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二章 西湖龙井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二章 西湖龙井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张燕查到了廖柏坚的电话之后,又跟萧晓白讲了一些关于廖柏坚的资料,萧晓白一直默默的听着,不时地应一声。
“我们现在去哪里?”董丽问道。
听完小钱那边的情况,萧晓白点了点头:“你确定有经营花梨木的家具店你都调查过,是吧?”
西湖龙井在茶经上的评价是:色泽翠绿,香气浓郁,味甘爽口。不过在萧晓白这等整天只会喝“大把抓”浓茶来提神的俗人口中,反而觉得淡而无味,香倒是很香,不过却不如自己在办公室喝的茶带劲。
“那你再调查调查包木板的花梨木家具市场吧,包一层皮的那种,就不用查了,我们发现的是一块花梨木,显然不可能是从这种包花梨木皮家具上掉下来的。”萧晓白说完这些,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又拨通了张燕的电话,他让张燕帮忙查找廖柏坚的家庭住址。
虽然早就知道富豪之家极尽奢华,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是真正的进入廖柏坚的豪宅,萧晓白和董丽两个人,还是被里
99lib.net
面的摆设所深深地震撼了一下。从房顶的整幅壁画到大厅里装饰架上摆着的古董花瓶,从天花板上吊着的举行水晶吊灯到脚下埋过脚踝的细绒地毯,到处都显示着富豪之家的奢华。萧晓白估算了一下,光大厅架子上摆着的古董,就足足够他几辈子的工资了。
两家家具商场都经营过花梨木家具,属于客户订购,主要是花梨木制成的木质桌椅和大床。小钱和小朱了解过,这样一套桌椅和一张床的造价,是普通人所不敢想象的。这两家家具商场也仅仅做过三次这样的交易,而且都属于天南市的同一个富豪:廖柏坚。
这个廖柏坚似乎对花梨木的家具情有独钟,他总共买过两套花梨木桌椅和一张花梨木大床,而且是通过这两家家具市场进行定制的,这三套家具的价格,足够普通人奋斗一生了。小钱特意问过,这三套家具的交易,分别是96年一次,01年一次。96年购买走一张大床和一套桌
九-九-藏-书-网
椅,01年购买一套桌椅。不过96年和01年两次的交易,不在一个家具商场。
萧晓白和董丽都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不屑,董丽刚想开口讽刺,被萧晓白摆手拦住了。
虽然是豪宅,但是这里的仆人并不多,只有一个女仆人在忙前忙后的端茶倒水。刚才给萧晓白开门的是一个老管家,在萧晓白面对大门的摄像头出示了证件之后,老管家就把他们迎了进来,然后安排在客厅喝茶,自己则上楼去叫主人下来见客了。
“去郊区,廖柏坚家的别墅。”
小朱和小钱这边的进展比较顺利。天南市有近三十家家具商店,不过大多经营的都是低档家具,有能力经营花梨木这种高档家具的,只有两家,一家在南城的商业街上,而另外一家则在东城区。
正当萧晓白端着那个如酒盅大的茶杯郁闷时——任何一个渴得嗓子发干的人,拿着一个酒盅大的杯子想喝茶解渴,估计都会和萧晓白此刻的心情一样郁闷,楼上响起99lib.net了两个慢腾腾的脚步声。
据张燕描述,廖柏坚是天南市比较出名的一个富豪,他是做餐饮业出身的,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店经营早餐和面食,但是他的汤风味独特,是天南市当时有名的一绝,再加上他有很先进的经营理念,卫生和服务做的都很好,所以,越做越大,从一家小餐饮店变成一个连锁加盟品牌,在原始的资本积累之后,他开始进军其他产业,最终越做越大,成为天南市有名的富豪。
“廖夫人,我们今天来,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跟廖先生面谈一下,假如廖先生不方便的话,我们想参观一下廖先生几年前买的花梨木家具。”
“廖夫人,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对喝茶不感兴趣,对花梨木家具也不感兴趣。今天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手头正在处理一个盗窃案,缴获了一个花梨木椅子。我打听到天南市只有廖先生喜欢用花梨木家具,想问问是不是您这边丢失了家具,顺便也想见一见廖先生。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廖先九九藏书网生有好几年都没有露过面了,我有些担心他的健康情况。”
“花梨木家具?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你们郑局长我也认识,在一起喝过两次茶,我想,郑局不会想要用我家的花梨木茶几喝茶吧?或者,您对喝茶比较感兴趣?”廖夫人微笑着,但是她的微笑中,却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挂断电话,萧晓白发动车子,驶出了工商局的大院。
廖柏坚一直很低调,所以,他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外,一直都没有人在意过。不过现在出了这个案子,萧晓白不由得有些怀疑,廖柏坚说不定早在几年前已经死去。廖柏坚膝下并没有孩子,和他在一起生活的,只有他的妻子,再加上在他成功之后,集团的一些大小事物都是他的助理和他老婆出面,假如说他的妻子和他的那个助理合谋杀死了他,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没有呢,我们是从高档商场开始的,听商场的人说,市场上还有一种中低档的花梨木家具,是在普通硬木的外表包上一层花梨木木板,这种家具
www.99lib.net
造价比较低,属于普通有钱人充门面用的。更低档次的,是硬木外面直接包一层很薄的花梨木皮,看起来是一样的,但是属于花梨木的,只有外面的几毫米。”小钱向萧晓白解释道。
“萧警官,不知道您来我家,有什么贵干?”一个中年美妇人用一种慵懒的嗓音说道,虽然语言上似乎很客气,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股瞧不起的意味。
廖柏坚在发家之后,一直都低调行事,几乎不见他的踪影,很多事情,都是他的一个助理出面处理的,而在公共场合亮相的,一般也都是他的老婆。特别是最近几年,他一直深居简出,除了偶尔有进行产业投资的新闻,几乎没有其他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在董丽听来,萧晓白和廖夫人的对话十分的奇怪,她有些摸不到头脑,她张张嘴,想纠正萧晓白话里的错误,却看到萧晓白使眼色,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们家并没有丢失家具,不过假如你坚持要看的话,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你想要先见我丈夫,还是先去看家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