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一章 富豪名单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一章 富豪名单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你等一下,我把电脑里的资料调出来对比一下不就知道了。”老张一边说,一边开始登陆办公系统。
会议之后,照例是分组进行调查,小朱和小钱又故伎重演,将萧晓白和董丽推到了一组。小朱和小钱那一组对天南市的高档家具商场进行调查,而萧晓白和董丽对天南市的富豪名单进行排查。
回到了办公室,萧晓白叫上小朱小钱几个人,在会议室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跟他们说明了现在手头的线索和自己的想法。大家在一起商讨了一下,一致认为这个方案没什么问题,花梨木的线索十分的特殊,必须要进行追查。
但是这也存在一个问题:假如死者真的是富豪的话,一个富豪悄无声息的死去,这种情况可能存在么?难道,死者不是天南市的人?这样就可以解释这种情况的可能了。假如是这种情况的话,调查会更加艰难。
这个建议在大家的讨论后,决定暂时搁置,因为对于一个没有特定标记九-九-藏-书-网的钥匙进行追查,这样无疑是大海捞针。董丽提出对各大银行的保险柜进行调查,因为这个钥匙可能是存储于银行系统的保险柜,但是这也被否决了。董丽显然犯了新人共有的毛病,她没有考虑这种做法的可操作性,对银行系统进行调查,是需要有上级签字和同意的,而且,这种事情影响很大,不可能这么仓促的进行的。假如没有调查出结果来,只会影响工作进度,而且会导致银行系统的反弹情绪。
从痕迹科出来,萧晓白有些兴奋,痕迹科的检验结果表明,袋子里发现的那块木材,就是花梨木,而这种高昂价格的木材,显然也不是普通人能够用得起的,而且,花梨木是在南方生长的,天南市属于北方,这种木头需要通过家具行业渠道进行购买,这也为下一步的侦查带来了便利。
当然,这个名单萧晓白是看不到的。他费了无数的唾沫,工商局的同事也只是让他和董丽在九_九_藏_书_网会客室等待,然后出去了很久,回来告诉他的结果。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就如娱乐圈的潜规则,大家都知道有,但是却没有人说出来过,说出来的家伙,已经被踢出娱乐圈了。
刚才在痕迹科,萧晓白也询问过收集回来的钥匙和碎布片的情况,不过痕迹科的检验结果,对案子没有什么太大用处。现场发现的钥匙,是一种比较精密的锁上所运用的,应该是用于保险柜的,但是这样一个单一的钥匙,又有谁知道是哪个保险柜上的?至于那些碎布片,是一件被剪碎的丝质衬衫和一件男式保暖内衣,按照材质来说,也是比较昂贵的产品,而且是名牌货,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死者的身份应该属于富贵之家。
“萧队,我们如何对天南市的富豪进行排查?我们并没有名单啊?而且,中国人都是讲究不露财的,我们该如何去调查?”坐在车上,董丽琢磨了半天,还是提九_九_藏_书_网出了这个问题。
车子在城市里的干道上穿行着,不大功夫,车子拐进了一个大院。
那么,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对天南市所辖范围的高级家具销售网点进行调查,还有就是对天南市的富豪进行调查,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虽然这个结果令人有些失望,不过萧晓白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纠缠下去了,对方能告诉自己,已经是很大程度上的合作了,假如自己再询问,只会是自讨苦吃。萧晓白摇了摇头: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小朱和小钱的家具市场调查了。
萧晓白的判断并没有错误,不过,工商局之行,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样顺利,名单是有了,而且按照每个月的缴税情况来看,从六年前到现在,天南市的富豪名单,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两年经济形式好(注:这个场景还在2007年),富豪的名单增加了几个搞房地产的,并没有减少情况。而且,名单上的人并没有出现突然失踪之类的情况,这个,
九*九*藏*书*网
只需要对照每年过年的时候,送来红包的富豪名单就知道了。
“小钱,你们那边有什么进展没有?”萧晓白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小钱的电话。
“花梨木?我记得这种木材很贵啊!这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用得起的吧?”萧晓白看着盘子里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心中有些惊奇。
“这块木料是如何脱落的,咱先放下不提,假如这块木料真的是花梨木的话,我们的侦查范围就会缩小很多。老张,你确认这是花梨木么?”萧晓白又一次趴在显微镜前看了看,不过他实在是辨认不出切片下是否是花梨木。他对木材了解不多,更没有见过花梨木的切片放大效果。
老张又拿起盘子里的木块,示意萧晓白仔细观察:“你看这个面上,虽然很窄,但是上面可以辨认是经过加工和抛光的。我觉得这应该是从家具上掉下来的,不过这有些奇怪,因为花梨木的木质坚实,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木材掉落的情况。”
“有什么好奇怪的。工商九-九-藏-书-网局的人,心里都有一个小本本的,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这个城市谁有钱,谁经营什么产业的。当然,这也不完全正确,不过能从这里了解到的,至少包括了百分之九十有钱人的名单。”
“我们没有名单,不代表别人没有,跟着我就对了。”萧晓白神秘的笑了一下,发动了车子。
“工商局?!”董丽看到大楼上的牌子,回头看着萧晓白,显得十分惊讶。
虽然萧晓白的脑袋中充满了重重疑虑,不过现在按照花梨木的线索追查,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个我知道,我有亲戚做木材生意的,我听他说过,花梨木现在的价格,也就是一吨150万到180万人民币之间,也就是说,一千克花梨木,大概就是接近两千元,这种木材,不会是用在斧头上的,很有可能是富豪之家的家具上掉落下来的。”
不过董丽提出了一个补充建议,她提出应该对那把钥匙进行追查,假如确定了钥匙的来历,死者或者凶手的身份也就会马上浮出水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