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九章 骨质血斑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九章 骨质血斑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骨荫?是什么?”萧晓白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打断了老李的授业工作。
“那现在这个尸体,死因是什么呢?”萧晓白可不去理会老李的教训,他关心的是案子的线索。
老李拿出一瓶喷剂,对着摆成人型的骨头挨着一点点喷去,喷洒过一遍之后,熄灭了解剖台上的灯光,打开了紫光灯。
“继续继续,老李,刚才你说到骨荫,是什么啊?跟我讲讲。”萧晓白正了正脸色,他也不敢跟老李开玩笑太过分了,真的把这个犟脾气惹急了,恐怕就没人帮自己检验尸体了。
从现场把尸体和装尸体的袋子都带了回来,老李和小吴就一直在解剖室忙着整理这些尸骨。老李拿着骨头在水下冲洗着,一边整理,一边一个个向小吴讲解着。
老李没有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婆婆妈妈,大有做八卦姑婆的潜质。其实这也是人的一个特性,越是上了年纪,就越是慈爱之心泛滥,总想为后生们操持这个,操持那个。说白了,www.99lib.net就是瞎操心。
“你看这里。”老李拿起死者的颅骨,指着颅骨上的牙齿说道:“你看这几颗磨牙,都已经损耗将近一半了,而且,上面还有大量的牙石存在,死者应该在四十岁以上。”
“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来了多久了?”老李白了萧晓白一眼,这小子现在学得偷偷摸摸的,好像在故意偷窥一样。
年前的时候,自己的本家侄子说跟着自己开眼界,本来老李是有一点私心,想好好培养他,让他以后也做这一行,不过到头来发现自己的本家侄子并不适合,法医不能怕脏,不能怕苦,不能怕臭,最重要的是要尊重生命和死者,但是自己本家侄子做不到。老李一怒之下把他赶回了老家,为这事,老李过年都没过好,被老婆在脸上挠了好几道,过年都没办法出门。
年后局里又来了一个实习的法医,这一次是个女的,一开始,老李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因为女孩子做法医的不多,九_九_藏_书_网能忍受法医职业的脏臭的更少,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老李对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十分的满意。
作为一个法医,老李一直都很敬业,不过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奋战几十年了,快到退休的时候了,跟尸体打了几十年的交道,老李对形形色色的尸体也已经麻木了,从一开始看到尸体呕吐,到现在可以带着浑身尸臭味去吃饭。
屋子里顿时暗了下来,只有解剖台上的一盏照明灯还亮着。
“小吴,你去把灯关掉,把窗帘都拉上。”老李一声令下,小吴和萧晓白两个人都跑了去,把灯熄灭了,又把窗帘拉上。
在紫光灯的照耀下,尸体的颅骨上一块土棕色斑块,清晰可见。
吴艳平站在老李身旁,一边仔细的观察着老李指给她看的骨骼部位,一边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笔记。
“不要损坏证物!”萧晓白一顶大帽子,适时的盖了下来,老李的手在空中停住了。
“老师,这些骨骼上的99lib•net损伤,都是怎么样形成的?”吴艳平指着分布在腿骨关节处的损伤问道。
不过转念一想,老李又有些发愁:做法医的,这个职业一直承受着外界的偏见和歧视,小吴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听她的口气,似乎还没有男朋友,这要是以后做了法医,嫁人可怎么办?难道要让人家做老姑娘?想到这里,老李又有些动摇。
这个小吴,专业知识学的不错,态度很认真,工作起来也十分的细心,而且十分的谦虚好学。老李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种勤奋的年轻人,现在不多见了,看来等自己退休的时候,可以放心的把这里的一切交给小吴了。
“骨荫是骨质生前受伤的明证,骨质生前受暴力打击而发生损伤时,骨膜血管或骨质内血管破裂出血,血液渗入骨组织内,形成暗红色晕斑,称为骨荫,也叫骨质血斑。这在中国古时候,都已经被人所熟知,《洗冤集录》里的验骨都有这方面的描述,你这个家伙,不学无术,连这些
九-九-藏-书-网
都不知道。”老李解释完,还不忘教训萧晓白一把。
不过老李也不在乎,这个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至于过年不能出门,那就呆在家里看资料好了,反正法医过年也没有人出门给人拜年的——中国人极其忌讳这个。做法医也是有好处的,可以省掉过年拜年的繁琐礼节,而且,还可以省掉很多的红包钱——你见过有人向法医要红包的么?
“小吴,你看这里,这个死者的骨盆狭小而高,骨盆壁肥厚粗糙,盆腔狭而深,呈漏斗状,且闭孔呈长椭圆形,这些现象都证明这是一名男性死者的尸体。死者的左肱骨长三十一厘米,按照肱骨的身高系数估算,死者身高应该在一米七四左右。”
不过老李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能够在退休之前为局里培养出一名合格的法医,等到自己退休之后,依然有人能够挑起大梁。说实在的,法医这一行,不是说毕业出来的毛头小子就能做的好的,要有老师傅带,而且,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在九_九_藏_书_网没有接触实际的时候,很多东西还是不能判断的,这是需要用经验去堆积的行业。
“听了很久了,李老师的课果然讲得仔细,不过,好像在教我的时候,怕是没有现在这么仔细。”萧晓白一脸促狭的笑,把老李气得白眼直翻。
“这些骨骼上的骨化点,还有骨质哈佛氏管的直径大小,都说明,这个死者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以上。”老李讲到这一点,有些为难,通过骨骼判断年龄,是最难判断的,都是要靠经验累积的判断,一时之间,他也没办法完全把这些都讲明白告诉吴艳平。
“你!……”老李顺手扬起手中的腿骨就要敲萧晓白的脑袋。
“这些伤痕,主要是死后造成的,这是分尸时所致。而且你看这些骨头上的损伤,创口内部狭窄而外部很宽,这是尖锐的利器造成的,应该是斧头造成的。骨头上也有些骨裂形成,但是,应该是在死后分尸时砸击造成的,因为这上面并没有骨荫形成。”老李拿着死者的大腿骨,指着腿骨一头的伤口讲解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