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八章 毫无头绪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八章 毫无头绪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哎!猪头,你说我们这样把萧哥跟新来的女同事搞一起,等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办案的时候,萧哥会不会还是一脸木头像?要是萧哥跟这个小姑娘擦出了火花,那才乐呢!”小钱一边说着,一边想象着萧晓白和董丽在一起的情形,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萧队,走了,该出发了。”董丽坐在车上招呼道。
小钱回想了一下市里的建筑,高层建筑而且是白色圆球状的,应该只有天南市电视台大楼才是这种建筑样式。
“来了。”
“萧哥不是没看出来,而是他装傻,他故意的。你不觉得,那个刘黎跟萧哥以前肯定发生过什么故事么?萧哥看她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去哪里?”
“是啊,猪头,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真的是这样的。你说萧哥这人也有点怪,除了办案,平时就是守在局里值班,没见他有啥业余生活,要是让我这样过日子,我早都疯了。”小钱挠了挠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猪头,你说,张燕喜欢萧哥这件事情,我都能看出来,
99lib.net
萧哥怎么一直都看不出来呢?”
假如这样的话,凶手来黑水镇活动过的情况就很容易解释了,小偷基本上都是流窜作案了,他们经常组成团伙,在市区范围内活动,偶尔也会到下面乡镇去。
而且小偷经常处理赃物,他们对钱包、身份证这些可能带来麻烦的东西,基本上也是扔掉或者烧毁,不会有人会傻到故意留下这样的线索来让人追踪。
“先找个地方吃饭吧,吃过饭我们回局里,看看老李那边有什么线索没有。”
分组的时候,小钱和小朱坚持不和董丽一组,倒不是因为脸皮薄,不好意思跟女同事在一起共事,他们是故意的,故意要让萧晓白跟女同事一起。
凶手杀死死者后,他是如何得到谢正东的身份证的?难道凶手是偷窃谢正东钱包的小偷?假如这样的话,侦查范围倒是会缩小很多。一个城市的惯犯小偷,是刑警所知道的,抓来抓去也就是那几个,现在的小偷也聪明了,销赃之类的十分严密,而99lib•net且咬死不认账,到头来都是罚了款蹲几天就出来了。
“那当然,要不然这辆车是怎么到现场的?”董丽有些骄傲。
坐上车,小钱拨通了萧晓白的电话:“萧哥,身份证的事情,我们基本上已经调查清楚了,你那边进展如何?”
按照现在手头掌握的情况来看,凶手最少在两个地方活动过,一个地方就是天南市市区,而且,应该在电视台附近的东城区一带;而另外一个地方就是自己所在的黑水镇,凶手在这里超市购买过东西,或者,凶手的亲友曾经在这里购买过东西。
“可是那个刘黎已经有男朋友了啊?听说快要结婚了吧?”小钱一听,惊叫了起来。
“暂时没有头绪,说说你那边的情况吧。”
“那有什么办法?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上为什么,咱就别在那里瞎操心了。”小朱说完,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听完小钱讲述完情况,萧晓白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说实话,身份证的情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据谢正东交代,九*九*藏*书*网他的身份证,在他五年前出门打工的时候,丢了一次,坐公交车的时候,被小偷偷了,丢身份证的地方,正是在天南市。
理清了思路,萧晓白却发现手中的线索依然是乱糟糟的,没有丝毫的关联。而且,凶手的嫌疑人群依然巨大,死者的身份也依然无法确定。
现在该如何缩小侦查范围呢?萧晓白不由得有些发愁了,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五年之内,因为谢正东是在五年前丢失身份证的。但是,与之而来的,是让人想不通的疑问。
“行,那我们出发吧!”
到达庄庙镇以后,小朱和小钱的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到达了谢家桥村,并找到了谢正东。
小钱特意问了他丢失身份证的公交车班次,但是他却说不上来,时间太久了,他当时只是按照别人的指点坐车,并不知道车是什么班次。不过他倒是很清楚的记得,下车的地方,有一个高的楼层,而且楼的形状是白色的圆球状。
下一步九九藏书,该如何去调查呢?现在的关键,是首先确定死者的身份,假如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那么调查将是大海捞针。但是一堆枯骨,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该如何去确定死者身份?萧晓白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
接下来,小钱和小朱又问了一些问题,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情况,于是整理了资料,离开了谢家桥村。
“擦出火花?我看不太可能。萧哥的样子你也知道的,一遇到案子,就跟傻了一样,除了案子,啥都不知道了。别说让一个女的跟他在一起办案,你就是让一个女人跟他睡在一起,他脑子里也只有案子。”小朱说完,自己也忍不住摇着头笑了,这个比喻粗俗了点。
这件事情,谢正东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的包被小偷用刀片割破,所有东西都被偷走了,下车后,他无处可去,最后不得不步行回家,之后再也没有出去打工了,而是选择了跟着村上的木匠班,帮人打下手,每天挣几十块的工钱。按照谢正东的说法,他宁愿在家多下苦力少挣点钱,也不愿再去城里了九九藏书
“不知道老李那边忙的怎么样了,假如他那边能从尸体上发现一些线索就好了。”萧晓白有些出神的想到。
但是这样依然不能解释凶手将死者衣物剪成碎片的原因,这种可能留下线索的东西,应该是销毁才对。一般来说,小偷作为经常跟警察打交道的人群,都是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的。萧晓白曾经见过小偷在偷盗时被愤怒的人群追到河里的桥底下,小偷为了活命,自己打电话报警,因为假如他不报警,上岸之后会被人活活打死的,而不上岸,估计就要被冻死了。
来到车前,萧晓白才发现董丽坐在驾驶位上,这让萧晓白有些吃惊:“你会开车?”
小钱和小朱带着一脸的坏笑上了车,发动了引擎,开始朝庄庙镇赶去。
车厢里一下子沉默下来,小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悻悻的放倒了椅子,又开始睡他的大头觉了。
谢正东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看到有警察上门来找,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在小钱的安抚下,总算是磕磕巴巴的交代清楚了身份证的事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