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章 名贵木材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十章 名贵木材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凶手显然不熟悉人体的构造,在用刀砍了之后,又用锤子砸刀背,想用力量将尸体分开,不过并没有成功。不过他的学习能力不错,在成功分离两条腿之后,他掌握了窍门,像胳膊这些关节,他就分割的很不错。”
“你看这里面,相对应外面骨荫的位置,这里面也是有出血的。这是一次很严重的击打,死者在这样一次击打下,很可能会进入昏迷,但是,这样的伤,在短时间内并不会导致其死亡。击打位置是在头顶,而不是后脑,假如是在后脑位置,会更加严重,可能导致当场休克。”老李向萧晓白讲解道,旁边的吴艳平在一旁忙着做笔记。
“没有了?有没有发现能够确定凶手或者死者身份的线索?”萧晓白关心的是如何确定凶手或者死者的身份。
骨头上有很多交错的痕迹,一看就是利器劈砍时留下的。萧晓白仔细看了一下,这些痕迹有些不同,左边大腿骨上的痕迹,内部狭长而外部九-九-藏-书-网较宽;而右腿骨上的痕迹,呈一种很深、上下几乎均匀的状态。
“没有,那些是你的活,不是我们法医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关于尸体的线索,这些线索你是否用的上,是要你自己判断的。”
老李指着右边腿骨顶端上的一道深深的痕迹,这道痕迹几乎达到了腿骨直径的一小半,而且最上面的一部分,明显是两次的砍伤重合在了一起。
“凶手用的凶器是什么?”萧晓白拿着头盖骨看了半天,却看不出造成这个骨荫凶器的外形。
从解剖室出来,萧晓白有些郁闷,他本来希望能从老李这里得到一些线索,但是老李告诉他的,只是死者生前被重物击打过脑部,曾经有颅内出血,还有就是分尸的方式和凶器。这些线索,对追查凶手和确定死者身份,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想来想去,萧晓白决定去痕迹科那里看看,因为在现场发现的衣物碎片和带回来的袋子和钥匙,都通过老李藏书网交给了痕迹科的同事,也许他们能发现些什么有利于案情进展的线索。
“分尸的凶器是什么?”
“看到了,这就是骨荫?”萧晓白看着那个斑块,似乎明白了老李的意思。“这就是死者的直接死因吧?钝器击打颅部,导致颅内出血死亡?”
“应该就是楔子。老李那边说,死者的尸体曾经被人用斧头分尸,说不定是在斧头上掉下来的。分尸也是件体力活啊,看来凶手把斧头都给砍松了。”萧晓白凑到盘子前看了看,也亏这块木头比较密实,才没有被腐蚀完。这一小块木头,被切成了两半,中心还留着木材的纹路,不过都已经变黑了,看不清楚。
“不知道。可能是木棍吧。不过假如你要问我,凶手是拿什么分尸的,我倒是知道。”老李示意萧晓白把电灯重新打开,又把窗帘拉开。
说完这些,老李将颅骨拿了起来,将已经锯下的头盖骨取了下来,又拿起试剂在里面喷洒了一边,拿给了九*九*藏*书*网萧晓白。
“小萧,你来的真是时候,看我们发现了什么。”老张一看是萧晓白,赶紧向他招呼道,示意他看看显微镜。
“你猜的没错,对于凶手来说,斧子是一个能够快速杀死对方的完美武器,但是分尸的话,用起来却不如菜刀。斧头的横截面太窄了,除了砍起来比较带劲以外,几乎一无是处。我们的这位法医学徒,显然没有接触过这种活,他最早从左腿的膝盖部位进行分尸,但是他很快就发现斧头不好用,然后,选取了菜刀作为分尸工具。但是菜刀又有些力量不足,他还拿来一把锤子做帮手。”
“一把斧子,还有一把菜刀,假如有可能的话,说不定还有锤子。”老李拿起死者的两根大腿骨,指着大腿骨两端上的痕迹。
“这是什么?”萧晓白看完,向老张和小刘问道。
萧晓白凑到显微镜前,开始仔细观察。显微镜的镜头下,密密实实,全是一个个干瘪的细胞,看起来像是木材的切片www•99lib.net,不过萧晓白注意到一点,这个切片的木质,看起来十分的密实。
“哦?!怎么特殊了?”萧晓白有些奇怪。
“应该不是斧头上的楔子吧?这块木材有些特殊,这不是我们这里产的木材。”老张向萧晓白解释道。
“看到这里了没有?”老李指着颅骨上的棕色斑块,向萧晓白说道。
“也不一定,骨荫只是说明死者在死之前受过暴力的击打,按照这种程度,颅内出血肯定也是存在的,但是这并不一定就是死者的直接死因。假如对方在死亡之前,被人用棍子放翻,然后勒死,再分尸,这也是存在的。”
“这是一种名贵的木材,假如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花梨木。这种木材,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的,一般用于豪华的木质家具。而且,我们这里属于北方,是不可能生长花梨木的。”
萧晓白一直没有说话,跟着老李的讲解,将死者的骨骼都仔细的看了一遍。等到老李停了下来,他才终于插上了一句话。
九*九*藏*书*网
“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左边应该是斧子造成的吧?右边的应该是菜刀造成的?”
一进门,萧晓白就看到痕迹科的小刘和老张都正在讨论着。他们身前的桌子上是一个高倍的显微镜,显微镜上放着一个玻璃切片,而桌子上玻璃盘子里,放着一些黑色的东西,看样子,是刚才用来做切片的。
刚才回到局里的时候,萧晓白就打发了董丽去找小张,让她们两个查一查近几年的失踪人口报告情况,不过现在看来,估计也是没有什么眉目,因为萧晓白交代过她,有什么发现,就立即给自己打电话,直到现在也没见什么动静,十有八九,也是无功而返。
“这是一块木材的切片,是在袋子里发现的,应该是凶手无意间留下的。不过这块木材实在太小了,还好比较密实,没有被腐蚀掉。”老张指着玻璃盘子里那一小块黑乎乎的东西说道。
“那么忙啊?是不是那个河底尸骨案的?”萧晓白盯着桌子上的那个玻璃盘子,有些期盼的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