原软件系统,还带来向计算机内输入颅骨数据的扫描电极。
赵教授的工作比较忙,在把死者相貌还原出来之后,就急着要赶回去了,市局安排了接待餐,吃过之后,派车将赵教授送到了省城的飞机场。
赵教授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终于将死者的相貌还原了出来。电脑上,一个中年男子,浓眉大眼,国字脸,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福相,不过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他可没有多少福气。
“这个人……这个人……可能是我爸爸。”女子吱唔了半天,终于开口了。
新闻公布后的第三天下午,萧晓白正在出盗窃案的现场,手机忽然响了,是张燕打来的。
这些过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相当的繁琐。颅骨上的每一个点,都是需要仔细选择的,并不是随意选取的,这需要相当的耐心和丰富的经验。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和长期的实践工作,相貌还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