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七章 失踪人口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七章 失踪人口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只是一方面。凶手处理现场时,是会选择自己最熟悉的方式。但是这个案子里,对衣物的剪裁,我觉得可能是凶手要传递某种信息,因为正常情况,毁灭衣物这类证据,大多数人会选择焚烧,剪裁这种行为,并不能代表就是女性所为;而且塑料袋只是一个包装的工具,可能是凶手在处理现场时随手拿到的,并不能说明凶手就是来购物的人。所以,现在就判断凶手是女性,我觉得过早了,会限制我们的思维。”萧晓白对董丽眨了眨眼睛,朝车子走去,董丽赶忙追了上去。
这时,电话响了,是小钱打来的。
“不!我们没有白跑。黑水镇没有人报失踪人口,一种可能是死者并不是黑水镇的人。而另外一种可能,他是黑水镇的,这种情况也存在两种可能:一、死者是没有人去关心的,他很可能是独身的,不过这种情况可能性比较小。二、死者失踪的消息被家属或者亲人故意九九藏书网隐瞒了,那么,凶手就是死者的家属所为。只要我们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凶手了。”
“我做错什么事情了么?”萧晓白看着生气的董丽,挠挠头,一脸的无辜。
“死者是被自己的亲人杀害的?”董丽有些难以置信,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萧晓白,她想确认萧晓白不是在开玩笑。
黑水镇的派出所,萧晓白曾经跟他们合作过,曾经在这里破获偷盗家畜的盗窃团伙,所以这里的民警跟萧晓白算是比较熟悉的,也很热情。
“萧哥,身份证的事情,我们基本上已经调查清楚了,你那边进展如何?”
“我知道你一下子无法接受,不过这种情况存在的可能性很大。我进警队的时候,遇到一个案子,凶手把他的母亲杀死,煮了吃,后来觉得不好吃,又拿来喂猪。在抓获之后,审问他的时候,他自己也说不上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母亲又没有家产,又没有与他发生口99lib•net角,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谁也说不出为什么。”萧晓白说出这番话之后,顿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道:“那件案子也是黑水镇的,难道这次又是类似的案子?”
萧晓白的推测,让董丽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萧晓白是这么考虑的:在盛放尸体的袋子里发现有镇上超市所使用的塑料袋,那么,凶手就一定在镇子上活动过,很有可能就是镇上的人,或者,凶手曾经来过这个镇子。调查这个镇子的失踪人口,说不定能确定死者的身份,那样的话,按照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网进行排查,说不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派出所所长刚好在,热情的接待了萧晓白,听了萧晓白的来意,赶快叫人把资料都调了过来。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恶心!”董丽气冲冲的朝车子走去。
萧晓白一个人站在那里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董丽听了自己的描述,已经面色苍白,恶心的快要吐出来了。
“多了去了,一个村九-九-藏-书-网上最少也有五六家吧,多的村子,半个村都没人了。现在种地拿不到多少钱的,所以大部分青壮劳力都选择了出外打工,我们出警到下面去的时候,一个村上都是老弱病残,除了六十岁以上的,还有十五岁以下的在家,其余的都出去打工了。”赵所长又是一声感慨。
从派出所出来,董丽看了看萧晓白,有些生气的问道:“这些基层的派出所,平时也就是这样?他们怎么那么不负责任?那个赵所长也太傲慢了吧,那里有跟人说话抽烟抽个不停的?”
“那我们今天不是白跑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我们怎么去确定死者的身份?”董丽还是有些生气。
这一句话,让站在路边弯着腰喘气的董丽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去镇上派出所走一趟,去了解一下镇上失踪人口的情况。”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两人坐上车,系好了安全带,董丽开口问道。
不过结果让萧晓白很失望,黑水http://www.99lib.net镇这五年间并未出现成人失踪情况,儿童失踪情况倒是有两个,不过那应该是被拐卖了,至今还悬而未决,因为失踪的儿童都是五岁以下的,很难追查到。
“没办法,这些基层的派出所所长,在当地基本上就是土皇帝,他大概自己不觉得这是傲慢,而是他习以为常了。”萧晓白笑了笑,加了一句:“还好我对香烟不怎么过敏,要不然要被他呛死了。”
“抱歉,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安排所里的同志帮你们调查一下,看看最近几年是不是有人失踪之类的。”说话间,赵所长拧灭了手中的烟头,又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抽上了。董丽皱着眉头,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萧晓白被董丽的反应吓了一跳,赶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这种情况不好查啊!像现在农村,很多村上,有些人一出去打工,几年都不回来。家里有老人在的,偶尔还寄点钱回来,没有老人在的,举家出外打工,你根本就99lib•net不知道人还在不在。”赵所长抽了一口烟,长长的出了口气,似乎很无奈。
“有没有听说做生意或者家庭比较富裕的,出门很多年没有回来的?而且是夏天出门的。”萧晓白这么问,是有依据的,因为袋子里发现的碎布片,有属于丝绸的,而且属于夏衣。可以穿丝绸布料的人,不会是普通的打工者。而且,淤泥里发现的钥匙,也不会是普通的锁类上使用的,这些线索都说明,死者应该是比较富裕的。
董丽没有理他,蹲在那里,过了半天才止住呕吐,接过萧晓白递过的矿泉水漱了漱口,又清理了嘴边的污物,这才站起来,有些生气的瞪着萧晓白。
“那这种举家出外打工的情况,在我们镇有多少?”董丽看到萧晓白在皱着眉头思考,插话问道。
“对了,跑了半天了,还没有吃饭呢。饿了吧,咱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这里有一家餐馆还不错,特别是炖猪舌头,简直一绝。”萧晓白回过神来,觉得有些饿了,想叫上董丽一起去吃饭。
更多内容...
上一页