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三章 刑侦专家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三章 刑侦专家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警官,我很想知道,您为什么对我们家的花梨木家具,如此的在意?”
“廖夫人言重了,人与人之间的误会,都是因为不了解,在了解之后,自然就会明白,何来道歉之说。”萧晓白说着这些话,心底却在感叹,怪不得廖家产业可以做那么大。廖柏坚的人品是怎样,自己不清楚,但是从现在廖夫人的行事风格,这不可能是暴发户所能做出来的贵族气质,只有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才能够真正的站在阶层的顶端。
“谢谢!两位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只要我办得到,一定会让两位满意的。”廖夫人的意思很明显,她在询问萧晓白和董丽的封口费。
PS:赵成文教授的事迹是真的,并不是我杜撰的人物。呃……这样写,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一些刑侦方面的人物,我想,赵成文教授不会怪罪俺吧。俺借用您老的名号一用……
“我答应你,跟我来。”说完,廖夫人转身向走廊走去,萧晓白和董丽赶紧快步跟上。
萧晓白和董丽被管家带着,先进行了全身消毒,然后又在身上套了一件保护藏书网服,才被廖夫人带着来到了廖柏坚的卧室。这个房间,说是卧室,但是在萧晓白看来,倒更像是一个重症监护病房。
“假如可以的话,廖夫人,我们是否可以看看您家的几套花梨木家具。这些花梨木家具,与案子有关。至于要求呢,我说过,我们是刑警。”萧晓白微笑着说道,看着眼前的这位妇人。
回到自己的住处,萧晓白匆匆吃过饭,就准备洗洗躺下睡觉。干刑警的,能有机会睡安稳觉不容易,整天都在奔波,现在这个案子毫无进展,也许只能先搁下了。
“我只能说,这与我们手头的一个案子有关,具体情况我不能透露,还请见谅。”
廖夫人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这个警察的眼神十分的清澈,和自己经常见到的那些人不同,他的眼中没有带丝毫的贪婪。现在回想起来,他在客厅看着架子上的古董时,眼睛中也只有惊艳和羡慕的眼神,但是唯独没有普通人的那种贪婪。
这个房间里全部都是花梨木家具,萧晓白和董丽在老管家的陪伴下,仔细的把每一个99lib•net家具都检查了一遍。
“花梨木的家具,都在这里面,我丈夫很喜欢花梨木家具,在他病倒之后,这些家具就被我放在这个房间里面了。没有人陪伴,再美味的饭菜,再豪华的餐具,都是没有意义的。”廖夫人看着屋子里的家具,显然有些感伤:“你们随便看吧。我让管家来陪你们,我要回去照顾我丈夫了。”
“请您放心,我们是刑警,不是无聊的小报记者。”萧晓白的回答,给廖夫人吃了一个定心丸。
萧晓白和小钱通了电话之后,招呼董丽上车,开车向市局赶去。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萧晓白一边开车,一边思索着案情;而董丽则一直侧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家具上,并没有花梨木掉落的情况,为了保险,萧晓白还用试剂在家具上挨着喷洒,也没有发现血迹的存在。在喷洒试剂的时候,萧晓白征询老管家的意见,结果老管家的话让萧晓白有些感动,“夫人跟我说了,这里的东西你们可以随意使用,假如又需要,甚至可以带走。”
刚才在廖柏藏书网坚家里,萧晓白和董丽经过廖夫人的允许,见到了廖柏坚先生。不过,这一次见面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我希望两位能够为我保守这个秘密。”走出房门以后,廖夫人对萧晓白和董丽说道。
做完这一切,萧晓白和董丽告别了老管家,回到了市局。
“哦!我明白了。萧警官,我为自己一开始的无理向您道歉。”廖夫人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脚步,向萧晓白郑重的说道。
小朱和小钱那边的工作,也是毫无进展,他们去查过其余的家具市场,但是那里的家具,说是花梨木的,大多都是包一层花梨木皮的硬木家具,包花梨木木板的家具也有,但是价格也是十分昂贵的,普通人也是买不起的,而富豪又看不上这种造假货,大多会选择檀木和红木家具。所以,这种家具,几乎没有什么交易达成。那些家具市场都已经将这些花梨木家具退回了,仅留下包花梨木皮的家具。
从病房出来,萧晓白就明白了廖夫人隐瞒这一切的用意。假如廖先生病重的消息被公开出去,会对廖先生下面的产业投资造成巨大的影
九九藏书网
响,商场上的战争有些时候比生死格斗更加无情。
检查这些家具,整整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为了防止漏过细节,萧晓白还钻到了花梨木大床的下面去检查,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可以线索。
虽然在接受全身消毒的时候,萧晓白就已经猜到了廖柏坚先生是重病在床,但是看到廖先生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虚弱的男人就是天南市的第一传奇富豪。躺在病床上的廖柏坚,显得十分苍老,看起来像是有六十多岁,而不是他实际年龄的四十五岁。
萧晓白倒是有些怀疑,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廖柏坚,因为相貌相差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仔细辨认了一下,他还是认出了这个曾经多次出现在媒体面前的男人。病痛让这个男人从原来的英姿勃发,变成了现在如老人一般的苍老面容,但是,这些并不能改变人原有的气质和特征——在刑侦学上,更多说的是人面貌的特征:如两眼之间的距离和鼻子的高度这些,不论你如何化妆,这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就如指纹一般,除非是进
九九藏书
行大范围的整容。
用热水泡着脚,萧晓白打开了自己的那个破电视,由于没有安闭路线,电视只能收到中央一套和省台,还有天南市的几个电视台。

当萧晓白和董丽从廖柏坚的家里出来,天已经黑了,市区已经亮起了灯,远远望去,一片灯火辉煌,与天边的繁星连成一片。
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赵成文教授今日到访我省,为我省公安系统进行相貌学理论培训课程,受到我省公安系统广大干警热烈欢迎。赵成文教授是我国刑侦相貌学的奠基人,是我国知名的刑侦相貌学专家,曾参与马王堆女尸相貌复原工作。
廖先生十分的虚弱,萧晓白并没有和他进行交谈很久,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声好,说了一些祝早日康复之类的话,就离开了。
他的头发掉的光光的,连眉毛也没有了,听廖夫人解释,这是因为放疗的副作用——廖先生是肝癌,他已经接受了好多次肝脏移植手术,但是一次比一次情况差,再过两个月,他又要接受下一次肝脏移植手术,因为癌细胞把原来的肝脏已经被侵蚀殆尽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